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躺着中枪
    陈锋回到了院落没多久后,突然便有人上门拜访,不过找的不是他,而是来找桑黎公主的,来人是一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儿,长相妖异美丽得让陈锋都有些嫉妒。

    而且跟随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让陈锋意想不到的人,而这个人就是今天跟他打了一个照面的草庐第一剑客。

    能够让第一剑客保护的人,陈锋就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公子哥儿绝对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果然,那公子哥儿见到了陈锋后,眼睛一亮的,然后热情的对陈锋道:“龙阳君见过大将军。”

    “噗哧……”

    陈锋把刚刚喝下去的一口茶水全都喷了出来,全部一滴不剩的落在龙阳君那娇俏的脸上,陈锋的心里面此刻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跑过去,这家伙就是龙阳君?那个比女人还要妖艳的死玻璃?

    “大将军怎么了?是不是被呛到了?”龙阳君满脸都是茶水,竟然不怪罪陈锋的无礼,反而拿出一条带着香味的香帕来,要帮陈锋抹去他嘴角上面残余的水渍。

    陈锋顿时打了个哆嗦,感觉自己后面的太阳花一紧,脑袋向后一仰,避开了龙阳君的手,站了起来道:“不好意思,本将军刚刚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儿没有办,暂时先失陪了。”

    陈锋说完这句话后,好像屁股着了火似的,三步两步就离开了这里,那速度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一出到外面,这家伙便一阵呸呸呸的骂道:“去他娘的,这死兔子爷差点害得老子晚年不保,真特么晦气。”

    至于那龙阳君来找桑黎公主到底所为何事,陈锋现在都懒得去关心了,不料他一抬头的却看到那草庐第一剑客正在看着他,陈锋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和他打了一声招呼。

    “荆前辈,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呵呵,大将军,走得这么急去哪里?”荆鸿飞收回目光,对他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来道。

    “刚才吃坏肚子了,去拉屎,不对去上茅厕。”

    陈锋脱口而出的道,并用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荆鸿飞,心里面却在想着,不知那龙阳君有没有和这个草庐第一剑客……那个,一想到这里的时候,陈锋顿时打了个哆嗦的,赶紧离这荆鸿飞远一点。

    “呵呵,大将军果然是个性情中人。”荆鸿飞对陈锋露出了一个欣赏的目光来。

    “呵呵,荆前辈过奖了。”陈锋拱了拱手,在心里嘀咕着,什么性情中人的,这老家伙不就是想说他陈锋是个草包吗。

    都快百岁的人了,还特么保持着一副小鲜肉的样子,就算不跟那龙阳君有一腿的,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好鸟,陈锋这家伙妄自菲薄的道。

    其实人家荆鸿飞保持这副容貌,还真的跟那龙阳君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荆鸿飞自从二十三岁后,便突然生了一场怪病,然后便一直保持着这副不老的容貌,只不过陈锋这家伙一向不关心这些事情,自然也就不清楚了。

    陈锋打了几个哈哈,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荆鸿飞怒哼一声,然后便看见密密麻麻的火箭从外面射了进来。

    一阵噗!噗!噗!的声音,只见那些从外面射进来的火箭,全部落在院子里面,而且沾物既燃的,仅仅只是一眨眼的时间,院落里面便火光冲天的了。

    “敌袭!敌袭!”

    院子里面的兵士急忙大叫了起来,现场倒出都是冲天红光,已经乱成了一片了,而陈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的难看。

    他之前一心只顾着提防练气士了,却忘记了这一茬,这里可不是和平的地球时代,陈锋虽然现在恨不得出去把那些放火箭的家伙给掐吧死,但是一想到公主可能会有危险,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急忙向大厅跑过去,而荆鸿飞和陈锋的目的一样,不过他是赶去保护龙阳君。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阵打杀的叫喊声,应该自己的兵士正在和敌人打斗,陈锋也顾不得许多,紧随着荆鸿飞进入了大厅里面,看见大厅里面也着火了,好在公主没事,他总算是松了一口的,立刻跑过去一把抓住了桑黎公主的手道:“公主,我先送你离开这里。”

    说完之后,陈锋便护送着桑黎公主离开了这里,而荆鸿飞也护送着龙阳君跟在他们的身后面出来,只见外面早已经是火光冲天的了,到处都是大火和浓烟,而那些普通的士兵普通根本连路都看不清楚的,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敌人。

    这些烟雾对于陈锋倒是没有太大的影响,他拉着公主的手,在院子里面快速的穿梭着,打算先把公主带到一个安全的区域再说。

    而且陈锋现在还有一个疑问,这些刺客到底是冲着他来的?还是冲着那龙阳君来的?这些刺客早不来晚不来的,龙阳君到了这里才没多久,就出现了刺客,而且看起来还不像是普通的此刻,这种手法像是军队的手法。

    虽然那春申君跟他陈锋有仇,但陈锋料想那春申君还不至于会这么疯狂的为了杀他,而得罪赵国,最多也就是找到刺客啥的来暗杀他,而不会连公主也干掉了。

    但是现在很明显,对方是无差别攻击,所以陈锋才会料想不到有人丧心病狂的对他们放火箭,打算把他们一锅端了。

    陈锋拖着桑黎公主,一路上避开起火的地方,七拐八拐的离开了院落里,刚出到外面,便看到了十多个蒙着黑巾的人,手中拿着长刀,对他们杀了过来。

    陈锋还没有出手,便看到一条白光向他们飞了过去,刷刷刷的几声,就看到那些蒙着黑巾的人,脑袋齐刷刷的飞了起来,而出手的人正是后面的荆鸿飞。

    “龙阳君哪里逃!”

    就在这时候,听到一声爆喝,只见三个手持青铜长剑,脸上带着面具的人,身如蛟龙般的向后面的龙阳君杀了过去。

    陈锋顿时忍不住臭骂了一句,特么的,老子果然是躺着中枪,这些杀手分明是冲着龙阳君那个死混蛋来的。

    他就说呢,春申君再牛的,他也没有这么大胆,敢冒着得罪赵国的危险,动用这种极端的手段来对付他陈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