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六百八十章 司马慧敏
    陈锋和林馨如他们已经回到了燕京的家里面,不过他们并不轻松,这次的北极之行让他们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但是这个秘密不仅没有帮助陈锋解开他的困惑,反而加重了他的困惑。

    这次一共从里面逃出来了八十个仙神,在陈锋和九州守护者的努力下,把七十七个已经利用九州印抓了过去,却还剩下三个找不到踪影,不过已经可以确定是的其中一个就在燕京这一带,但是陈锋却不知道他躲在什么地方。

    而其他的那两个,东方烬他们已经在追踪当中,所以陈锋最近一直在留意新闻,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大事件生。

    而林馨如她们几个由于在北极净土里面透支了仙力,现在她们已经回去了姑射神山上面去恢复去了,毕竟地球这里的灵气稀薄的连仙石都比不了的了,想要在这里恢复,那得有年来计算。

    而陈锋倒是无所谓,他的星辰丹田足够支撑他使用的了,就在陈锋没有任何线索的时候,突然得到了一个消息。

    没多久后,陈锋就出现在了一间咖啡店的门口,看见咖啡店靠窗的位置,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短头的女人正在优雅的喝着咖啡,陈锋顿时嘴角一笑,抬脚向她走了过去。

    而这个喝着咖啡的女人正是司马慧敏,一晃眼十几年过去,如今的她也已经三十多岁了,三十多岁的女人如兰般的幽雅,如水仙般的恬静,如百合般的清纯,生活的历练造就了她成熟的风韵。

    岁月犹如同流水,荡涤去的是司马慧敏那张扬的光芒和起落的尘埃,留下的是她在洞察世情后不动声色的冰雪聪明,从她那从容优雅的举止中,不经意地散出成熟女人特有的性感和芬芳来,这是一种有内到外散的芬芳,从心灵深处源源溢出,芳香而不扑鼻。

    “慧敏。”

    陈锋走了过去叫了她一声。

    正在喝着咖啡,专心看着杂志的司马慧敏,突然听到陈锋的声音,她抬头看了他一眼,身体微不可察的颤抖了一下,果然还是那个让她记忆犹新的男人。

    而陈锋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点了一杯咖啡,对于司马慧敏这个最早和他认识的女子来说,陈锋何尝不是对她记忆犹新的。

    当年的她只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陀枪女警而已,身上充满了正义感,而十几年过去了,现在的她似乎也变得沉稳了起来,变得优雅而从容。

    “慧敏很久不见了。”陈锋看着她说道。

    “是啊,没想到一晃眼的就十几年过去了,我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司马慧敏也看着陈锋,眼神有些复杂的说道。

    “慧敏,这些年来,你变了很多了。”陈锋抿了一口咖啡,看着对她说道。

    “是不是变的人老珠黄了。”司马慧敏捂嘴一笑,有些调皮的说道。

    “当然不是,你是变得越来有女人的魅力了。”陈锋对她说道。

    “呵呵……现在也就只有你对我这么说而已,我的那些手下可是连正视我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司马慧敏听到陈锋的赞美,让她心里面窃喜了一下,然后开口对陈锋说道。

    这并非是司马慧敏胡说,她现在早已经不是一线的陀枪师姐了,而是身居高位,身上的威严气息自然是也日渐浓重的。

    只是她至今一直单身,也没有结婚,更加没有男朋友,若说没有人喜欢她那肯定是假的,暗恋她,喜欢她的男人不知凡几的,毕竟她是一个如此优秀如此漂亮的女人。

    不过一般的人还真的没有勇气去追她,而追她的那些人,司马慧敏也不屑一顾的,造成这种原因其实多少也是跟陈锋有关系。

    当一个优秀的男人住进了她的心里面后,司马慧敏的心里面就很难再住进去别的男人了,而且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够比陈锋还优秀的男人的,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其实在陈锋离开的那些年里,司马慧敏也不是没有想过结婚的事情,毕竟一个女人的青春有限,但是最终她还是忘不了陈锋,而选择了单身,也导致了一些流言蜚语的,说她是某个大官的情妇,还有说她是同性恋的也有,而司马慧敏通常只是一笑了之而已,并没有去解释什么。

    陈锋的目光落在了司马慧敏带着脖子上的一块玉佩上面,让他讶异了一下的,因为这块玉佩正是他当年送给她的护身符,而护身符的法力早已经没有了,现在只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玉佩而已,没想到司马慧敏还随身戴着。

    “慧敏,没想到这玉佩你还保存着呢。”陈锋说道。

    “我看它挺好看的,就没舍得丢掉它。”司马慧敏忽然有慌张的,害怕陈锋看出她的心思来。

    “是不舍得玉佩,还是不舍得我?”

    陈锋岂会看不懂她的心思的,在来见她之前,陈锋就曾经打听过,司马慧敏的一些情况,如果司马慧敏已经结婚了,或者是她已经有了男朋友了,那陈锋今天决对不会去打扰她的生活,也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我……”

    司马慧敏被陈锋看出了心思,她急忙慌乱的想要拿掉戴在自己脖子上的护身符,但是这个时候,陈锋却突然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让司马慧敏一惊的,她慌张想要挣脱,但是陈锋的手好像一只钳子似的,让她拿不出来。

    “陈锋,放开我,你抓痛我的手了。”司马慧敏越的慌张,一点也不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而是像一个小女孩似的。

    “我已经放开过一次,这次不想再放开了,慧敏,你不要再欺骗自己了,我知道,你还喜欢我,要不然的话,你就不会去修炼我给你的功夫,也不会戴我给的护身符,我能够感觉到你的心跳。”陈锋对她说道。

    “陈锋,不要……这样,唔唔……”

    司马慧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看了陈锋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着咖啡厅里面的人面,已经一把吻在了她的嘴巴上面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