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 阿桑氏
    不知道为何,陈锋感觉这个黑衣女子的身段,似乎让他有些熟悉的样子,但是一时间,他又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她了。

    陈锋心念一动,手中突然多了一团拇指般大小的褐色泥巴,而这团泥巴正是他从花园里面摄取过来的,他把泥巴捏成了一个泥球,手指一弹,小小一团的泥球如同子弹一样,穿墙而入,引起了屋内正在沐浴的上宫墨焉的注意。

    正在屋顶偷窥的黑衣女子,看见上宫墨焉向她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顿时一惊,马上双手一睁,如同一只大鸟儿似的,向天空飞了起来。

    “想走!”

    上宫墨焉在浴桶里面一踩,轰隆的一声,巨大的圆木桶炸开,水花飞了出来,而上宫墨焉人已经到了空中,只见她手一甩的,放在架子上面的留仙裙便向她飞了过去。

    上宫墨焉身体选择了一圈,两手一伸,便从衣袖中伸了出来,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她便已经套上了留仙裙,对着屋顶虚空一掌,听见“轰隆!”的一声巨响,屋顶上方出现了一个大洞窟,而她已经从这个洞口飞了出去,赤足落在了那屋顶上面。

    上宫墨焉一抬头看道空中正在遁逃的黑衣人,眉心中间的莲花印记红光一闪,好像绳子一样,向空中的黑衣人席卷而去道:“给我下来。”

    正在空中的黑衣人看到袭来的红光,不慌不忙的一个燕子翻身,手一挥的,顿时出现一条如同蟒蛇一样的白色旋风来,旋风对着红光旋转了过去,在两两对碰下,双双归于虚无。

    上宫墨焉看见红光对付不了这个黑衣人,鼻子冷哼一声,手中出现了一把青虹长剑来,剑光一闪,一条贯日长虹飞向了那黑衣人。

    而黑衣人似乎也能够感觉到这上宫墨焉这招的厉害,急忙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想要向院落外面遁逃。

    然而在她身后的长虹如同跗骨之蛆一样的死死的跟随着她,长虹所过之处,屋檐和墙砖纷纷破损,一颗院子里面的大枣树,被上宫墨焉的长虹一分为二的,被劈开了两边,轰然的一声倒地了。

    那黑衣人躲避不及,小腿被长虹划了一下,顿时惨叫一声,从空中一下子摔落了下来,而此时已经听到了动静的守卫们,纷纷手举着火把,手拿着弓弩赶了过来,并且大喊大叫着:“有刺客……有刺客,保护公主……”

    上宫墨焉看到偷窥她的黑衣人,已经无路可逃了,玉手才对着空中一招,只见一件白色的毛皮大氅哗啦啦的披到了她的身上,很快就有几名侍女,抬着一张软椅小跑了过来,放在她的身后面,然后双手捧着上宫墨焉披在身上的大氅尾部。

    上宫墨焉坐了下来,马上就有一名侍女用一个金色的托盘,托着一双红色的锦绣鞋子过来,然后有两名年龄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女,一左一右的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帮上宫墨焉把鞋给穿好,整个过程如同行云如流水般,又如同经过了千百次的演练似的,让躲在暗处的陈锋啧啧称奇,想不到上宫墨焉的气场竟然这么强大。

    “只是那个偷窥上宫墨焉的黑人女人到底是谁?为何会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陈锋也不出去,就躲在一个屋檐暗处,正津津有味的看着。

    而那黑衣蒙脸的女子哪里知道自己的行踪暴露,并非是因为上宫墨焉率先发现了她,而是被陈锋给阴了一把。

    “大胆刺客,胆敢刺杀公主,给我杀了他!”

    那些徐徐来迟的护卫,竟然被刺客进来刺杀公主都不知道,纷纷感到脸上无光的,尤其是护卫的头目,更是丢脸,深怕公主会怪罪他们护卫不力,顿时对手下发出一声怒喝道。

    二十三十个护卫,纷纷对那黑衣人进行围攻,先是对他射出了一阵弓弩,打算把她先射伤了,然后再行攻击。

    而被包围的黑衣人,脸上蒙着黑巾,也不知道她此刻的表情如何,看到弓矢向她射了过来,马上抽出挂在腰间一个一把长剑来,只见剑光一闪,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那些射向她的弓矢全部被她用剑击落。

    而就在她用剑的时候,陈锋和上宫墨焉都齐齐一愣,显然他们都已经认出了这个黑衣人的身份来,没错,这个黑衣人正是之前在魏王殿里面舞剑的那个阿桑氏。

    陈锋倒是没有想过会是她,难得她跟上宫墨焉又仇?陈锋躲在角落里面暗思着,而上宫墨焉的认知和陈锋却是不同,只见她哗啦的一声,顿时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指着阿桑氏她道:“阿桑氏,原来你是截教的人。”

    陈锋和上宫墨焉都没有看错,那黑衣人的确是阿桑氏,只见阿桑氏脸色变换了一下,没想到这齐国公主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

    她的确是截教之人,而且是奉截教之命,前来协助陈锋的,所在才会有了在魏王殿里面的那一幕,可惜的是,陈锋并没有判断出她的身份。

    至于她今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她察觉这个齐国的公主不同寻常,所以打算过来查探一番,没想到却被陈锋给坑了。

    不过她的自觉是对的,这个齐国公主一口就道出她是截教的人,那必然说明了,这齐国公主是阐教的人。

    “想不到闻名天下的齐国公主,竟然是一名阐教的弟子,呵呵,公主隐藏的实在是深。”一把如同银铃般的声音,从这个黑衣人的口中传了出来,间接或者直接的承认了她就是阿桑氏的身份。

    而躲在暗处的陈锋目瞪口呆的,上宫墨焉变成了阐教的弟子,而他陈锋却成为截教的棋子,老天爷玩人也不是这么玩的,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说,你为何要过来窥探本宫!”上宫墨焉冷哼一声道。

    “自然是来刺杀你这个阐教的弟子。”阿桑氏不甘示弱的道。

    “哈哈哈……就凭你这点微末之技也敢刺杀本宫,你们都给我退下。”上宫墨焉知道这些守卫不会是阿桑氏的对手,命令他们退下,打算亲自对付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