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七百九十章 半碗饭
    “汉家郎,我要回村了,你失忆了,又没有地方去,你要不要跟我回去我家里喝口水,吃点东西?”牧女倒是好心的问他道。

    “好啊。”

    陈锋连想都没想的,马上一口应下来,就算牧女不说,陈锋也打定主意要跟着她走。

    这里对于陈锋来说,就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一切都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的,起码在他有一定的实力之前,陈锋可不敢嘚瑟的。

    自己来到这里是因为释迦摩尼的舍利子,他要离开的话,必定要找到这个颗舍利子才行,还有龙,说不定龙就在这里面。

    牧女赶着羊群,带着陈锋下了山,走了几公里的路程后,来到了一个小村子,到了这个小村子之后,陈锋才真真正正的认识到,什么叫做人人信佛,修佛,敬佛。

    这村子里面有一座佛堂,每到时间的时候,村子里面的人,包括牧女在内都要前方佛堂诵念经文,回到家之后,还有进行佛修,而且这里没有其他的信仰,除了佛还是佛。

    人人一出娘胎就要行那灌顶之礼,若是有修佛的资质的话,就会被送去佛门进行修炼,终身不能再回家。

    而这里遍布大大小小无数的佛门,每个佛门都分属不同的势力,而小佛门如果出现了资质出众的弟子,就会被送进佛度中进行修炼,所以佛度也是有些佛修心目中的圣地。

    难怪这里使用不了道术,佛道两相抵触,陈锋的道术自然会失效,而他的佛门十二神通则是可以使用。

    其实佛修的力量并非像道修那样子,是萃取于天地灵气的所得来的,而是来自于信仰之力,所以天地灵气这里根本没有一毛钱的作用。

    陈锋跟随着牧女来到了的她那家四面漏风的小破屋后,陈锋这才知道,原来牧女竟然是一个孤女,她出生的时候,被人放在一个篮子里面,顺着河道飘来,一路飘到了这个小村子里,才被一个老头给捡了回家抚养,不过收养他的老头在她几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而小小年轻的她,靠着给村长放羊谋生,倒是也长了这么大了,不过牧女在村子里面似乎并不太受欢迎,有村民在背后传言,说她是魔星转世,所以才会被人放在篮子里面自生自灭的。

    不过好在这些年来,村子里面一直平安无事的,所以牧女才得以留下来,要不然的话,恐怕早就被人给赶走了。

    牧女的家中可谓是一穷二白的,连个好点的碗都没有,只有两只崩了几道口子的碗,牧女从水井里面装了一些水给陈锋。

    陈锋倒也不嫌弃,端起来就喝,而牧女看到陈锋并没有嫌弃,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他喝水,对于她来说,陈锋是除了死去的老头外,是唯一一个和她说那么多话的人,而村子里面的人一般都不会和她说话,甚至都不会让自家的孩子和她一起玩。

    陈锋放下了碗,看着她这间四面漏风的破房子,就连就一张床都没有,就几块破木板,让他有些心酸,这根本不叫生活,这只能叫活着。

    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的,其实也就这个样子,什么慈悲不慈悲的,虽然佛修不是和尚,但殊途同归,差别只在于剃头和不剃头罢了。

    “牧女,只有一个人生活吗?”陈锋放下了碗后,问她道。

    牧女点点头的,虽然她的年纪不大,但已经饱经了风雪,早已经知道了人间的冷暖,或许她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倒是没有怨天尤人的,起码她还活着。

    当然她帮村长放羊,所换来的也只不过是一碗青菜白饭而已,至于工钱什么的,那连想都不用想,在她八岁的时候,不小心弄丢了一只羊,差点没有被村长给打死。

    而当陈锋问她恨不恨村长的时候,牧女却是摇摇头的,对于她来说,起码村长让她活了下去,而其他的村民们根本无视她的死活,甚至是恨不得她早点死掉。

    陈锋没有想到那个在山坡上面放羊唱歌的女孩子,天性这么乐观,不过这也很正常,要是她不乐观的话,恐怕也活不到现在。

    牧女把从村长家中拿回来的一碗饭,分了一大半给陈锋吃,而她自己扒拉了几下,就把那半碗饭给吃完了,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巴,叫陈锋快点吃。

    只是陈锋实在是难以下咽的,倒不是因为饭难吃,而是因为她的善良所感动,明明她自己都没有吃饱,却舍得把大半碗饭给了一个陌生人吃,这种善良才真真正正的叫做慈悲为怀。

    如果她是魔星转世的话,那陈锋相信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什么好人的了,陈锋忍着鼻头酸,愣是把那半碗饭给吃完了。

    他不想让牧女觉得自己可怜她或者是怜悯她,而牧女看到陈锋吃完了饭,对他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来。

    陈锋自己说出来都不信,有一天,他竟然会因为一碗难以下咽的饭而想要流泪,吃饭饭之后,牧女并不能休息,再次赶着羊群出去,而陈锋也跟在她的身边,而他和牧女所不知道的是,牧女带他回家,在村子里面已经形成了巨大的风波。

    牧女依然是一副高兴的样子,哼着某种陈锋听不懂的小曲,快乐的赶着羊群上山,或许对于她来说,放羊的时候,也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而陈锋没有说话,心里面一直感到很沉重,正在想着用什么办法来帮助她,只是他自己也是一个初来乍到者,想着他都需要别人的帮忙,又如何帮她呢?

    虽然陈锋没有了术法,也不再是那个“准”第六天帝,能够藐视苍生的人,但是他怎么地也比这些普通人强太多。

    陈锋趁着牧女在放羊时候,他在山上开始转悠了起来,没多久后,就看到他肩膀上扛着一头野猪回来了。

    而牧女则是用一副崇拜的眼神看着他,陈锋可不是佛修,也没有什么不杀生的手法,干脆利落的直接当场就把野猪给扒皮开膛了,然后点了一堆火烤了起来。

    没办法,他的术法用不了,导致连储物法器也打不开,现在他就是个一穷二白的人,没多久后,篝火堆上就飘出了香喷喷的味道,让牧女猛咽口水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