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七百二十二章 再见宫泽惠香
    陈锋和郭新妮还有龙世杰三人出现在东洋的街头,他们之所以要来这里,是因为龙世杰在这个方向感应到了九龙壁龙首的踪迹,所以他们才寻到了这里来。

    燕京九龙壁的龙首为什么会出现在东洋这边,这让陈锋实在是有些想不通?难道要断华夏国运的人不是宿命而是东洋人?

    如果真的是东洋人干的,陈锋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东洋不过是一个弹丸之地而已,竟然也敢断华夏的龙气,简直是找死!

    而此刻陈锋和龙世杰还有跟随在陈锋身边的郭新妮,出现在一座铁塔上面,大风吹他们的身上呼啸的吹过,吹乱了郭新妮的长发,短短的几天时间里,郭新妮如同脱胎换骨似的,已然变成了一个从容冷静的侠女化身。

    或许她之前的职业是一名画家,身上本来有着浓浓的文艺与古典的气质,加上她一个人在红尘里历孤独的练了这么长时间的原因,反而让她多了一种风华绝代的味道。

    “龙世杰,感应到确切的方向吗?”陈锋询问龙世杰道。

    “我只能感应到龙首在这个范围里面,东都这么大,想要把龙首找出来并不容易。”龙世杰对陈锋说道。

    “未必,东都虽大,但是有本事拿龙首的人却不多,或许有一个人能够帮我们,走吧,我带你们去找他。”陈锋带头从塔顶跳了下来,落在了一辆敞篷车跑车的驾驶位里,而郭新妮也准确的落在了副驾驶位置上面,龙世杰着是落在后面。

    陈锋开红色的法拉利敞篷跑车,穿梭在东都的车水马龙中,一路向一个地方开过去,他要找的人是东洋的阴阳师宫泽惠香。

    而陈锋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拿出一只黄色的千纸鹤来,他把一滴血挤在了千纸鹤上面,然后剑指一引的道:“带我去找你的主人。”

    而这只千纸鹤正是当年宫泽惠香留给陈锋的联络工具,千纸鹤扑棱棱的扇动着翅膀,化作了一条彩光向西边的方向而去,而陈锋则是开着法拉利跑车跟在千纸鹤的后面。

    他们之所以不御空飞行,一来不想惊世骇俗的,二来不想打草惊蛇,这些人能够把华夏的龙首拿走,绝对非同小可,一般的人根本连龙脉之地都进不去,所以陈锋分析不可能会是一般的人做的。

    一条彩光穿过屋顶,落地之后变成了一只千纸鹤,跌落在穿着和服,正在榻榻米上面打坐的宫泽惠香。

    宫泽惠香有所感应,睁开秀目,看到这只千纸鹤的时候,忽然身体有些颤抖,十几年过去了,那个华夏的男人终于出现了。

    宫泽惠香穿着白布袜,走下榻榻米,推开门,穿上摆放在门口的木屐,走出了门口,来到了她所静修场合门口,只见挂在屋檐上面的串串风铃,开始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而怪异的是,此刻外面并没有吹风。

    很快就看到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了门口,而陈锋打开车门带着郭新妮还有龙世杰从车子里面下来,陈锋看到宫泽惠香早已经在门口等他,两人多年未见,似乎并没有变的陌生,而宫泽惠香的容貌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依然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她的阴阳术修为却是越发的精进了。

    “宫泽惠香小姐,很久不见了。”

    陈锋向她走了过去,对她微微一笑的说道。

    “是很久不见了,陈锋。”

    而宫泽惠香也对他微笑的道。

    两人相视一笑的,并没有说太多的客套话,因为有些话一切尽在不言中,陈锋向她介绍了一下郭新妮和龙世杰他们两人,然后宫泽惠香带着他们进去里面的会客厅安坐下来,并亲手为他们奉上香茗。

    “陈锋,你一向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想你总该不会是来找我喝茶来的吧?”

    宫泽惠香的玉掌在茶杯上面隔空一挥,茶杯就自动来到了陈锋的面前,只见茶杯里面却是空无一物的。

    而陈锋也用手掌一挥,茶杯就自动到了他的手中,只见空无一物的茶杯里面,突然之间竟然出现了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茗来。

    而陈锋品尝了一口,忍不住大声的赞叹道:“好茶,想不到宫泽惠香的小姐阴阳术已经到了化境了,实在是可喜可贺。”

    “小小的进步,在你的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十几年前我还能够看得懂你,十几年后,我却看不透你了,想必你现在的修为早已经到了难以揣摩的地步了。”宫泽惠香跪在在桌子面前,对陈锋说道。

    陈锋只是微微一笑,算是默认了,其实不要说是宫泽惠香,连他自己恐怕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

    说是修仙者吧?很明显又不是,说是修神者吧?显然也不是,现在他还修炼了白虎的混沌之力,体内还有九大行星和星辰丹田,所以连陈锋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的。

    陈锋放下茶杯,开口对宫泽惠香说道:“华夏皇气之地被人破坏,九龙壁上的神龙被人斩首,龙头被人带走,我们查到龙首出现在东洋这里,但是我不知道确切的地方,能够拿走龙首的人不可能会是一般的人,所以我想你帮我。”

    宫泽惠香听到事情的严重性,也不敢怠慢,她十几年前是东洋的阴阳师,十几年后,她现在已经是东洋第一次阴阳,这件事情如果是发生在十几年前的话,陈锋来找她,宫泽惠香也没有办法。

    “你说得没错,这件事情一般的人还真没有能力做,华夏皇气之地的辛密我也听说过,不过知道的人不多,当年东洋武田家族的武田悠生是一名东洋将军,他带人进去华夏的皇气之地,想要断掉华夏的国运,不过……武田悠生没能活着回来。”宫泽惠香开口说道。

    陈锋也点点头,对她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我也听说过,不过我这次去皇气之地,并没有看到武田悠生的骨骇,想必是已经被人带走了,你是不是认为这件事情是武田悠生的后人做的?”

    宫泽惠香点点头说道:“没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