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六十六章 唐龙遇袭
    时隔多年,陈锋重新再回到地球,似乎有很多东西变了,似乎有些东西还没有变,在前往北海渡劫之前,陈锋还得去见一下那些心中挂念的老朋友,一但上界之后,就未必还有机会可以回来了。

    唐龙如今已经成为了一方的大人物了,开了一间正规的安保公司,生意遍布全球,红红火火的,如今已经贵为唐爷了。

    现在的他早已经养尊处优,修为不仅没有增进,反而倒退,正所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和路线,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走上陈锋的路的。

    一片美丽的私人海滩上面,海风徐徐,椰树成林,海水碧蓝,唐龙穿着一条沙滩裤,正在和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光着上身正在沙滩上面戏耍着,而那小孩虽然只有五岁之龄,但是样子和唐龙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唐龙正在沙滩上面陪儿子戏耍,没多久后,看见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镖走了过来,并且把手机递给他。

    唐龙拍拍自己的儿子的脑袋,让他自个玩去,然后拿过保镖递给他的手机接听了起来,等唐龙听完电话后,整个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他对着那些保镖大喝一声道:“你们保护我儿子先离开这里。”

    “是,唐爷。”十几名身穿黑西服的保镖马上走了过来,不问缘由,立刻保护唐龙的儿子准备离开。

    “噗哧!”

    一枚箭矢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射了过来,直接射穿了一名保镖的眼睛,然后从他的脑后钻了出来,这保镖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倒地身亡了。

    “有敌人!”保镖大叫一声,然后纷纷拿出武器来,把唐龙的儿子保护在里面,倒出搜索敌人的踪迹。

    这时候,有更多的箭矢射了过来,这些箭矢不是普通的箭矢,而是经过改装的箭矢,这些箭矢的威力不亚于子弹的威力,甚至有些箭矢还改装成为爆炸箭,触碰既爆。

    唐龙咆哮一声,双脚在地面上一跺,轰!的一声巨响,只见沙滩上面出现了一个大沙坑,而唐龙如同豹子一样,出现在椰林之中,一名正在偷袭的西方男人,手中拿着一张特制的现代复合弓。

    这种弓箭原本是比赛用的弓箭,不过经过改装后,其威力不亚于现代的武器,最重要的是,用于偷袭的话,能够做到无声无息的,比现代的热武器还要更好。

    那个手持弓箭偷袭唐龙他们的西方男人,没想到唐龙的速度这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他的面前了。

    这名西方男人马上丢掉手中的弓箭,拿出一把手枪来,刚想要对准唐龙扣动扳机,唐龙手刀一切,只见他的手枪“砰!”的一声,变成了一堆零件,顿时吓了这个西方男人一楞的。

    这个时候,唐龙已经反手一击,掌尖轰在了这个西方男人的胸膛上面,咔嚓!一声响,这西方男人的胸骨便成为了粉碎,自然也就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唐龙杀了这个西方的杀手后,马上再次一个飞掠,落到另外一名西方杀手的边上,同样一拳灭杀了这名西方的杀手。

    几个回合后,椰林里面的敌人已经被唐龙所灭杀,唐龙蹲下来,看了一眼其中一名杀手的样子,眉头一皱的,马上吩咐自己的保镖道:“是杜冷西的人,你们马上保护我儿子回去。”

    那些保镖似乎早已见识过唐龙的身手,对此倒是见怪不怪的了,马上点头应是,然后带着唐龙的儿子离开了沙滩,快速上了一辆防爆的车子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候,刚刚才使出去没多远的防爆车子,突然发出轰隆的一声巨响,只见整辆防爆车子被炸上了半空中,哐当一声砸了下来,变成了一团火球。

    车子可以防爆,但是可防不了炸弹的袭击,就算里面的人没事,但是在如此高温的情况下,也支撑不了多久,而唐龙的儿子还在车子里面。

    看见这一幕,唐龙连眼睛都红了,如同狮子一样怒喝一声,向变成了一团火球的车子冲了过去,打算救出车子里面的儿子。

    然而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向唐龙飞了过来,如果只是一颗普通的子弹当然伤不了唐龙,然而这是一颗“穿甲弹”。

    这玩意连坦克车都都打穿,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唐龙已经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不过很明显这颗穿甲弹不是为了要杀他,而是要牵制他,然而唐龙不管不顾的,甚至没有任何的由于,直接用身体硬接了这颗穿甲弹。

    砰的一丛血花了起来,穿着的穿过了唐龙的身体,而唐龙闷哼了一声,脚步一个踉跄,依然想要拼命冲向那辆起火的车子。

    这时候,一阵“哒哒哒……”的声音,只见海边出现三艘快艇,这些快艇屁股冒着水花,直接从海里面冲上了岸边。

    从三艘快艇上面跳下来十多个手持武器的西方人,他们团团的把唐龙包围住了起来,而在当中有一个年龄大约在四十多岁左右,有着一头微卷金发和鹰钩鼻子的男子,走到了唐龙的面前,对他冷笑了起来。

    “唐爷的舐子之情实在是太令我感动了,唐爷,你想要救自己的儿子吗?”那个鹰钩鼻的男人狞笑的道。

    “杜冷西,你敢伤害我儿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唐龙的身体被穿甲弹击穿,虽然有修为支撑,一时半会的还死不了,但是他毕竟修为有限,已经失去了动手的能力,而且身上的血好像不要钱似的,如同忘记了关阀门的水龙头一样,正在哗啦啦的流出来,若是再不止血的话,恐怕他的修为再高,也得一命呜呼。

    “哈哈哈……我好怕呀,唐爷,你最不好威胁我,看看你儿子,你的宝贝儿子正在里面受罪受难,你猜,你儿子还能够支撑多久?”杜冷西狞笑的道。

    “杜冷西,江湖恩怨与家人无关,你放了我儿子,我唐龙任由你处理。”唐龙看见被大火熊熊燃烧的车子,早已经目眦尽裂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