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 斩退敌人
    “我们同属衡仙派,你是我的师姐,我是你的师弟,我岂能弃你不顾,师姐,不要多说了,我不会抛下你一个人走的。”

    陈锋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把她引出来,现在已经成功了,岂会这个时候逃跑。

    “师弟……”

    徐素素感动的道,这个师弟刚刚入门不久,实力低微,连散仙都还不是,却义无反顾的护着她,自己身为衡仙派的师姐,绝对不能害了他,想到这里的时候,徐素素一咬牙的,突然一掌把陈锋给推飞了出去,然后直接拿出一把长剑来,抢先向周凤英攻击了过去。

    “丑八怪,你找死!”

    周凤英看见徐素素敢率先向她动手,鼻子冷哼一声,手指一点,徐素素手中的长剑顿时脱手而飞,周凤英一掌印在了她的肩膀上面,把她打飞了出去。

    徐素素只不过是散仙高阶,而周凤英是地仙初阶,虽然看起来只不过是相差一个级别,但是差距却是如同天与地一般。

    “臭三八!老子劈了你。”

    陈锋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面,手中拿着一把青龙偃月刀,满脸的怒容,爆喝一声,一刀向周凤英斩了过去。

    “哈哈哈……小子,没想到你竟然自己回来送死,正好,那我就送你和你那个丑八怪师姐一程!”周凤英看见是陈锋的时候,哪里会把他放在心上的,不屑的狂笑了起来。

    陈锋双目冷峻,嘴角斜勾了一下,双手的力量突然暴涨,对周凤英用出了斩天一刀,一开始周凤英根本没有把陈锋这一刀放在眼里,差距就是差距,并不是意气用事就能够弥补的,她只是不屑的随手一挥,打算让小子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不好!”

    然而当陈锋的一刀来到了她的面前的时候,周凤英突然感觉到一种急促的心悸,像是陈锋这一刀可以把她斩杀于此的感觉。

    周凤英瞳孔一缩,她想要后撤时,已经来不及了,只看见陈锋的斩天一刀包含着滚滚的雷云,在她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压缩的空间,如同想要把天地割裂一般。

    “不可能……这小子只不过是散仙中阶的修为而已,为什么这一刀会如此厉害?”

    周凤英早已经花容失色的了,急忙全力回防,在自己的面前布下一层又一层的防护屏障来防御,总共是四层屏障,每一级的修为都可以为自己布下一层防护屏障,而周凤英是地仙初阶,所以她最高也只能布下四层屏障来抵挡陈锋的这一刀。

    陈锋面目狰狞,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带着一股一去无回的决心,落在了周凤英的布下的屏障上面,刷刷的两声,如同鸡蛋破壳的声音,陈锋的青龙偃月刀斩破了两层屏障后,停顿了一下,似乎想到有些后续无力的样子。

    周凤英脸色一喜的,暗道一声,原来这小子是散仙中阶了,差点让她看走了眼,怪只怪陈锋这家伙修炼的是不死神诀,外人根本就看不到他的修为,也正因为这样,陈锋才能瞒过衡仙派的师傅和几位师兄师姐的眼睛。

    “小子,你杀不了我。”周凤英得意洋洋的道。

    “是吗?”

    陈锋不为所动的,突然青龙偃月刀迸发出第二次的力量来,刷的一声,周凤英的护罩再破一层。

    周凤英顿时吓了跳的,不敢相信的看着陈锋道:“你是散仙高阶?不可能,不过就算你是散仙高阶,你也奈何不了我,我是地仙初阶。”

    陈锋并没有答话,手中的青龙偃月再次涌现了一股力量,咔嚓一声,周凤英最后的一层屏障如同玻璃破碎了一样,砰!的一声破开,这下子周凤英再也没有刚才那么镇定了,而是吓得魂飞魄散。

    “老子是你爹!”陈锋手中的青龙偃月刀破开第四层屏障之后,向她斩了过去,没有任何要怜香惜玉的意思。

    周凤英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逃,甚至不惜使出保命的招数来逃跑,然而陈锋的一刀还是落在了她的身上,周凤英顿时惨叫一声,一条手臂被陈锋一刀斩了下来,鲜血飞溅的。

    而周凤英不惜牺牲自己的手臂来保住自己的一命,等陈锋打算再出第二刀干掉她的时候,周凤英已经使用秘术丢下一条手臂逃跑了,陈锋只能不甘心的把青龙偃月刀收了起来。

    这次没能杀了这个女人,让她逃跑了,恐怕麻烦大了,不过陈锋也没有办法,他的实力就摆在这里,可以说已经是超常发挥了,不是他不想杀,是他无能为力,毕竟这女人是地仙初阶,而他不过散仙中阶而已。

    “师弟……”

    徐素素被周凤英一掌打伤,看见陈锋突然出现,一刀把那女人给打伤,让那周凤英逃跑,早已经是看得目瞪口呆的了,师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他不是才飞升上来才两个月吗?

    按道理说,两个月的时间,陈锋还没有完全引起入体,连散仙都不是,怎么能把一个地仙初阶的人给斩伤了呢?

    “师姐。”

    这时候,陈锋也向徐素素掠了过去,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徐素素被周凤英打中一掌,虽然不致命,但是伤势还是挺严重的,而且此地不宜久留,那个女人逃回去之后,必定会带人过来报仇。

    “师弟……你……你怎么如此厉害?”徐素素不敢相信的问道。

    “师姐,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那个女人并没有死,很快就会来找我们的晦气,我们先离开这里。”陈锋对徐素素道。

    徐素素点点头,知道陈锋说的没错,那个女人是苍焰派的弟子,苍焰派虽然不是齐天门那种大门派,但也不是他们衡仙派能够得罪的起的。

    “师姐,你还能走吗?”陈锋看见徐素素的伤势有些重,担心的问道。

    “应……应该可以。”

    徐素素放开了陈锋的手,脚步才动了一下,突然叫了一声,脸色变得苍白,身体也摇摇欲坠的,显然伤势不轻。

    “师姐,你受了重伤,不要勉强,我带你走。”陈锋不由分说,一把抱起了徐素素,马上向远处飞掠而去。

    徐素素还来不及反对,陈锋已经抱着她离开了这里,一路向衡仙派飞掠而去,而徐素素脸色苍白的脸色中带了一丝丝晕红,嘴角还渗着鲜血,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