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二十一章 纸包不住火
    扑通扑通的几声,水花溅起。四个金光洞的弟子,毫无反抗之力,就被士兵们扔下了河里去了,让他们感觉大快人心的。

    他们再厉害又怎么样,还不是跪在了将军的面前不敢反抗,他们可不清楚这四个人到底遭遇了什么,还以为他们是害怕陈锋,毕竟从头到尾,陈锋一直背着双手,根本就没有对他们出招。

    而那四个人早已是恐惧万分的了,以他们四个的实力,竟然在这个草包将军面前不堪一击的,甚至下场比他们的师弟葛旬还要惨。

    大船轰隆隆的行驶了起来,顺着河道,往魏国的方向而去,而魏国派去追杀龙阳君的人被全灭,终究还是被魏王所获知了,这天下原本就没有包火的纸,并且当天火烧院子,窄巷围攻的动静可不小。

    “砰!”的一声,一只牛角杯子摔落在地,变成了四分五裂,魏王怒不可遏的道:“此事可当真!”

    “魏王请息怒,那草包将军的胆子太大了,竟然敢出手相助那龙阳君脱困。”一个流着山羊须,带着方帽子的老者跪在地上道。

    “哼!区区一个赵国的将军也敢多管本王的事情,来人啊,把他去给我抓回来。”魏王生气的道。

    “魏王不必动怒,此去路途遥远,若是我们贸贸然派兵出去,很容易会引起赵王的不满,而那草包将军正在护送赵国公主出嫁我们魏国,此番他们正由水路前往我们魏国,等那草包将军到了我们魏国之后,再行处置他也不晚。”那老者急忙劝说魏王道。

    魏王的脸色一番变换后,觉得此话有理,既然那草包将军自己送上门来,他又何需花费功夫去把他擒获的,倒不如给他来个瓮中捉鳖的,岂不是美哉。

    “那龙阳君是否在那草包将军的队伍里面?”魏王收敛了怒气问道。

    那草包将军固然坏了他的大事,让魏王不爽,但是他更为关心的是龙阳君,应该说是龙阳君从魏国偷走的东西。

    “根据探子的回报,那龙阳君一直留在那草包将军的队伍里面,未曾离开过。”说话的人是一名魏国的上大夫,也是魏王最为信任的人。

    “好!严密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有什么事情,立即向本王回报。”魏王下令道。

    …………

    陈锋正坐在船上悠哉悠哉的抽着自制的烟草,吞云吐雾的,而桑黎公主则是颇有意思的看着他,感觉甚是有趣儿。

    这个草包将军年龄并不大,他也不像那些老头子那般的啰嗦,并且对于桑黎公主的一些不合规定的举动,他也不闻不问的,桑黎公主愿意干嘛就干嘛。

    而且桑黎公主发现和他聊天的时候,这个草包将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甚至很多知识和观点都深深的震撼到她,一点儿也没有外面传言的那般不学无术,不知道为何,众人都称呼他为草包将军。

    “大将军,刚才你所言的人人平等的社会是真的吗?”桑黎公主想起了刚才和陈锋的聊天来,忍不住好奇和向往的道。

    “当然是真的,当然所谓的人人平等,还是无法做到的,不管是在任何的时候,人必然会分为三六九等,精英人士掌控更多的资源,这是由个人的能力所决定的,但是起码上能够做到人人平等。”陈锋说的正是地球上的事情。

    “要是真有一个这样的国家就好了。”桑黎公主憧憬的道。

    “会有那么一天的,公主。”陈锋吐出来一个烟圈道。

    “主公,若是人人平等,那要如何维系国家的安全和稳定,到时候岂不是更乱了吗?”正在一旁的赖星儿激动的问道。

    “开民智,竖观念,以法治国,只有做到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才能够真正称得上是人人平等。”

    “当然了,这条路还很长很长,现在就想要实现,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如今六国各自为政,连年战乱不休,百姓流离失所,大国吞并小国,小国密谋推翻大国,苦的……始终还是老百姓。”陈锋叹息了一声道。

    赖星儿却是眼睛一亮的,陈锋刚才所说的治国理念,和他们墨门的法理和法治竟然不谋而合,也许他永远也无法理解陈锋口中所说的那个真正的意思,但是却不妨碍他对陈锋露出了崇拜的表情来。

    师尊果然没有推算错误,真正的命运是在这个草包将军的身上,想到这里的时候,赖星儿已经替陈锋想得更远了。

    陈锋哪里知道什么治国理国的玩意儿,他只不过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他可没有真的打算当什么皇帝的,就连魔帝他都不想当,还当皇帝呢。

    所以赖星儿最终换来的结果,恐怕只能是失望了,因为陈锋这家伙打算把万里龙玺弄到手后,就想办法走人,管他们连年征战不休的,管特么的百姓流离失所的,管他是六国还是七八国的,这跟他陈锋又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但是陈锋却不知道,他随口胡扯的一些见解,要领先这个时代上千年的光阴,早已经把赖星儿和桑黎公主给震撼到了,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

    就在此时,突然有士兵进来报告,说是前面的河道发现了大量水匪活动的踪迹,陈锋顿时眉头一皱的,心中暗道:“莫非又有不怕死的家伙送上门来了?”

    他站了起来和赖星儿离开船舱,出去外面看看是什么情况,这一路,陈锋就没有想过会有太平安稳的日子,他们这么大的一个目标,这么肥的一块肥肉,还得罪了这么多人,要是他们不张开嘴巴咬伤一口的,那才叫有古怪呢。

    陈锋来到船头,看见河道的前面百米处出现了一支船队,古怪的是,这只船队的人头上都戴着绿头巾,让陈锋一阵牙酸的,估计这年头还没有戴绿帽子的典故。

    这些水匪的穿着和兵器都是参差不齐的,有些甚至还拿着烧火棍子来当武器,连铜器和铁器都少,在这个时代,铜铁那可是限制品,数量也少,而且管制很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