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 看穿不拆穿
    “大将军谬赞了,想不到大将军也认得越女剑法。”阿桑氏眼睛一亮的,面纱下的芳容微微一动,声如银铃般的道。

    “本将军只是略有耳闻,今日得以一见,实乃是三生有幸。”

    正所谓看穿不拆穿的,这阿桑氏又岂是普通的剑舞那么简单,她的实力绝对不在赖星儿之下,试问又怎会是一名普通的舞女。

    不过她到底是冲着魏王来的?还是冲着他陈锋来的?目前陈锋还看不出来,那阿桑氏结束了和陈锋的对话后,才走到魏王的面前徐徐的行了一礼,让魏王频频对她赞赏有加的。

    “阿桑氏,把你脸上的面纱摘下来,让本王看看。”魏王看到这阿桑氏那娇柔的身段,柔美的舞姿,双眼放光,早已经是对她色心大动的了。

    “大王,阿桑氏的怕摘下面纱后,会吓到了大王。”阿桑氏低头说话,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无妨,把你面纱摘下来。”魏王大声的道。

    “是,大王。”

    阿桑氏把脸上的面纱摘下,大殿内的众人只能看见她的半边脸,这半边脸,显露出来的肌肤白皙嫩滑,如同一块完美无瑕的白玉宝石,让大殿内的男人包括魏王在内,都忍不住春心悸动。

    但是当阿桑氏把另外一半的脸也露出来后,大殿内顿时发出了一阵阵惋惜的声音,只见阿桑氏另外的一半脸,上面竟然有一条触目惊心的剑痕,这条如同蜈蚣一样的剑痕,破坏了她脸上的美感,让刚才那些对她双眼放光的家伙,那些想要将她拥入怀里的王公大臣,顿时一下子全都熄了这条心了,包括魏王在内。

    原本这阿桑氏竟然是一个丑女,若不是看到她的脸的话,实在是想象不到她的样子会是如此的难看,怪不得她会用面纱遮住自己的脸,魏王一下子对她没有兴趣了,只是让人过来对她赏赐一番,然后让她退下。

    然而陈锋却是看出不一样的东西来,她脸上的那条剑痕,从力学的角度来看,不可能是被人划伤的,这种角度的伤痕,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自己划的。

    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一个懂得使用越女剑法的高手,因何要把自己那张完美无瑕的脸用剑划伤毁容,这倒是让陈锋感到有些奇怪,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东西的时候,他把目光收了回来,继续落在了上宫墨焉的身上,给人的感觉,他这个赵国的大将军已经完全被这位齐国的公主给迷惑住了。

    “听闻赵国公主琴艺无双,不知道可否弹奏一曲助兴?”魏王把目光落在了桑黎公主的身上。

    陈锋一看到那魏王的目光,就知道这老家伙绝对是个色鬼,那身体和赵王一样,一早被酒色财气给掏空了。

    而且陈锋也看出来了,这魏王似乎不敢得罪齐国的公主,所以就把目标落在了桑黎公主的身上来。

    桑黎公主的容貌与上宫墨焉这位战国第一美女自然无法相比,但是怎么着也比刚才那个毁了容的阿桑氏要好。

    而且人人都看得出来,赵国这位与魏国联姻桑黎公主的处境似乎有些不妙,魏国公莫名其妙的死了,联姻之事,自然也就无从谈起,赵王没有下令召她回国,桑黎虽是赵国公主,但却是有名无实,处境尴尬,恐怕到最后也只会沦落为男人的玩物。

    然而陈锋敢于不鸟魏王,甚至是与他针锋相对的,但是桑黎公主可没有这个胆量,况且魏王的要求也不算是太过于刁难,只不过是她弹奏一曲而已,这种事情放在这年代属于很正常。

    曾经在南北朝时期,诸侯国多达数百个之多,每天战乱不休,今天灭国,明天建国的事情也不少见,魏晋之风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说的好听点是名士风范,说得难听点叫做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

    东汉时斗争趋于尖锐,外戚与宦官形成两大势力,他们互相排挤勾心斗角,那些保持中立的士大夫。因此形成了知识分子一派,宣泄对宦官外戚的不满。

    最后随着斗争的尖锐,侵犯到了夺权集团的利益,造成了宦官外戚对士大夫大规模的杀戮。因而使得上层社会普遍存在消极避世的思想。

    因此那些没落的贵族,王公大臣,谁也不知道明天还有没有小命,所以一个个饮酒取乐,纵情放纵,选择明哲保身,每天都幽幽寡乐的,到了战国时期,虽然魏晋之风有所收敛了,但是这种风气依然还是存在的。

    “桑黎最近跟大将军学了一曲,曲名叫做汉宫秋月,既然大王如此有雅兴,那桑黎就弹奏这一曲汉宫秋月来为大王和诸位助兴。”

    桑黎公主差人送来自己的琴,开始弹奏了起来。

    汉宫秋月曲风看似欢快,但实则暗带忧伤,与桑黎的处境十分的相似,所她弹奏起来的时候,格外的动情,就连上宫墨焉和魏王身边那个老者,都用心聆听。

    一曲弹毕,赢得满堂喝彩,众人纷纷击掌叫好,尤其是魏王,更是喜欢,竟然开口对她道:“桑黎公主,赵王让你和魏国联姻,原本这是一件好事,只可惜的是,魏国公不幸离世,然联姻之事作罢,不如你就留在宫里服侍本王,本王愿意与赵国修好,你看如何?”

    “桑黎多谢魏王的爱怜,只是桑黎已经决定要跟在大将军的身边,还请魏王见谅。”桑黎一惊的,偷偷看了一眼陈锋道。

    又是这个草包将军,魏王脸色一怒的,不过在他身边的老者咳嗽了一声,那魏王马上换了一个样子道:“那实在是可惜了,既然如此,那本王就不勉强了。”

    “刚才听桑黎公主说起,这一曲汉宫秋月是大将军所传授的,莫非大将军也是一位琴艺大师?”魏王话音一转,对着陈锋道。

    “一般一般。”陈锋的目光并没有充上宫墨焉的身上离开,随口回答道。

    “哦!不知道大将军可否为本王献奏一曲。”魏王开口道。

    魏王此言一出,殿内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陈锋的身上,有一种看好戏的表情,他们倒是不知道这草包将军竟然还精通音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