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八百零四章 被人欺负了
    陈锋倒是有一种颇有意味的眼神看着这个唐学文,那个玄空佛派的张祁隆也是被保送进去佛度的人选,这唐学文也是小禅佛派保送的人选,据说他们两人还是死对头,不知道他们两人谁厉害一点呢?

    不过那个张祁隆被陈锋打成狗,这个唐学文陈锋同样不放在眼里,不过没事陈锋也不想去撩拨他,现在对于陈锋来说,他只想安安分分的尽快回复自身的修为,只要他的修为一恢复,什么佛度不佛度的,陈锋根本就不在乎,而现在他还是老老实实的装孙子好了。

    那唐学文倒是没有什么架子,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带着一个男一女上了楼上的包间吃东西,楼上的包间可不是谁都能去的,有钱还不行,的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比如唐学文这种,像陈锋,王旭他们就没有资格。

    “对了,听说今天晚上,唐学文师兄要为大家免费讲经,我可得早点去,要是去晚了,可就没有位置了。”这时候,坐在陈锋他们隔壁桌子的佛修兴奋的说道。

    而王旭,覃章,杨海他们马上竖起了耳朵,杨海起身走了过去,跟他们打了个招呼,询问一下,然后回来激动的对他们说道:“好消息,唐学文今天晚上会在讲经堂给新人免费讲经,我们等下也去听吧。”

    陈锋他们点点头的,也打算今天晚上去听听,反正不用钱的,一般来说为大家讲经是需要收费的,修为也高深,也有名气,收费就越贵,就好比地球上的那些专家一样,不过有时候也会免费拉人气,比如像唐学文这种不差钱的人。

    吃过晚饭后,陈锋带着牧女和王旭他们来到了讲经堂,虽然他们已经很早就过来了,但是来的时候才现,里面早已经是座无空席的了,他们只能远远的待在一个偏远的小角落里面。

    但是即便是一个小角落也不安生的,只见来晚的人没有地方,看到了陈锋他们几个新人,觉得他们好欺负,走了过来不客气的让他们让开。

    “不走,这地方是你买下来的?”

    王旭他们不想惹事,原本想要让开位置,但是陈锋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对他们翻了个白眼说道。

    装孙子只是表示他陈锋不想惹事而已,但是不代表他怕事,被人蹬鼻子踩脸的,男人若是连这点血性都没有,那还修个屁的炼,不如回家老婆孩子热坑头算了。

    “你是新来的,到底懂不懂规矩,我是你的师兄,我说的话你就要听。”这些人不客气的对陈锋说道。

    “我记得佛派里面可没有这么一条规矩,有本事你就去欺负前面的人去,你们欺负我们几个新人有意思吗?”陈锋扣了扣鼻子说道。

    “欺负你咋了,让你们滚蛋,听到没有,否则别怪我们对你们不客气。”这些人哪里敢去欺负前面那些修为高深的人,只能逮住陈锋这几个小新人来欺负。

    “不走,你们爱咋地咋地。”陈锋翘着手臂,无动于衷的说道。

    “不走是吧。”

    其中一个小禅佛派的弟子恼怒成羞的,一把向陈锋的衣服抓了过去,打算要教训他一下。

    然而他的手还没有碰到陈锋,陈锋已经一巴掌刮在了他的脸上,打得他痛叫了一声,只见他的脸上留下了五道鲜红色的手指印来。

    “你……你敢打我。”

    那家伙摸着自己被打的脸,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然后愤怒的用出了佛法对陈锋进行攻击,而和他在一起的那几个同伴也向陈锋围攻了过去,

    不过就在这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了一声爆喝:“住手!你们干什么?这里是讲经堂,不是菜市场。”一名身材修长,穿着黄色僧衣的佛修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质问道。

    “常师兄。”

    那几个欺负陈锋他们的佛修弟子,一看到这个身穿黄色僧衣的人,就好像老鼠见到了猫似的。

    “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在打架?”这个穿着黄色僧衣的常师兄问道。

    “常师兄,是这新来的师弟打了我。”

    和陈锋他们起了争执的那个家伙,指着自己脸上的手掌红印,把责任全都推在了陈锋他们的一方控诉的道。

    “你们几个新来的好大胆子,难得你们不知道在讲经堂是不允许动手的吗?”这个常师兄看着陈锋他们喝斥道。

    “事情不是这样的,是他们先动的手……”王旭忍不住替陈锋辩解的道。

    “我不管你们谁先动的手,在讲经堂捣乱者,面壁三天,你,还有你跟我走。”这个常师兄指着陈锋还有那个被陈锋打了一巴掌的家伙说道。

    “我们跟他是一起的,要受罚我们一起受罚。”王旭,覃章,还有杨海,包括牧女他们都站了出来说道。

    “行啊,有出息了,你们都想受罚是吧,那行,跟我来。”那个常师兄,冷笑一声的说道。

    而周围的人全都用一种可怜的眼神看着他们,显然这个面壁处罚可没有那么简单,而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动手的人是我,与他们无关,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跟你走。”陈锋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而当王旭他们想要说话的时候,陈锋已经阻止了他们道:“这事与你们无关,帮我照顾好牧女。”

    王旭他们看到陈锋那严肃的表情,只好点点头的,把牧女从陈锋的身边拉走,而陈锋和那个家伙跟着常师兄离开了这里。

    只不过家伙一脸死灰的表情,并且用怨毒的眼神看着陈锋,显然这个面壁处罚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原本他想要把错误全部都推在陈锋的头上,但是没想到他自己也没能逃过一劫的,同样要受处罚。

    这个常师兄把陈锋和那家伙带到了小禅佛派的思过崖的洞口,让他们两个进去后,把门关了起来,然后吩咐驻守门口的弟子,让他们三天之后,才能打开门把他们放出来。

    进去之后,那家伙的脸色马上就变了,恶狠狠的等着陈锋,仍然一副杀父仇人似的样子说道:“小子,你有种,等出去后,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