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七百五十四章 无法抗拒的命运
    “陈锋,你能够抗拒自己的宿命,但是你阻止不了别人的命运,好好的享受这一切吧。”

    一个穿着白色中山装的男人,站在人来人往的车流中,张开双手,如同在拥抱空气一样,只见他的嘴角微微的勾勒起来,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

    街道上的车子呼啸的一声,快速从他的身体开了过去,这个男人的身体一下子散开,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而且街道上的来来往往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得到他的存在。

    而此刻在房子里面的林馨如正傻傻的坐在沙发上面,久久不能从陈锋的话中回过魂来,这个男人到底是如何得知她的情况的,甚至就连她的喜好,她的癖好,她房子里面的每一样装饰他都一清二楚。

    这个男人该不会是那种变态狂吧?听说有些变态狂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会暗中偷偷的跟踪别人,并且把你的习性研究的一清二楚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林馨如马上来到窗台上,深呼吸了几口气的,猛地一把拉开窗帘,并没有发现窗台外面有人。

    林馨如不死心的再次拉开另外一个窗台的窗帘,外面依然没有人,林馨如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

    “我和他相亲认识的?神经病,鬼才会和你去相亲呢。”

    林馨如嘟嘟囔囔的,躺到了床上去,不过一闭眼全都是那个男人的脸庞,让她一晚上都难以入眠的。

    …………

    某家酒店里面,一男一女赤身果体的相拥在一起,外面的阳光通过没有拉上窗帘的玻璃窗投射了进来,床上一声轻吟,陈锋把如同八爪鱼一样的陌生女人推开,然后光着屁股进去洗浴间里面收拾自己去了。

    昨晚他和这个叫做安妮的妞一阵大喝特喝的,喝到最后也不知道怎么滴,陈锋就和她开房去了,或许是这个地方实在是让他感到太过压抑,甚至陈锋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经历的事情,看到的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

    尤其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时候,你得到的不是开心,而是郁闷,那些你认识的人,他们变得不认识你,你在你的朋友,在你的女人的眼里只是一个陌生人时,那种感觉是很难受的。

    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响起,陈锋从洗手间里面出来,发现外面的那个安妮已经不见了,连她的手袋都拿走了,看来是已经走了。

    他们两人不过是夜里一对寂寞的灵魂而已,在需要的时候,互相依偎一下,天亮了,梦醒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

    陈锋收拾了一下,下去把房间退了,走出酒店的门口时,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地方可去,老头子不存在,姑射神山也没有了,相当于他所认识的那些人来说,他在他们的眼里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感觉就好像自己的人生轨迹已经被人给抹掉了。

    “不对,华夏的龙首。”陈锋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他马上身体一晃,消失在原地,很快就出现了燕京的祭天坛里面。

    然而祭天坛里面九龙壁的九个龙首完好无缺的并没有被人砍走,而华夏的国运既然也就没有流失,而后面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仙劫的出现。

    然而陈锋不仅没有高兴起来,反而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他现在很清醒,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所看到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应该说不是他那个真实世界所发生的事情。

    “不要慌,我要镇定,一定会有办法的,自己在这里滞留得越久,而他的时空或者说是世界就越危险,所以他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或者说是把这个世界恢复原来的样子。”陈锋在心里面对自己的说道。

    但是要怎么做才能够恢复正常,陈锋却不知道,而且他暂时也没有什么头绪的,没多久后,陈锋再次回到了星海城,并且再一次的出现在林馨如的面前,把正在办公室里面工作的林馨如给吓了一大跳的。

    因为林馨如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如何出现的,她只是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己的面前已经多了一个人,林馨如像是楞了一下,然后尖叫了一声,把外面的人惊动了。

    “林总,发生什么事情了?”她的秘书打开了门跑了进来问道。

    “有……有……”

    林馨如哆哆嗦嗦的指着自己的前方,却发现那里还有陈锋的踪影的,在陈锋刚才的所在的位置上空无一人。

    “有什么?林总。”

    她的秘书看了一下,发现林馨如的办公室里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所以好奇的问她道。

    “没……没事了,你出去吧。”林馨如楞了一阵子,暗示着,难道刚才是自己看花了眼了?她对秘书挥了挥手,让她出去。

    而这个时候,林馨如已经没有心思再办公了,她现在的脑子里面全都是陈锋的影子,她看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有些想不通,难道自己真的看花眼了?

    “馨如,没想到你的办公室还是和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老爷子这副画了,现在重新看到它,心里面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就在林馨如发呆的时候,突然一把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让林馨如一阵毛骨悚然的,她猛地一回头看到陈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了她的身后面了。

    而陈锋正在看着挂在墙壁上面的一幅字画,这副字画陈锋知道是她爷爷送给她的,是她最心爱的东西。

    其实陈锋知道林馨如一直有一个难解的心结,就是没能看到她爷爷的最后一面,当年林馨如被关进天牢的第二年的秋天,她爷爷就去世了,等陈锋和林馨如回来地球上的时候,她爷爷早已经入土为安。

    即便陈锋再强大,但是有些事情也不是他能够改变的,比如林馨如不能见她爷爷最后一面的遗憾,再比如云水谣的殒命……

    不知道为什么?

    陈锋突然感觉现在这个样子也不错,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所有的遗憾都还可以弥补,自己没有必要为了所谓天劫去拼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