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二十九章 杀鸡儆猴
    玉华道人顿时变得魂飞魄散的,想要使用术法来反击,突然陈锋哼了一声,玉华道人的脑子里面发出‘轰隆’的一声巨响,然后整个人好像一颗炮弹似的,竟然被陈锋给砸飞到了河底里面去了,激起了冲天的浪花。

    “啊!”

    玉华道人大叫一声,他何尝这么狼狈过,除了惊恐外,更多的是不忿气,不相信自己连一个小辈都打不过。

    哗啦的一声巨响,河水分开,玉华道人一下子从河底里面飞了出来,那样子极是狼狈,他咆哮一声,身体化作一条虹光,向陈锋杀了过去。

    “冥顽不灵!”

    陈锋看到面目狰狞的玉华道人到了自己的面前时,才冷哼了一声,抬手一巴掌再次把他给扇回去了那河底里去。

    “给我封!”

    陈锋五指一握,咔哒的一声,只见以他自身为中心,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十米以内的河水竟然凝结成为了一块冰块来,把那玉华道人给冰封在里面。

    这一次玉华道人才是真正的魂飞魄散,他死命的挣扎着,想要从冰块里面逃出来,然而他越是挣扎,那冰封得便越是结实,没多久后,玉华道人便动弹不得的了。

    陈锋手一挥,白光一闪,一把青龙偃月刀出现在月华道人的脑门上面,寒芒乍射,让玉华真人浑身变得透体冰凉的,脸上写满了绝望二字。

    按照修界的等级来说,这玉华道人不过才是个元婴境界中期而已,就这实力也敢来挑衅陈锋,这不是找死是什么?若是陈锋没有恢复实力之前,或许他还有些许的可能,但是现在,他在陈锋的眼里只不过是一蝼蚁。

    “米粒之珠也敢大放光华,你们金光洞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挑衅我,我看你们金光洞是想要灭门了。”陈锋的语气冷冰冰的,里头充满了一股萧杀的味道。

    玉华道人心神一震,想要说话,却被陈锋冰封着,若是他知道这个草包将军如此厉害的话,恐怕她第一件事请就是把那葛旬给逐出师门,而不是来找陈锋报仇。

    “锵!”的一声,青龙偃月回到了陈锋的手中,瞬间便不见了踪影,陈锋一巴掌把包裹着玉华道人的冰块给拍飞了出去,并且声音冷冷传到玉华道人的耳中道:“修行不易,这次我饶你一命,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金光洞的人,否则见一个我杀一个!”

    陈锋的身体拔空而起,一瞬间便飞回到了自己的船上去,仿佛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而玉华道人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夜还是那么的安静,桑黎公主睡得还是那么甜。

    陈锋回到了桑黎公主的房间,继续在那一堆竹简里面躺下来,其实刚才并非是陈锋变得善良了,大方的放过玉华道人,而是刚才来的练气士并不是只有玉华道人一个,起码陈锋察觉到不下于五个练气士在窥探着,而且这个五个炼气还不是一伙的,也就是说他们分别代表了五方不同的势力。

    所以陈锋刚才没有杀玉华道人,并且还使出了大威力的招式来警告他们,你们最好不要来惹我,否则你们的下场就会和玉华道人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陈锋的警告有着震慑力,这一天晚上,陈锋果然再也没有发现有宵小在窥探他们了,连那玉华道人都被他一顿暴揍的,毫无还手之力,而其他那些窥探的人,又有几个敢于拍着自己的心口,说自己比玉华道人还要强的。

    第二天,弃船登陆,从今天起,他们便已经算是在魏国的国境内了,不过从这里前往魏国的都城还需要两天的时间,士兵和公主的队伍终于松了一口气了。

    这一路上,很多人多久没有感觉到什么太过危险的地方,就算有很也顺利的就解决了,其实他们并不清楚,真正的危险早就被陈锋给提前解决掉了,他们自然不会得知,就好比玉华道人的事情一样。

    所有在大多数士兵的眼中,陈锋这个草包将军还是那个草包将军,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平常不是钻进公主的车厢里面睡大觉,就是不见人影。

    “主公,我刚刚收到墨门传来的最新情报,魏王要对你不利。”

    就在他们刚踏上魏国没多久的时候,赖星儿便找到陈锋向他报告道,与他同来的还是铁秀娘子。

    现在他们两个可以说已经把自己的命运和陈锋连接在一起,陈锋输,则墨门亡,哪怕赖星儿知道陈锋实力高强,但依然还是免不了的担心。

    “从我救下龙阳君的那一刻开始,这件事情早已经有了预料了,赖星儿,你知道我什么要来魏国吗?”

    陈锋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讶,似乎这件事情早已在他的预料当中,他救了龙阳君,还灭了魏王的人,如果魏王这都不发飙,还对他陈锋笑吟吟,以礼相待的话,那陈锋可就要高看魏王一眼了。

    “主公莫不是送公主出嫁吗?”

    赖星儿倒是楞了一下,陈锋这个大将军,奉赵王之命,护送公主出嫁的事情,天下皆知,难道他还有别的目的?

    陈锋不屑的冷笑一声,转头看着公主的马车厢徐徐的道:“很快就不会再有赵国的公主,也不会再有魏国公,何来送嫁一说,魏国便是这飞龙在天之地,等着唱戏的人都会登台,怎么能少得了我陈锋呢。”

    赖星儿和铁秀娘子眼睛齐齐一亮的,主公莫非要……登上舞台。

    虽然赖星儿和铁秀娘子猜测的不错,不过他们的层次还是太低了,只有陈锋才知道,真正登台的并非是秦国,又或者是赵、燕、齐、楚、魏、韩六国,而是截阐两教之争。

    为什么会选择魏国作为战场,原因很简单,因为天时地利人和,赵国公主出嫁不过只是一个明面上的理由而已,就好比打架之前,总得有个理由,甭管这个理由是多么的荒谬都好。

    陈锋现在也不算是孤身寡人的,明面上有墨门支持他,暗地里自然有截教在帮他,说得好听点,他就是截教推出来的代理人,说的难听点,他就是截教的一枚棋子。

    当然他这枚棋子会不会乖乖的听话,那可就得两说了,起码目前来说,截教和陈锋的目的都是一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