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 越女剑法
    而这时候,陈锋也发现了,在魏王的身边也突然多了一个陌生的老者,而且看魏王的态度,似乎对着老者很是恭敬。

    当陈锋的目光落在这老者的身上时,那老者似乎马上感应到了,并回了他一个目光,似乎还对他笑了一下。

    陈锋也对他点点头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原来是一个练气士,而且实力比金光洞的玉华道人还要强,如果陈锋没有猜错的话,这个道人应该就是阐教的弟子。

    有趣,主角们总算是粉末登场了,不再是他陈锋一个人挑大梁,先是突然出现的齐国公主,也就是上宫墨焉,跟着是个神秘的老头,看来截阐两教的斗争正式开始了。

    不过陈锋现在对什么截阐两教之争不感兴趣,他只想弄明白,齐国公主到底是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上宫墨焉。

    如果真的是上宫墨焉的话,那必然在**殿的时候,她也跟着自己一起进来了,而他却能够保留记忆,为何上宫墨焉却变得不认得他了呢?

    虽非鸿门,但宴无好宴,现场的主角早已经不再是魏王,而是陈锋、上宫墨焉、还有魏王身边的神秘老者三人。

    而陈锋却没有心思去想什么魏王老者之类的,他的视线一直落在上宫墨焉的身上,就算是瞎子也能够看得出来,赵国来的这个草包将军,似乎对齐国的公主很感兴趣。

    其实不仅是他感兴趣,在场的男人,又哪一个不对上宫墨焉感兴趣的,毕竟上宫墨焉是战国第一美人,不过他们并没有陈锋那么大胆,一直敢盯着人家来看。

    而上宫墨焉也能够感觉到这个草包将军那火辣辣的眼光,一晚上眉头轻蹙,显得不悦,但是又不好说些什么。

    上宫墨焉这次过来就是为了陈锋而来,然而看到他本人的时候,却是显得有些失望,他的确是练气士没有错,不过却是个实力低微的练气士,也不知道他怎么弄出这么多事儿来的。

    其实倒也不能够怪上宫墨焉有这种看法,主要是陈锋这家伙所展露在外的修为,确实是他练气士的实力,但却不是他真正的实力,不过就算他不隐藏自己的实力,以上宫墨焉的现在的修为也不可能看得出来。

    而魏王身边那老者同样也在一直留意陈锋,不过他和上宫墨焉的看法所有不同,这草包将军能够轻易打败金光洞的玉华道人,又岂会是表面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那么简单,不过他同样也看轻陈锋了,认为他实力也不过如此罢了。

    而金光洞玉华道人的实力并不算太强,这老者也可以轻易的打败他,所有倒是不认为陈锋的修为会比他更高。

    “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本王很高兴,岂能没有歌舞助兴,来人!”魏王拍了拍手,很快便看到一帮歌女手提着乐器徐徐的走了进来。

    一帮歌女载歌载舞的表演了起来,而当中有一名身穿不同颜色衣服,脸色蒙着纱巾的女人,手中却是拿着一把青铜剑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殿内的一众王公大臣,顿时变得慌乱起来,还有些人大喊着护卫,不过他们很快便发现这是一场误会,因为那个手提青铜剑的女子,对着魏王徐徐行了一礼,然后伴随着音乐在大殿中舞起了剑来。

    “原来是剑舞。”殿内的一帮王公大臣这才镇定下来,并且把目光放在了这个蒙脸的女子身上。

    只见这名女子拿着青铜长剑,一招一式的舞了起来,如同一只扇着翅膀的蝴蝶,身姿十分的矫捷,动作极其的轻盈,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伐,都是那么的唯美,剑中并不带杀气,但是剑招却是不凡,如同天马行空,又如羚羊挂角,给了陈锋一种“空灵”的感觉。

    “是越女剑法!”陈锋眼睛一亮的,顿时把专注力转向了这个舞剑的女子。

    越女剑法不亚于墨家剑法,墨家剑法讲究的是大巧不工,所使用的剑也比一般的剑重一倍左右,威力更大,不过云女剑法则是更加的灵活,变幻多端,让敌人防不胜防的。

    在排名上,越女剑法要比墨家剑法的排名要高,不过说到谁更厉害一些,这个就很难说了,毕竟要看的使用的是什么人。

    如果陈锋用的是墨家剑法,就算越女剑法更刁钻更灵敏的,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不过若果让赖星儿来用的话,他恐怕未必会是眼前这个,使用越女剑法的女子的对手,起码陈锋是这么认为的。

    那女子似乎也留意到了陈锋在看她,手中的青铜剑,竟然一剑向他刺了过去,周围的人顿时一阵骚乱的,尤其是陈锋身边的桑黎公主,更是被吓得脸色发白。

    “难到这个女人要当场刺杀赵国的大将军?”

    所有的人的心一提的,悬在了半空中,若是这个女人真的刺杀了赵国的大将军,那麻烦可就大了。

    然而陈锋却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并没有叫喊,更加没有任何要闪躲的意思,而是有趣的看着这个女人的剑向他刺了过来,无动于衷的。

    那蒙脸女子的剑在陈锋的面前停了下来,对他一笑,声如银铃,忽然手中的青铜剑一下子拐了个弯,根本没有任何要行刺陈锋的意思,那舞剑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的优美,让人意想不到。

    那些王公大臣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刚才这女子并非是要刺杀陈锋,顿时一颗提到了嗓子眼的心才算是落了下来,纷纷击掌大声的叫好。

    一曲剑舞结束之后,那蒙脸女子才对陈锋行了一礼道:“阿桑氏刚才让将军受惊吓了,还请将军赎罪。”

    原来这女子叫做阿桑氏,看样子应该是个越女,怪不得她会使用越女剑法,竟然与公孙剑舞有异曲同工之妙,陈锋对她报以一笑的道:“现有佳人阿桑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好一个越女剑法,精彩,实在是精彩,让本将军大开眼界,何罪之有,哈哈哈……”

    陈锋大声的笑了起来,并且还击掌叫好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