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 跪下请罪
    “再见,宫泽惠香小姐。”陈锋把她的千纸鹤收好,只要有千纸鹤在,无论宫泽惠香在哪里,陈锋都能够找得到她。

    宫泽惠香离开后,陈锋抓着被他废掉了修为的武田直刚前往伊贺神宫,而此刻在伊贺神宫里面,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着身体悬浮在神宫的圣殿里面,只见圣殿里面有白光正沐浴着他的身体,而这些白光是从放置在圣殿中的一直龙头里面释放出来的,而这只龙头下面有一个平整的切口,正是华夏九龙壁里面的其中一只龙。

    原本紧闭着双眼的男人,突然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到他的脸上出现了狞色,他从空中落了下来,马上就有两个女子,进来帮他披上一件白色的衣服。

    “有客人来了,你去带他们进来。”这个男人开口说道。

    “是八岐大人。”其中一名身穿透明白色薄纱的女子,跪在倒退出去。

    “你过来。”这个男人对另外一名跪在地上的女子说道。

    “是,大人。”这个女子恭恭敬敬的走到了这个男人的面前。

    “把衣服脱掉。”这个男人说道。

    “是,大人。”这个女人毫不犹豫的就把身上的一件薄纱脱了下来。

    而这个男人用手把这个女人的下巴抬起来了一些,然后抚摸这她的头,张开嘴巴,只见嘴巴里面露出了两颗尖牙来,然后一把咬在了这个女子的脖子上面吸血。

    而这个女子痛哼了一声,身体有些抖,但是没多久后,她的痛苦就变成了一种愉悦的表情来,而她的眼眸也变成了一种绿色。

    过了一会儿后,看到这个男人的嘴巴从她的脖子上面移开,脸上了多了一个狰狞的表情,只见他的两只尖牙上面还残留有血迹,而这女人的脖子上面却是多了两只咬痕。

    “这里就是伊贺神宫?”

    陈锋把车停在山下,下车从后备箱里面把武田直刚好像死狗一样的拖了下来,看着这座高山上面的一些建筑物问他道。

    武田直刚点点头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陈锋竟然感觉到他在害怕,不过不是害怕他,而是害怕这个地方。

    这倒是引起了陈锋的好奇,自己把他的修为都给废了,按道理来说,就算他要害怕,那也是害怕他陈锋才对,为什么他却对这个地方会害怕们?

    伊贺神宫是武田家族的,他没有理由会害怕自己的神宫,一定是这伊贺神宫有一些东西是让他感到害怕的,所以陈锋猜测,伊贺神宫早已经不是武田家族的做主了,所以他才会感到害怕。

    “走吧,带我们上去。”陈锋不动声色的对武田直刚说道。

    武田直刚只能带着陈锋他们玩山上走,但是陈锋暗地里现,这个武田直刚越是往上走,他就越显得害怕,好像对伊贺神宫有某种抗拒似的。

    一路磨磨蹭蹭的,武田直刚带着陈锋来到了山上的伊贺神宫的大门口,但是到这里后,他再怎么也不肯往里面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一个穿着透明薄纱的东洋女子走了出来,身上的薄纱是透明的,若隐若现的可以看到她里面的身体,双手放在小腹上面,对他们弯腰九十度鞠了一躬说道:“武田大人,八岐大人请你们进去。”

    而陈锋一直在留意着武田直刚的表情,现武田直刚看到这个穿着薄纱的女子的时候,身体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显然他很怕这个穿着薄纱的女人。

    “是。”

    武田直刚低头不敢看她,而是哆哆嗦嗦的应道,然后跟随在这个女人的后面,进入了前面一间金碧辉煌的大殿里面。

    “有意思。”

    而陈锋似乎也看出来了一些什么?嘴角微微勾勒了一下,带着郭新妮和龙世杰也走了进去。

    陈锋进去大殿之后,看到大殿里面除了一个男人之外,其余都是穿着透明薄纱的女人,这让陈锋的表情显得有些古怪的,这尼玛是神宫,还是垩宫啊!

    而郭新妮看到这场景,让她感到一阵脸红耳臊的,怪不得人家都说东洋是个开放的国度,女孩子从高中开始就出来做缓交了,没想到还真的是,就连修行之人都那么垩乱,那些普通人就更加不用说了。

    “咦?武田大人,你受了伤了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男人看到武田直刚的修为被人给废掉了,显得有些讶异了一下道。

    “八岐大人救命,这个华夏人废了我的修为,他还让我带他来这里,说……说是要拿回龙。”武田直刚突然跪在地上,对这个男人大声的说道。

    “你是华夏来的修炼者?”

    这个男人把目光移向陈锋,用一双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陈锋问道。

    而陈锋的目光却是落在了这个男人身后面的龙上面,果然是华夏九龙壁里面其中一只龙头,陈锋把目光从龙头上面收了回来,看着这个男人说道:“占据别人的身体是不是觉得很好玩?”

    “你说什么?”那男人双目露出了凶光的道。

    “我说,你占据别人的身体是不是觉得很好玩。”陈锋对他凶光根本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而是看着他把刚才的话再次重复了一次道。

    面前这个男人显然办法是他自己,而是这个男人的躯体被人附体了,并非这个对他目露凶光的人的真正面目。

    “大胆!敢对八岐大人不敬!还不快跪下来向八岐大人请求原谅。”

    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的一个东洋女子,五根手指突然刷的一声变长,如同五把锋利的刀子似的,恶狠狠的向陈锋抓了过去道。

    “小小妖孽,也敢在老子的面前放肆!”

    陈锋看到这个女人不知道死活的敢对他出手,鼻子顿时冷哼一声,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指,用力一掰,咔嚓的一声,这个女人顿时惨叫一声,只见她的五根手指,已经被陈锋给掰断了。

    “滚!”

    陈锋一声爆喝,这个女人如同一颗炮弹一样飞了出去,而身上的透明薄纱,也被陈锋的这一声爆喝给统统震碎掉了,让她变得赤身果体的落了下来,身上没有任何衣物的遮挡。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