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四百零四章 自作孽不可活
    “你是怎么进来的?”

    皇甫兮倩感觉有些荒谬,这地方迷雾重重,到处都是陷阱,进来这里的人十死九生的,一个地仙修为的家伙,竟然能够走到这里,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我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走着走着就到了这里。”陈锋自然不能够说穿,随口胡扯的道。

    “快离开这里,这个地方不是你能够进来的。”皇甫兮倩不虞有他,对陈锋道。

    “我……我不知道怎么走出去了。”

    陈锋摸了摸脑袋,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当然了,这家伙是在装模作样的样子,既然这个碧云世家的大小姐没有要杀他的意思,那陈锋也不想这么快就离开,这里面神神秘秘的,说不定会有什么好东西也不一定。

    “哼!自作孽不可活。”

    皇甫兮倩可没有空去搭理一个采药的家伙,衣襟翻飞,衣襟向浓雾里面飞掠而去,把陈锋一个人留在了原地不管。

    本来陈锋就和她没有什么关系,没必要为了一个廉价的采药人而耽搁自己的事情,陈锋倒也不以为然的,这女人不搭理自己更好,省得麻烦。

    陈锋并没有马上离开,这个女人刚刚打跑了那只红毛仙鹤,这个地方暂时应该是安全的,陈锋在附近走了一圈,发现地周围还有大量不错的药材,让这家伙兴奋不已的,不管不顾的采摘了起来,没多久后,就收获满满的了。

    “对了,这碧云世家的千金大小姐,自己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跑进来这个危险的地方干什么?难得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陈锋嘀嘀咕咕的道。

    “到底要不要再往前去看看?”陈锋看着周围的浓浓的迷雾,思索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思索太久,马上做下了决定来:“进,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以他现在的这种情况,若果没有外力借用的话,想要修为更进一步,难如登天的,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就算真的遇到了什么不可敌的危险,自己也可以使用一念永恒来逃跑。”

    陈锋做下了决定后,不再犹豫,顺着皇甫兮倩离开的方向前进了起来,很快陈锋就发现了皇甫兮倩留下来的足迹,在前边不远的一个竹林里头,还留有一堆熄灭不久,并尚有余温的篝火,加上地面的脚印来判断,绝对是皇甫兮倩留下来的没错,看来她应该是刚走没有多久。

    不过到这里后,陈锋便失去了皇甫兮倩的踪迹了,四周围的浓雾也变得如同实质一般,就算陈锋有纯净之瞳的帮助,也不能完全看穿这些浓雾后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不过多少总比那些没有纯净之瞳的人要好很多,虽然他完全看不穿,但是却能看到浓雾后面大约几十米远的地方,这样他就可以预先发现前面的危险,而不至于一头撞了上去送死。

    陈锋在周围看了几眼后,并没有发现皇甫兮倩的踪迹,他干脆随便选定一个方向来继续前进,反正不走都走到了这里了,如果现在掉头回去的话,陈锋怎么也不肯甘心。

    他继续往前走大概几百米后,发现周围的浓雾一下子没有了,不过在他的面前却出现了一条火焰河,这条河里面的河水,全都是由红色的火焰所组成的,而且还是流动的,这些火焰正不停的在河水里面翻滚咆哮着,时不时的冲起千尺的高度来,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陈锋远远的站在岸边便能感觉到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正在弥漫着整片空间,这河里面的火焰绝非是那种普通的火焰可比,就连陈锋都能够感觉到一种头皮发麻的畏惧感,要是掉下去的话,别说他一个小小的地仙,恐怕就算是天仙也得没命。

    陈锋思索了一下,打算御刀从空中过去,然而当他一进入到河上方的时候,河里面的那些火焰顿时张牙舞爪的向他包裹过来,吓得陈锋急忙遁逃,然而不管他怎么逃,只要他在这河的范围内,就会受到火焰的攻击。

    陈锋急忙全力御剑向河的一方全力飞掠而去,反正回头也是要被攻击,还不如赌一把呢,实在不行的话,就用一念永恒来逃跑。

    陈锋在河的上方死命的御刀飞行,而底下全是密密麻麻的火焰在追击他,那情形就好像是枪林弹雨一样,陈锋一边御刀飞行,一边还得躲避那些向他扑过来的火焰,有好几次差点就中招了,不过虽然他避开了,但是也被火焰烫得哇哇大叫的。

    陈锋不知道,这地方是云渺岭里面的火渺河,他一个地仙也想闯进来这里,简直是作死,要是别的地仙的话,恐怕现在早已经被烧成灰烬了,而且是灵魂和躯体一起给烧没了,这就他这个家伙修为与实力不符的人才能够支撑到现在。

    也许是陈锋这个小蝼蚁激怒了这条火渺河,火渺河中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只见从河中升起了一片火焰幕墙来,挡住了陈锋的去路。

    陈锋顿时大惊失色的,没想道竟然有这东西,眼看他就要一头撞上的时候,身体一震,在空中拉出了一道滞空的气体来,才总算是及时稳住了身体,好险没有一头撞进那火墙里面去变烧猪。

    既然前方无路,那陈锋只能绕道,他准备从西边通过,然后西边也出现了一片火墙拦住了他的去路,陈锋不得不换成了东边的方向,然而东边也出现了一片火墙,没多久后,陈锋就被困在了这火墙里面,如同一个火牢笼似的,把他关了起来。

    这时候,里面的空气越来越灼热,就连陈锋呼吸出来的空气都是红色的,感觉自己就好像在一个高温的蒸炉里似的,甚至他已经闻到了自己头发受不了高温的灼热而散发出来的焦臭味道。

    “我去,这条河也太变态了,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儿,好像有眼睛似的。”陈锋怒骂了一句,自己现在被火墙包围着,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难得要使用一念永恒离开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