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二十五章 谈情说爱
    没多久后,就看到铁秀娘子乘坐着一艘小船出现在陈锋的面前,在即将靠近大船的时候,看见她纵身一跃,落在河面上,脚尖在水面上连点,然后身体拔空一跃,潇洒而轻松的落在了大船上面。

    “想不到大将军船上还有高人的存在,大将军,你刚才说的话可是当真?”

    铁秀娘子也不咻,竟然一个人单刀赴会的,不过江河面上全都就是她的人,从严格上来说,她也算不上是单刀赴会。

    “当真,你想要龙阳君还不简单,只要你留下来,龙阳君自然就是你的人了。”陈锋咧嘴一笑的道。

    “什么意思?”铁秀娘子一怒的道。

    “意思很简单,赖星儿看上了你,他想要娶你,只要你嫁给赖星儿为妻,那你就是我们自己人,当然龙阳君自然也就不成为问题了。”陈锋懒洋洋的道。

    “赖星儿!你可是你的意思。”铁秀娘子没想到陈锋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恼怒的看着赖星儿道。

    “主公说的没错,铁秀,你我当年有情,你碍于师命,不得不嫁给了那侯天翔,现如今侯天翔已经死了,我实在是不忍心再看到你沦落于此,每天与一帮水匪为伍,不如跟我一起辅助主公,共谋大业岂不是美哉。”赖星儿一咬牙大胆的道。

    “哈哈哈……赖星儿,少提我们当年的情分,若不是当年你临时退缩,我又岂会嫁与那侯天翔为妻。如今你已贵为墨门巨子,而我是水匪的头领,大家各有各的生活,我们的情分早已缘尽了,休得再提此事。这个草包将军不学无术的,手中无权无兵,此行前往魏国送死,谁不知道他这个大将军的头衔名不符实的,你辅助他只不过是死路一条罢了,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开的好。”铁秀娘子激动的道。

    虽然她口口声声的说跟赖星儿没有了情分,但是在对他的抱怨中,还是能够听得出来,她还是关心他的。

    “铁秀,休得胡言乱语,我家主公胸有韬略,文武双全,又岂是你想到那样简单,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再回去当那水匪的,铁秀,我想你,****夜夜都想你。”赖星儿激动的一把握住了她的手道。

    陈锋在一旁听得牙齿有些发酸,谁特么说古人不懂谈情说爱的,他们爱起来一点也不比现代人差,陈锋凭着他对女人的了解,早已经看出来了,虽然这个铁秀娘子依然口硬不肯答应,但是她的心却已经是软化了,看来此事可成。

    铁秀娘子的手被赖星儿抓住,脸色一红,用力甩了一下,却甩不开,顿时恼怒的瞪了他一眼,终究还是心软道:“放开。”

    “不放,铁秀,这辈子我赖星儿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的。”

    赖星儿这家伙就好像是情圣上了身似的,突然间想起了陈锋对他说过的话来,男人要霸气一些,顿时大胆的把铁秀娘子一把拥入了自己的怀里面道。

    铁秀娘子先是挣扎了一翻,然后不再动弹,顺从的被赖星儿拥在怀里,变得泪眼婆娑的,赖星儿心里面一喜,暗道:“主公果然是个高手,就连在追女人方面都如此有经验,果然强硬一些,女人才会喜欢。”

    要是陈锋知道这家伙这么看待他的话,估计会忍不住一脚把他踹到河里面去,他哪里教给这家伙这些龌蹉的手段了,只不过是让他身为一个男人,要他强硬一些罢了,哪知道这家伙无师自通的,不仅把陈锋的提点付诸于行并且还青出于蓝。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铁秀娘子突然一把推开赖星儿,突然一下子向陈锋出手,身形如电般落在了陈锋的身边,并把手放在了陈锋的身上道:“大将军,你此去魏国必死无疑,我不能让赖星儿跟着你去陪葬,把龙阳君交出来。”

    “铁秀,你这是干什么?还不快点放开将军。”正沉浸在温柔中的赖星儿哪里会想到她竟然会突然对陈锋出手,顿时让他又急又气的道。

    他担心的不是陈锋的安全,而是担心她因为会激怒陈锋没了性命,然而铁秀可不知道陈锋的身份和实力,依然把手抵在他的身上道:“赖星儿,你说你爱我,那你就留下来帮我,这个草包将军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去效忠的,我也不怕坦白的告诉你,就算我让你们通过这里,你跟着这个草包将军,就算有你墨门的全力相助,他也抵达不了魏国,前面全都是要他命的人,已经有人了下必杀令,悬赏千金,要取他的项上人头。”

    “铁秀,你……你闯大祸了,你还不快点放开主公。”

    赖星儿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然而他竟然不是求铁秀娘子放过陈锋,而是……恳求陈锋不要怪罪她。

    “赖星儿,我看你是糊涂了,这个草包将军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药,让你如此不顾一切的维护他。”铁秀娘子对赖星儿怒其不争的道。

    “不!他没有糊涂,糊涂的是你,铁秀娘子,你是否想过,为什么一个堂堂正正的墨门巨子,却要在本将军的面前求我我放过你,而不是求你放过我。”陈锋对她微笑的道。

    “为什么?”

    这也是铁秀娘子最为想不通的事情,这时候,陈锋才懒洋洋的开口道:“因为……他害怕我会杀了你。”

    “荒谬!你已经被我所制,你只要妄动一下,我就会取你的狗命,这河道里全都是我的人,你如何能杀得了我?”铁秀娘子不相信的道。

    “很简单,因为……你根本杀不了我。”

    陈锋对着铁秀娘子咧嘴一笑的,他身上的气势突然释放出来,咔嚓的一声,铁秀娘子顿时如遭泰山重压,双膝一曲,跪在了陈锋的面前,脸色苍白,连动弹都动弹不了,心里面早已经是惊涛骇浪的了。

    不过陈锋并没有对她威压太久,很快就收了回来,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而是背着双手,看着海面上的那些水匪,用一种相当不屑的语气来讽刺道:“只要我愿意的话,我要杀了他们不费吹灰之力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动手吗?是因为赖星儿一直在为你求情,否则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够站在我的面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