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六十章 生不如死
    那男人落了下来,和月一锋相距十米,眉头紧锁,情报里面并没有提及月一锋跟白石书院合作的情报,月一锋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这是一个针对圣紫殿的陷阱?

    “月一锋,殿主看在你是圣王的份上,并没有计较你上次的事情,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的,你莫非真的要与我们圣紫殿作对不成?你就不怕得罪了我们殿主,将你抹杀。”

    “我月一锋不是什么大英雄,但也算是一方圣王,你们这些人,霸占了我们这个地方,我倒是要问问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月一锋道。

    “月一锋,我们要干什么与你无关,别忘了,你是圣王,受到此界天地法则的影响,在此界逗留得越久,你飞升的失败率就越高,如果你不想就此陨落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为好,如果你能够投靠我们殿主,我们殿主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助你飞升成功。”

    “呵呵,那我月一锋岂不是要感谢你们的殿主才是?”月一锋微笑的道。

    “月一锋,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好不容易才修炼成为圣王,马上渡劫飞升在即,何必要多管闲事,而妄丢了性命。”

    对方没有出手,而是不停的劝说月一锋不要多管闲事,只可惜的是,月一锋如果想要投靠元始圣殿的话,又岂会等到现在。

    “你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没有把握打赢我而已,你真的以为我会愚蠢到相信你说的话吗?”月一锋讽刺他的道。

    “月一锋,你不要给脸不要脸,纵使我赢不了你,但是你也杀不了我,圣王修为已经拥有可以穿梭空间的能力,我看你怎么杀我。”

    “是吗,那就试试看好了。”月一锋身形如电般的向他攻击了过去,而陈锋已经来,不过他一直没有出声,只是躲在一旁观察着。

    那个男人看到月一锋杀了过来,竟然显得有些惊慌失措的逃跑,而不是和月一锋战斗,按道理来说,大家都是圣王的实力,他实在是没有必要那么害怕月一锋。

    但是当他想要穿越空间逃跑的时候,却一头撞在了一片透明的弹幕上,把他给弹了回来,让他变得惊慌失措的,一连尝试了好几次后,都是如此,如同撞壁一样。

    而月一锋此时已经追了上来,月神剑化作一条长光向他攻了过去,月一锋果然没有说谎,他的月神剑的确有办法对付他,那家伙被月一锋的月神剑击中,顿时惨叫一声,如同无头苍蝇似的乱逃,好像很害怕月一锋的样子。

    而陈锋在旁边看得不是不得其解的,按道理来说,大家都是圣王的能力,纵使他不敌月一锋,也不至于会这么狼狈才是的,莫非这当中有什么自己还没有想清楚的东西?

    这时候,那个家伙和月一锋对了一剑后,马上向另外一边的方向逃跑,而好死不死的,正好一头撞到了陈锋所在的地方。

    陈锋自然不会客气,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一挥,陈锋没有遇到想象中的对抗,那家伙竟然被陈锋一刀两断了。

    噗哧的一声,那家伙的的身体化作了一团烟雾,出现了一个慌慌张张的元婴,惶恐的看着陈锋,而陈锋大手一抓,就把他的元婴抓到了手中,看了看化作了烟雾的身体和手中的元婴,顿时让陈锋似乎好像明白了什么。

    “哈哈哈……原来如此。”就在陈锋大笑的时候,月一锋也落在了他的身边,同样表情变得十分古怪。

    怪不得他们拥有圣王的实力却不敢和月一锋对战,原来他们没有肉身,只是元婴下界,那就是说,他们的肉身还在上面,下来的只不过是他们的元婴而已。

    不过这也让陈锋和月一锋感到震撼不已的,就算是圣王的元婴一但离体,也是危险无比,根本不敢走远,传闻有一些邪修就是专门靠吞噬修者的元婴,来增加自身的实力的,而且最重要的时候,没有了肉身的元婴,实力只剩下不到平常的一半。

    虽然他们有圣王的实力,但其实力却远远不如月一锋和陈锋他们,之前之所以难以对付他们,是因为他们懂得空间的法则,难以击杀而已,现在被陈锋布下天罗地网阵法,这家伙走投无路之下,才会这么容易被陈锋和月一锋所灭。

    这时候,陈锋感觉到自己手抓所抓的元婴不停个扭曲着,而且充满了一种暴戾的气息,月一锋马上大叫一声道:“不好,陈锋,他要自爆元婴。”

    “落在爷的手里,还想要自爆,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陈锋也感觉到了手中元婴的举动,顿时冷哼一声,用手在周围戳了几下,只见刚才还暴戾的元婴顿时变得平静了下来。

    月一锋没有见识过这种手段,顿时让他讶异了半天的,而陈锋好像没事儿一样,看着安静下来的元婴,开始审问他道:“说!你们下界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有……有本事你就杀了我。”那家伙还嘴硬的道。

    “哟呵,落在老子的手中,还敢嘴硬。”陈锋一指戳在他的元婴上面,语气变得阴森森的道:“你以为元婴老子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了是不是?”

    那家伙也不知道陈锋对他干了什么,顿时发出一阵阵惨绝人寰惨叫声来,痛的在陈锋的手中不停的扭曲打滚着,那种痛苦绝望的样子,就连一旁的月一锋都看得头皮发麻的,也不知道这陈锋到底是从哪里学会那么多诡异的手段的。

    “说不说?”陈锋停止了对他的折磨,再次开口道。

    陈锋手中的元婴竟然还是个硬骨头,一言不发,怎么也也不肯开口,陈锋的那阴森森的表情又再次出现了。

    “不说没关系,我迟早会弄清楚,不过我倒是不相信你能够熬得住多少次这种痛苦。”陈锋说完之后,再次一指戳了过去,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又再次出现。

    那元婴本来就没有躯体,就好像一坨棉花糖似的,不停的在陈锋的手中挣扎着,挪动着,那样子,连月一锋都不忍心去看了,他不知道陈锋对他干了什么,无论他想要自爆也好,还是想要逃走也好,都无法成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