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二十四章 风趣幽默
    “铁秀娘子,我倒是有些好奇,那龙阳君的姿色的确不错,不过你确定你真的喜好这种类型的?他可是弯的,最多只能和你成为好姐妹。”

    陈锋这家伙一想起龙阳君那双时常看他时的哀怨眼神,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道,要不是他答应了龙阳君要保他,陈锋保证二话不说,就把他交出去了。

    “呵呵,大将军真是个幽默风趣的人,如果大将军愿意留下来的话,铁秀愿意以身相待。”那铁秀娘子对陈锋抛了个媚眼道。

    陈锋看着铁秀娘子那黝黑和粗糙的皮肤,顿时打了个更大的寒颤,做水匪风吹日晒雨淋的,而且这年头还没有什么化妆品和保养品,能好看到哪里去才怪呢。

    “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铁秀娘子,你的条件本将军不能答应你,龙阳君我保了,没人能动他一根毫毛。”陈锋一想到这里的时候,顿时不愿做再待下去,站了起来道。

    “大将军莫非要一意孤行吗?”铁秀娘子也并非真的看上了他了,顿时拉下了脸来道。

    “这好日子过得不容易,这头死了相公,那头又要养着一大帮子的水匪,铁秀娘子又何必惨呼这些破事儿,行了!就这样吧。”陈锋言尽于此,也懒得再跟她废话的。

    “大将军既然来了,想走可没有那么容易,大将军,你可别忘记了,这里可是江河,不是在赵国。”

    铁秀娘子毫不相让的道,意思是让陈锋自己掂量掂量,他不把龙阳君交出来,就别想离开这里。

    陈锋看了她一眼,突然邪气一笑的道:“铁秀娘子,你太过高估你自己了,你们……不过是一帮水匪!”

    “把他们给我拿下!”

    铁秀娘子一拍桌子大声恶狠狠的道。既然谈不拢,那就来硬的,她铁秀娘子就不相信,煮熟的鸭子还能够飞了。

    “且慢!铁秀娘子,你真的要对付我家主公,你可要三思,这后果是你承担不起的。”最不愿意看见的一幕发生了,赖星儿急忙开口道。

    “赖星儿,我铁秀娘子已经看在你们墨门的份上,只是让你们将军把龙阳君交出来,并没有刁难他,你们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墨门虽然势大,但是铁秀娘子还真未必会害怕。

    赖星儿对这个女人又气又无奈的,他这是为了救她,而不是害她,怎知这女人一点也看不透,顿时拿出一个黑色的令牌来,放到铁秀娘子的面前道:“墨门巨子令一出,全天下的墨门都会对你们进行绞杀,铁秀娘子,还请三思。”

    铁秀娘子瞳孔一缩,看见赖星儿的墨门巨子令,显得有些犹豫不决的,墨门巨子令只有一枚,一但赖星儿对她使用了巨子令,恐怕他们这些水匪将会没有一天的好日子过。

    铁秀娘子想了想,突然心生一计,然后显得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道:“赖星儿,算你狠,来人,送他们回去。”

    赖星儿看到铁秀娘子终于妥协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来,这铁秀娘子何尝知道,赖星儿不是要威胁她,而是在救她。

    陈锋倒是颇有意思的看了一眼赖星儿,这家伙不击溃余力的救这个铁秀娘子的命,难道他喜欢这个粗糙的女人不成?

    之前载他们过来的水匪,从原路把他们送了出去,而一直站在铁秀娘子身边的一个男人倒是抱怨的道:“铁秀娘子,莫非我们就这样放他们走了?”

    “哼!放他们走?想得美!找几个水性好的兄弟,偷偷潜入水底,把他们的船给我凿沉了。”铁秀娘子面色阴沉的道。

    “还是我们家的铁秀娘子高明。”那男人顿时兴奋的出去找人去了。

    船上的众人看见陈锋和赖星儿平安无事的归来,才安下心来,回到了船上后,陈锋才看着赖星儿意味深长的笑道:“赖星儿,看不出来啊,你口味倒是挺重的,铁秀娘子那皮肤是黑了点,不过屁股大好生养。”

    赖星儿脸儿一红的,估计是被陈锋戳中了他的心思,虽然他极口否认的,但是怎么能瞒得过陈锋这个情场老手的。

    “既然你喜欢她,那我就留她一命好了,不过你一个大男人的,喜欢她就直言好了,扭扭捏捏的干什么?不过她的身份可不太好,你要真喜欢她的话,就不能让她再干这个了,实在不行你就强来嘛,男人就要霸气一点,一个老娘们都不咻,你一个大老爷们的怕啥,我看她对你还是有好感的,好歹你也是墨门巨子。”

    心思被戳穿的赖星儿,一张脸早已经红成了烂苹果了,他没想到自家的主公竟然这么的……无耻,不过这似乎倒是个好办法。

    “大将军,不好了,水手察觉到水底好像有动静,似乎有人正在河底下面凿我们的船。”就在这时候,一名船工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向陈锋汇报道。

    “什么?主公,这铁秀娘子竟然出尔反尔,实在是太过份了。”赖星儿顿时调教的道。

    其实整艘船一直都在陈锋的感应当中,那些个水鬼自然难以逃过他的感应,陈锋淡定自如的道:“慌什么慌的,他们想凿船那就让他们凿呗。正好给了我们一个借口,把那老娘们虏来给你当媳妇儿。”

    “主公,他们都是水匪,精通水性的,我怕……”在大是大非的面前,赖星儿倒是没有迷糊,焦急的对陈锋道。

    “有我在,你怕什么,几个水匪而已。”

    陈锋嘴角冷笑一声,手指暗中掐了一个符印,那几个正在河底下面凿船的水匪,突然闷哼一声,好像有人在掐住了他们的脖子似的,嘴巴张开,大口大口的河水往他们的肚子里面灌了进去,哪里还忍受得了,不得不浮出水面来。

    “回去去告诉铁秀娘子,就说我请她上船做客,她不是想要龙阳君吗?我可以满足她的要求。”

    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刚才人家宴请了他,陈锋自然不能拍拍屁股走人了,还得帮赖星儿实现他的愿望呢。

    那几个水匪自知遇到了高人,不过他们并不清楚到底是谁,急忙慌慌张张的逃了回去,向铁秀娘子汇报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