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一十五章 必死的困局
    窄巷里面的陈锋他们,被敌人团团的包围着,前有攻城弩箭对着他们,窄巷上方全是密密麻麻的弓箭手,形成了一个必死的困局。

    “魏王何必要赶尽杀绝呢,龙阳君已经离开了魏国,我可以向魏王保证,从此世上再无龙阳君可否?”

    荆鸿飞王往前走了几步,对那个身材盔甲的男人一字一句的道。

    草庐第一剑客的话,就算是魏王也得给他几分面子的,然而这些杀手似乎已经铁了心,只见那身穿盔甲的人对着荆鸿飞拱手行了一礼道:“魏王有言,他只要龙阳君一人,草庐剑王虽然剑术无双,但是剑王一个也难以护他周全,剑王若是答应把龙阳君交给魏王,魏王必然对剑王感激不尽。”

    这个身穿盔甲的男人已经把意思说得很清楚了,魏王只要龙阳君一个人,虽然荆鸿飞剑术无双,不过他再厉害终究也只是一个人,他想要护住龙阳君还不够资格。

    荆鸿飞叹息一声,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若论单打独斗,没人是他对手,但是现在人家可不是跟他单打独斗,他就算剑术再厉害的,也难以护得了龙阳君的周全,就算今天躲过了一劫,下次定然还会派人追杀。

    除非带着龙阳君去投奔可以跟魏国对抗的齐国,以求获得周全,然而现在距离齐国还很远,仅凭他一人之力,未必能够护送龙阳君安全前往齐国,不过……就算龙阳君去到了齐国,怕且他也会被齐国软禁起来。

    “这天下之大,怕是没有多少敢于得罪魏王而收留龙阳君的地方,这可怎生是好?”荆鸿飞有些头疼。

    他这个草庐第一剑客,倒不是说龙阳君出了多少的代价来雇请他保护,而是他曾经欠了龙阳君先辈的一份情,所以他明知道会得罪魏王也不得不保护龙阳君出逃。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荆鸿飞既然不能违情谊把龙阳君交出去,那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只见荆鸿飞手中的剑突然“锵”的一声,飞了出去,一剑便跨越百米,轰隆的一声巨响,碎屑满天飞,已经把前面的三架弩车给轰了个稀巴烂的。

    “御剑!”

    赖星儿看到荆鸿飞这一剑,顿时失声惊叫起来,他原本以为自己纵使不敌荆鸿飞,应该也不会相差太远,现在看到荆鸿飞竟然御剑杀敌,顿时看傻眼了。

    御剑通常只有练气士方有这等能力,没想到荆鸿飞竟然已经以剑入道,不再是一名普通的剑客。

    而且以剑入道的练气士,在武力上一般要比普通的练气士强大许多,这也是许多剑客一辈子梦寐以求的事情。

    荆鸿飞一剑轰烂了三架弩车之后,并没有回来,而是悬空停在了那身穿盔甲的男人的面前,并且抵在他的额前,那身穿盔甲的男人,看到锋利的剑刃横置在他的额头上面,顿时冷汗如雨的,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让开路来,放我们走,否则我便杀了你。”荆鸿飞心神与剑联系,抵在他的额头上面,一字一句的道。

    “就算我放你离开这里,你们也走不出这个地方。”那身穿盔甲的男人十分紧张的道,担心那把剑一下子刺穿他的额头,要了他的小命。

    “命令他们后撤,让我们过去?”荆鸿飞何尝不知道这个理,但是重要尝试一下。

    “让开。”

    那身穿盔甲的男人叫了一声,那些在屋顶上面全部用弓箭对准他们的人,全部后撤,而窄巷里面的敌人也让出中间的一条路来。

    “我们走。”

    荆鸿飞带头先走,而他的剑依然还稳稳的抵在那家伙的额头上面纹丝不动的,只要他有任何反常的举动,这把剑就会破开他的头颅。

    然而陈锋却没有动,看着这些家伙,表情似乎很是不爽,特么的,他们追杀龙阳君关他陈锋一毛钱的事情的,他为何要跟龙阳君这家伙去逃命?被追杀?

    这些家伙一来就烧了他的院子,还杀他的士兵,这个仇要是不保,他陈锋的气怎么能顺得下来,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条白色的身形从屋顶上面落了下来,来人是一个鹤脸的中年男人,他看着荆鸿飞操控的飞剑,不屑的冷笑一声,

    只见他手指一捏,荆鸿飞抵在那盔甲家伙额头跟前的剑突然扭曲了几下,然后发出叮当的一声响,荆鸿飞的剑已经掉落在地了。

    而荆鸿飞用心神去控制的剑,突然间被人掐断,心神受损,感觉心口就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似的,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落地之后,蹭蹭蹭的后退了几大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顿时惊骇的看着这个鹤脸男人。

    “将军不用慌张,我是来帮你的。”那鹤脸男人回头对那身穿盔甲的家伙阴森一笑的道。

    “请问您是?”那身穿盔甲的家伙大半天才反应过来,在震撼之余,急忙小心翼翼的向这位鹤脸男人问道。

    “在下葛旬,来自于玉泉山金光洞。”这鹤脸老者傲气的道。

    这身穿盔甲的家伙顿时吁了一口气,马上毕恭毕敬的对他行了一礼道:“原来是玉泉山的仙长驾临,多谢葛仙长的救命之恩。”

    而荆鸿飞和赖星儿瞳孔齐齐的一缩,这个人竟然是玉泉山的练气士,这次可麻烦了,要是这葛旬是魏王请来帮忙的,那今天谁也走不了啦。

    “不用多礼,我这次来是要拿他问罪的,路过此地,正好帮你一个忙。”那葛旬用手一指陈锋,冷笑一声的道。

    “什么?这个练气士竟然是冲着陈锋来的?”赖星儿和公主齐齐的一惊,不知道陈锋何时得罪了一名练气士。

    尤其是赖星儿,他投靠了陈锋,这个时候,总不能扔下他不管,只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道:“这位仙长,不知道我家主公何尝冒犯了仙驾,如有得罪之处,我们定然向仙长请罪。”

    其实这个葛旬一出现的时候,陈锋就已经察觉到了他的踪迹,只不过他一直按兵不动的,打算看看这家伙想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