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七百八十八章 佛塔舍利子
    而陈锋双手摊开,任凭自己漂浮在虚空中,还咳嗽了几声,在心里面嘀嘀咕咕的道:“这臭小子还真下的了手。”

    良久之后,应该说是等到青峰顺利逃走后,陈锋才站了起来,化成了一道星光回去了地球,那个铃星也被救走了,不过陈锋却是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反而是乐呵呵的,让石头和灵山道士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哥,宿命要用六煞唤醒始祖,龙也是其中一环,一但华夏气运耗尽,就是唤醒始祖之时,你一定要阻止他……”

    这就是青峰最后一拳时,对陈锋所说的话,而陈锋也装作将计就计被青峰一拳打飞出去,虽然宿命把青峰的地劫的身份唤醒,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青峰依然保持有自己的意识,并且还把龙的下落了告诉了他。

    铃星虽然被救走了,但是陈锋并不是很担心,那个女人被自己禁锢了起来,就算是宿命想要解除她的禁锢也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陈锋有信心,起码在短时间内,那个女人无法兴风作浪的了。

    陈锋并没有回去燕京,而是出现在了尼泊尔的蓝毗尼园,也就是佛陀的出生地,佛教的最原始的圣地。

    陈锋从空中下来,没有什么隐藏自己的意思,而是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蓝毗尼园的圣堂中,而他的行为也触动了里面人。

    “站住,你干什么?这是释迦摩尼的舍利塔,你不能靠近。”十几个保护蓝毗尼园圣堂的人,马上过去何止陈锋靠近舍利塔。

    而陈锋根本懒得理会他们,手指对着他们一点,这十几个保护蓝毗尼园圣堂的护卫,就已经昏迷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了。

    陈锋一掌把舍利塔给打碎,只见里面出现了一颗白光闪闪的舍利子来,而陈锋一把抓住了舍利子,脸色一喜的,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听到了一声佛音,好像有人在对他怒吼的样子,紧接陈锋就感到了一股无上的力量降落在了他的身上,陈锋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连同舍利子一起消失不见了踪影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陈锋脑袋一阵天旋地转,眼睛渐渐的恢复了视觉后,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而手中的舍利子已经不在了。

    陈锋皱眉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山坡,脚下面是一大片绿草,而在远处还有一群羊正在休闲的吃草。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陈锋嘀嘀咕咕着,不过这里的山啊,水啊,牛啊,羊啊都是他所熟悉的样子,就连蓝色的天空都没有变,倒是让陈锋淡定了许多。

    他最怕的就是去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甚至是回到了过去之类的,好在陈锋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些了,但是没有慌张,反正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尤其是涉及到华夏龙的事情,更是如此。

    陈锋把目光从那些羊的身上收了回来,打算飞起来看一下这附近到底是什么地方,要是还在地球上的话,这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当陈锋打算飞起来的时候,却是……失败了,陈锋再次尝试还是失败了,顿时让陈锋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他体内的仙力还在,混沌之力也在,九大行星也没有消失,甚至连星辰丹田也在正常的运转,不过陈锋就是用不出任何的法术来,让陈锋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而且还是变得无比的难看。

    陈锋不怕危险,也不怕去到任何的地方,甚至还乐在其中,只要他的修为还在就没有问题,但是这个地方,他却什么术法都用不出来,就连储物法器也都失灵了,而且不仅如此,连他的昆仑刀都召唤不出来了,这意味着陈锋没有了依仗。

    陈锋不信邪的一遍又一遍的使用者各种各样的仙决,神诀,法决的,包括混沌之力都尝试了一下,现全部用不出来,就连他体内九大行星的力量都用不了。

    陈锋越的焦急了,这个地方看起一切都正常,而且天地灵气还很浓郁,但就是用不出任何的术法和招式,而且陈锋还现了一个令他十分恐惧的事,就是连他的纯净之瞳也用不了啦。

    “完了,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的?为什么我的术法一样都用不出来?”

    陈锋有种心死如灰般的感觉,这是以前从未生过的事情,以前就算他的仙力用不了,起码还能够使用混沌之力,或者是九大行星中的力量什么的,但是这次是完全用不了,也就是说,他现在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不过也许比普通人要好一些,因为他那个强悍的体魄还在,普通一拳也能够开碑断石的,不过若是遇到了什么强大的修炼者的话,那可就不够看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的能力全部都用不出来了?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的?”陈锋还是第一次感觉到有些心慌慌的。

    “不行,找个人问问看。”

    陈锋不想坐以待毙的,他刚才看到那边有一片大羊,说不定有人。

    陈锋马上向有羊群的地方走了过去,还没有靠近,就听到有人在唱歌,而且好像还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陈锋顺着声音飘过来的方向看了过去,现一个年级大约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中,手中拿着一根养鞭正在做草坡上唱着哥儿。

    不过她的唱的歌儿像是某一个小地方方言,反正陈锋是一句也没有听懂,不过陈锋还是向她走了过去问道:“姑娘,打扰一下。”

    陈锋的声音顿时打断了这个女孩子唱歌,她转头看到了陈锋,倒是让她的表情好像有些惊讶的样子,不过她很快就从草地上面站了起来,并且把含在嘴巴里面的一根小草给吐掉,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陈锋说道:“原来是个汉家郎。”

    “汉家郎?”

    这个女人称呼自己为汉家郎,也就是说这个地方显然并不是华夏吗,这到底是哪里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