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三十八章 卿本佳人
    “没兴趣。”

    哪知道陈锋这家伙连想都没想的,直截了当的当当庭落了魏王的面子。

    在陈锋的心里,这魏王算个鸟的,想要当庭羞辱他,别说门了,连窗都没有,他可不是桑黎公主,更加不是女人,也没必要害怕这个魏王。

    陈锋话语一出,整个大殿里面的气氛变得古怪了起来,尤其是那些王公大臣,一个个全都用一双恶狠狠的眼神看着陈锋。

    这家伙这样当庭落了魏王的面子,无疑等于是在魏王的脸上甩了一巴掌的,魏王恐怕要生气了。

    魏王当然生气,他何止是气,简直是气疯了,好歹他也是魏国的大王,而陈锋不过是赵国的一个草包将军而已,竟然敢当众落他的面子,若不是他身边那老者给他使了个眼神的话,恐怕他早就发飙了。

    陈峰哪里有心思去理会魏王爽不爽的,他的整个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上宫墨焉的身上,如同一个花痴男似的。

    “既然大将军不愿意,那本王也不好勉强。”

    魏王这句话几乎是硬挤出来的,堂堂一个魏国的大王,竟然奈何不了一个赵国的草包将军,这事要是传出去了,他魏王岂还有脸面的。

    自从陈锋拒绝了魏王的请求后,后半段酒席的气氛显然有些压抑,魏王不再说话,大家只是闷声喝酒,那些殿内的王公大臣一个个全都用怨恨的眼神看着陈锋,都怪这家伙惹恼了大王了,不过好在倒是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而陈锋也没有发飙的机会。

    离开了魏王宫之后,陈锋和桑黎公主坐在马车上面回去住所,而陈锋却是显然有些神情恍惚的样子。

    “大将军……你是不是喜欢上了那个齐国的公主了?那齐国的公主名满天下,就连父王都时常提起她的事情来,只是那齐国的公主心高气傲的,一向看不起任何的男人,恐怕将军要获取她的芳心并不容易。”

    桑黎公主看见陈锋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语气里显得有些酸酸的道。

    陈锋回过神来,对她一笑的道:“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她,所以才会觉得她高傲。”

    陈锋和上宫墨焉在一起过,自然很了解她,不是她看不起时间的男子,是因为时间的男子让她看不起。

    “莫非大将军了解她?”

    桑黎公主嘟囔着,上次攻齐,陈锋还败在了齐国的手中,最后狼狈的逃了回来,这大将军喜欢这个齐国的公主,恐怕只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

    陈锋只是苦笑了一下,并没有解释,他何止了解她,还和她关系不菲,如果自己是在试炼的话,那么上宫墨焉必然也是在试炼,只是两人试炼的方式却是不一样。

    “不行,自己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才行,否则若是他一统**的话,上宫墨焉要是和他作对的话,到时候,对她打也不是,杀也不是的,那他陈锋岂不是更头疼。”陈锋一想到这里的时候,顿时心里面七上八下的。

    陈锋把桑黎公主送回去后,自己一个人离开了住所,并且还打听到了上宫墨焉所居住的地方,毫不犹豫的向她的住所走了过去。

    不过现在已经是夜晚,那上宫墨焉未必会答应见他,而事实果然也是如此,下人进去通报后,很快就出来回话道:“说是不方便见客。”

    陈锋并没有放弃,而是避开了门卫,偷偷的潜了进去,无论如何他也要弄明白这件事情,虽然他已经可以肯定这个齐国的公主就是他所认识的上宫墨焉,但还是必须要求证一番才行。

    虽然齐国公主的住所有着大量的守卫,不过以这些守卫的能力,就算陈锋大摇大摆的从他们的面子走过,估计他们也发现不了陈锋。

    很快陈锋就找到了上宫墨焉所居住的房子,一个飞掠的,便悄无声息的到了屋顶上面,陈锋用手一摄,一块瓦片便消融不见了踪影,露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来,然后探头玩里面看了下去。

    几盏宫灯照亮了房间里面的每个角落,不过陈锋倒是没有看到上宫墨焉的身影,顿时暗思着,莫非她不在这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陈锋突然听到了一阵水花的声音,而声音是从屏风后面传来的,不过却看不清楚屏风后面的场景,陈锋马上再屋顶上面挪动了几步,然后用同样的方法在屋顶上面融化了一块瓦片,探头向屏风的后面看了下去。

    映入他眼前的场景,顿时让这家伙鼻腔一热的,只见上宫墨焉正坐在一个浴桶里面,并且还露出了两条修长的玉-腿来,水面散落着点点的花色花瓣儿,而上宫墨焉正用手在水面上拨动着那些红色的花瓣儿。

    虽说陈锋已经和上宫墨焉有过那种关系了,也看过她的身体,但是像这种若隐若现的美女沐浴的画面,还是让他感到身体一阵的燥热,想不到上宫墨焉这妮子的身段竟然这么好,以前他倒是没有注意。

    就在陈锋看的眼也不眨一下的时候,突然耳朵听到了一阵细微的风声,陈锋马上把视线收了回来,看到在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衣人,而这个黑衣人显然并没有注意到陈锋,也落在了屋顶上面,并且用手把一快瓦片小心翼翼的拿了起来。

    显然这个黑衣人没有陈锋那种消融的本事,所以他只能一点点的把瓦片移开,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看来他的目的和陈锋一样,也是冲着上宫墨焉来的。

    陈锋原本打算要出手的,但是看到这个黑衣人的身段后,立马便改变了注意,因为他发现这个黑衣人的身段似乎是一个女人,而不是男人。

    自然不是男人,那陈锋也不着急了,所以便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打算看看这个黑衣女子想要干什么?

    这黑衣女子拿掉了屋顶的瓦片后,和陈锋一样,探头通过孔洞向屋内窥视了起来,不过她的经历和陈锋如出一辙,也是发现屋内并没有上宫墨焉的身影,不过似乎她好像也发现了屏风后面的声响,放弃了这个地方,往前走了几步,用同样的手法,弄开一片瓦片向里偷看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