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一十一章 马车失控
    正好这一路上,大家也走得很辛苦,就算公主也快受不了,自然不会对他提出来的这个要求有什么异议的。

    这荒山野岭的生活,虽然不愁吃喝的,但总归不是那么方便,一连走了十多天的路程,大家也都累了,而且队伍也需要补充一些食粮。

    既然是送嫁的队伍,自然不可能会去住客栈,也不安全,所以陈锋让人直接包下了一个大院子来供公主休息。

    这座城池属于边陲的一个小城池,属于一个三不管的地带,也不属于任何一个诸侯国的范围内,这大漠风沙的,原本这里只是一个来往的驿站,不过随着来来往往的人多了,这里便成为了一个大的城池,

    而且这个地方没有经历过战火的洗礼,反而变得很是兴旺的,而其余的诸侯国也需要一个缓冲的地带,所以这个三不管的地方,反倒变成了一个自由进入的地方。

    不过这里可不太平,像那些什么杀人犯的,通缉犯的,还有侠客,盗贼、小偷等等,全都在这个地方出现,不过他们一般都不敢去惹那些带有护卫的权贵,最多只是小打小闹而已,无非是干点什么偷摸拐骗之类的事情,可不敢去惹什么大事的,担心会得罪了什么权贵的,不小心被人给干掉了。

    而陈锋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城,自然会引起很多人的围观,不过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看到队伍里面那数百全副武装的士兵时,根本不敢去打他们的主意。

    不过在人群中,有一个身穿白衣,脸瘦如鹤的男人,却是对他们露出一双阴狠的目光来,而这个人正是葛均的兄长,名字叫做葛旬,是一名实力强大的练气士。

    直到陈锋的队伍进了城后,葛旬才把目光收了回来,转身离开,不过在他转身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这男人被撞了一下,看见撞他的只不过是一个瘦弱的家伙,而且没有同伴,顿时恼怒的一把抓住了葛旬的衣襟,举起拳头来恶狠狠的威胁他,让他赔钱。

    葛旬目光一凝,落在他的身上,而那个三大五粗的家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看到一头吊睛老虎正张开血盆大口看着他,顿时吓得他打了一个冷颤,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去,并且大叫:“有老虎,有老虎……”

    周围的人听到他的叫喊声,先是一阵惊慌,然后发现这里是城里面,哪来什么老虎的,顿时一个个恼怒的看着这个散布谣言吓唬他们的家伙,而此刻葛旬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了。

    被葛旬吓得坐在地上那家伙吗,抬头重新看了一遍,发现自己正在人群当中,周围哪里有什么吊睛大老虎的,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难道刚才自己看花眼了不成?

    队伍住宿补给的事情,自然不需要陈锋这个大将军去操心,不过赖星儿可就没有那么空闲了,之前出现了刺客和夕阳武士,他自然要为陈锋的安全所操心,不敢大意的,正在仔细的检查院落里面的每个一个角落和死点,不让刺客有可乘之机。

    然而这头他还没有检查完,那头陈锋却是兴致勃勃的离开了院落,说是有些闷得慌,打算出去逛逛,而且还不带护卫,这让赖星儿着得快要上火了,只好放弃了检查,带着几个护卫急火缭燃的跟了出去。

    而陈锋这个草包将军还有一个让赖星儿很头疼的坏习惯,就是他不喜欢有护卫跟得他太近了,否则这家伙就会发飙,所以赖星儿还得把护卫分散开来,不敢离得他太近的,但是也不敢离他太远,以免被刺客有机可乘。

    其实赖星儿哪里知道,陈锋本来就打算用自己来做饵,钓出那些藏在水中的鱼儿来,他自然不能够大张旗鼓的,每次出去都带着一百几十人拉风的出去,那样根本不会有效果。

    陈锋之所以一安顿好公主,就马上要出去,是因为刚才他感应到了有人在使用术法,而那个时间段正是那个家伙看到吊睛大老虎的时候。

    这么一个边陲的小城,竟然有练气士的存在,陈锋自然不敢大意,所以想方设法的把那家伙找出来再说,起码他得确认这练气士不是冲着他来的。

    陈锋在这边陲城池里面,倒出闲逛了起来,不过其实这城池也不大,就那么一条街道的,没多久他就逛完了,不过陈锋一直没有感应到有练气士的存在。

    “莫非只是偶然路过这里?”

    陈锋嘀咕了几句,看到赖星儿他们几个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跟着他,顿时觉得有些好笑,这个赖星儿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太过婆婆妈妈的了。

    其实陈锋这家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多少人想要得到墨门巨子的保护,都没有这个荣幸,而他却还嫌弃人家。

    陈锋在街上逛了一圈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只好结束了闲逛,准备打道回府的,不过他才走了几步,突然看见前面一阵混乱,然后便看到了一辆失控的马车,正在向他狂冲了过来。

    “将军小心!”

    在他身后面大约有十米的赖星儿和几个护卫,看见一辆马车向陈锋撞了过去,顿时大叫一声,马上向他飞奔了过去。

    而陈锋一动不动的站在道路的中间,好像被吓傻了的样子,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眼看陈锋就要被马车撞中的时候,突然看到空中飞来一个白色的身影,一把落在了陈锋的跟前,一只手抓住了那匹发狂的马,只见他往下一摁的,那匹发狂的马顿时跪了下来。

    而此时赖星儿和陈锋的护卫也已经赶到了陈锋的身边,这时候,看到这名把马儿停下来的是一个年轻的白衣男子,在他的腰间上面还挂了一把镶嵌着红宝珠的佩剑,一看便知道这把剑不凡。

    “将军,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赖星儿急忙问道。

    “我没事,不用惊慌。”

    陈锋摆摆手的,示意他没有什么事情,这辆马车在撞到他之前,那匹发狂的马,便已经被这白衣男子给截停了下来,所以根本没有伤到陈锋一根头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