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五十五章 让圣王道歉
    “你没有见过圣紫殿的殿主?”陈锋皱眉问道。

    “没……没见过,以我的身份根本就见不到殿主。”那邓公九倒是有自知之明。

    “自然如此,留你何用!”陈锋一指戳在他的身上,那邓公九顿时痛的撕心裂肺的,陈锋好像做了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似的,对一旁的月如霜道:“月小姐,我们走吧,要抓紧时间找到你爹。”

    “陈……陈大哥,你现在……现在是什么修为?”

    月如霜眼色复杂的看着陈锋问道,她不是傻子,这个连她也敌不过的邓公九在陈锋的面前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不用想也知道陈锋的修为绝对只比她高,但是高多少,月如霜却是看不出来。

    这也让她有一种泄气的感觉,当初在试炼天道的时候,她比不上陈锋还情有可原,现在还是比不上,想要不泄气都难。

    就在陈锋想要回答的时候,突然看见天边出现了两条极光,有两个身影一前一后正在天空飞行着,时不时的还战斗一下,顿时让陈锋忘记了回答。

    “是我爹,陈大哥,后面的是我爹。”月如霜突然大声的叫喊道。

    陈锋早已经感应天空上面两个人影的强大,但是没有想到其中一个就是月一锋,好像月一锋正在追杀前面的人。

    月如霜马上看见她爹,也没有想那么多,马上御剑向月一锋的方向飞掠了过去,让陈锋顿时吓了一跳的,上面两位圣王实力的人正在打斗,这丫头竟然不知道死活的冲过去,这不是找死吗?

    想也没想的,马上便追了上去,不过幸好前面的人似乎并没有斗志,只是一味的逃跑,这时候,陈锋已经追上了月如霜,在她身边护着她,以免被殃及了。

    而月一锋也看到了月如霜,刚才由于被月如霜阻了一下,前面的身影已经逃远了,只好不甘心的停了下来,向月如霜飞了过去,关切的问道:“霜儿,你怎么来了?”

    “爹,前面的人是谁?竟然能够逃得过爹的追杀。”月如霜见到她爹,惊讶的问道。

    “没什么,丫头,最近外面不太安全,我不是吩咐你不要乱跑的吗?为何不听爹的话。”月一锋带着责怪的语气的道。

    “爹,陈大哥来了,他好像有急事要见你,我便带他去小苍山找你。”月如霜这时候才想起了陈锋来到。

    而陈锋却是一直站在虚空当中,看着月一锋,这个背影化成了灰他都认得出来,就是这个背影当初轰了他一指,然后陈锋才沦落到了魔界里面去的,所以现在陈锋的心思很是复杂,首先他是月如霜的爹,第二个,他现在要找他帮忙,无论是哪一个理由,陈锋都无法对他出手。

    第三个,他和月一锋都是圣王,如果斗起了来的话,恐怕只会让圣紫殿得益,不过陈锋和月一锋的仇恨远还没有到要你死我活的地步,虽然当时,月一锋的确是阴了陈锋一把,当时也没有杀他,反而让他得益不少。

    “是你?你已经晋升圣王了。”这时候,月一锋也看到了陈锋,显然也认出他来了。

    “月一锋,可别来无恙啊!”陈锋并没有否认,而是对他冷笑的道。

    “什么?陈……陈大哥是……是圣王。”

    月如霜的脑袋轰隆的一声巨响,差点把她炸的粉身碎骨的,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陈锋竟然是一名圣王,亏她之前还得意洋洋的要保护他,现在想起了陈大哥一定会感到很好笑吧?

    “还不是得多亏了你,月一锋,当日你救下不死老祖,应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陈锋语带讽刺的道。

    “原来是就是霜儿口中常说的那个陈大哥,没想到这短短这几年间,你竟然晋升了圣王,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我当时并不清楚,你就是霜儿口中提到的陈大哥,否则的话,我定然不会如此。”月一锋满怀感慨的道。

    只有月如霜在旁听听得满头雾水的,弄不清楚什么状况问道:“爹,你……早已经见过陈大哥了吗?”

    月一锋苦笑一声道:“没错,你的这位陈大哥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他可是在大修界鼎鼎有名的陈锋,以一人之力,打开了魔界的封印,并且成为了魔帝,挽救了整个修界的道魔之争,就连你爹也自愧不如。”

    月如霜顿时捂住了自己嘴巴,她没想到陈大哥,就是那个在大修界风云迭起的陈锋,当初她听到这个名字的还是,也曾经有过怀疑,他们会不会是同一个人,不过她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就算她所认识的那个陈锋得到了什么天材地宝的,也不会晋升的这么快。

    “爹,陈大哥,你们两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月如霜看到陈锋的脸色似乎对她爹不上,顿时慌张的问道。

    “没什么,爹当初不知道他就是你口中提起,曾经救了你一命的陈大哥,所以……”月一锋有些难为情的道。

    的确以他的身份对当时算是小辈的陈锋出手,的确是不够光明磊落的,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时候,那个陈锋就是救过她女儿,甚至简直帮过他的陈锋。

    “所以你爹就轰了我一指,救走了我的仇人,还把我弄进了魔界里面去。”月一锋不好意思说,陈锋便替他说了出来。

    “什么?爹,你怎么能这样对待陈大哥。”月如霜顿时激动了起来道。

    “我……我当初不知道他就是你说的陈大哥,所以爹,爹就……”月一锋向她为难的解释道。

    “月一锋,你欠我一个道歉。”既然打是打不成了,但是就这样算了,陈锋的气又不顺,对月一锋开口道,算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

    月一锋的脸色变的有些古怪了起来,估计这些年来,还是头一回有人让他这圣王开口道歉,也就只有这小子敢让他道歉。

    “陈锋,当日是的事情,的确是我月一锋做的不对,不过我也是有苦衷的……”月一锋的老脸哪里能够拉得下来,徐徐的向他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