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三十一章 将军和将军
    那副将恼怒成羞的,还想说话的时候,被李睦阻止,他面色阴沉的看着陈锋,好好的马儿这么会突然受惊,这匹马儿跟他一起四处征战,就算在战场上,也没有受过惊,怎么会这个时候无缘无故的受惊?

    李睦怀疑是陈锋动的手脚,但是却没有证据,毕竟刚才从头到尾,陈锋都没有动过手,让他只能是怀疑,而不能发发飙。

    他这次并非是封了魏王的命令而来的,而是自个要来会一会这个草包将军,师出无名,倒是不好动手,心念至此,李睦只好秧秧作罢,在心里面恼怒的道:“现在已经踏入了魏国的国土,我看你还能够嚣杂到几时?”

    “呵呵,是本将军怠慢了,李睦求见赵国公主。”李睦压下了火气道。

    “公主已经休息了,不便打扰,在下替公主谢谢李将军的迎接。”陈锋冷笑一声道。

    李睦脸皮一抽的,按捺下去的怒气又自冒了上来,谁不知道这次赵魏的联姻是怎么一回事的,这个赵国公主嫁给魏国公并非是做妻,而是做妾,而且还是不知道多少房的小妾,根本没有半点儿的地位。

    说到地位,李睦贵为魏国大将军,这赵国的公主帮他李睦提鞋都不配,他这个大将军放下身段前来迎接她,没想到却被人家直接无视了,加上刚才发生的事情,让他如何不怒的。

    不过就算再怒,李睦也得暂时忍心这口气,等回到了都城,他定然要这个草包将军跪地求饶不可。

    “既然如此,那本将军就不打扰公主休息了,本将军将会护送公主和诸位前往都城。”这句话李睦几乎是硬挤出来的。

    “走!”李睦翻上马背,大喝一声,带着士兵在前面带路。

    陈锋看着他的背影朝地上啐了一口,然后背着双手,大摇大摆的重新回到了公主的车厢中,而刚才所发生的一幕,公主早已尽收眼底,看见陈锋如此得罪魏国的大将军,免不了会为了陈锋感到担心。

    “大将军,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得罪他,自从父王下令把我嫁与那魏国公的时候,我便已经知道了我的命运了,桑黎虽是公主,自小不缺少锦衣玉食的,但是却比不上那些哥哥姐姐在父王心中的地位,这番嫁来魏国联姻,恐怕在我父王的眼里,我这个女儿可有可无的,纵使我受些委屈和羞辱也算不了什么。”桑黎公主对陈锋道。

    “放心吧,你不会嫁给那魏国公,而那大将军也奈何不了我。”陈锋懒洋洋的道。

    “大将军,不要说笑话了,那李睦在魏国手握兵权,若是于他交恶,恐怕会害了大将军的性命。”

    桑黎只是认为陈锋在说笑,这句话,若是在没有抵达魏国之前,陈锋对她这么说的话,桑黎公主或许还有一丝的念想,但也仅仅是一丝而已。

    陈锋只是赵国的一个大将军,虽说他是个大将军,但是无权无兵的,他这个大将军和人家李睦这个大将军根本远远无法相比,又有何能力能够救她出水火之中呢?更何况现在已经抵达了魏国,站在魏国的国土上,更加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陈锋只是微微一笑的,并未反驳,只是有些懒洋洋的看着她,若是桑黎公主知道陈锋的能力的话,别说是李睦了,就算是魏王他都不曾放在眼里,恐怕就不会认为陈锋只是在开玩笑了。

    李睦骑着马匹上面。脸色显得十分难看,而他的副将同样也是满脸的不忿之色,小声的对李睦道:“大将军,那赵国来的草包将军刚才如此羞辱大将军,难到我们就这样放过他了?”

    “放过他?我李睦岂能咽得下这口恶气,回到都城我要他好看。”李睦满脸狰狞的道。

    无论如何,陈锋在明面上还是赵国来的大将军,等于是赵国的来使,李睦就算再恼怒,他也不能在明面上对付陈锋,让人留下话柄,唯有抵达都城后,才能够找机会暗中把他给咔嚓掉了。

    三十里地并不算是远,先不说有李睦这个大将军浩浩荡荡的护送,就算没有,也没有人敢在都城的周边对他们动手,毕竟陈锋不是一个人,而是还带着数百装备齐全的士兵,在荒山野岭都解决不了他们,更别说是在这里了。

    要是陈锋的队伍在这里遭遇袭击的话,恐怕就连魏王都交代不过去,他也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李睦才不会傻到在这里动手,不仅不能动手,如果遇袭的话,甚至还会死命保护他们。

    队伍很顺利的抵达都城,不过陈锋带来的士兵却不能够进城,只能在城外驻扎,陈锋只能带着几个护卫进去。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相信没有任何一个诸侯国会让别的国家的人,浩浩荡荡的带着数百全副武装的士兵进城去,要是到时候弄出点什么幺蛾子来的话,比如刺杀大王,行那叛乱之类的事情,那可就不是好玩的事情了。

    陈锋倒是无所谓,本来他就没想过要带着士兵进去,这些普通武装力量的数百士兵,就算进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他只要带着赖星儿和铁秀娘子两人去就够了,而大成则留下来管理士兵。

    他们一行人来到专门给公主下脚的行宫安顿下来,公主要嫁给那魏国公还需要一番复杂的礼仪,不过显然陈锋是不会然让他有这个机会的。

    当天晚上的时候,陈锋突然消失了一阵子,不过很快他就回来了,整个过程根本没有人察觉,包括赖星儿和铁秀娘子在内,但是魏国公的府邸却是出了大事了,因为他们的魏国公突然暴毙了,而且暴毙的毫无征兆,外表没有任何的伤痕,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就这么诡异的挂掉了,顿时让喜事变成了一件丧事。

    而始作俑者自然是陈锋这个突然消失了一阵子的陈锋,以他的手段想要弄死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杀那老头倒是不用一秒钟的时间,就是找人浪费了陈锋不少的时间,毕竟他也不知道魏国公长什么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