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零五章 战国四公子
    “可是赵国那个草包将军的队伍?”这老者似乎也听说过陈锋这个草包将军的事情道。

    “正是此人。”春申君点头颔首道。

    “那就等一会吧,让他们赶紧后退。”这老者听说是陈锋这个草包将军,不以为然的挥挥手道。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春申君的属下突然跑过来向他回报道:“主人,不好了,前面那队伍不肯退让,说是要我们给他们让路先通过。”

    “什么?对方真的这么说?”春申君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起来。

    “是的。”属下回报道。

    “岂有此理,区区一个赵国的草包将军,也敢如此放肆,回去告诉他们,让他们立即后退,把路让出来,否则别怪我对他们不客气!”春申君怒气冲冲的道。

    “是,主人。”春申君的属下急忙把春申君的话传达了出去。

    很快陈锋那边就收到回话了,顿时把这家伙彻底给惹毛了,恶狠狠的一拍桌子道:“告诉那些混蛋,让他们在一刻钟内给我滚蛋,否则别怪老子,不对,是本大将军发飙!”

    陈锋的话原字不动的,全部落到了春申君的耳朵,一下子让他怒不可歇的,区区一个赵国的草包将军竟然敢跟他叫板。

    春申君虽然没有手握兵权,但是他的门人众多,实力甚至比一些下诸侯国还要强大,哪里会咽得下这口气的,下令绝不后撤,就这么和陈锋的队伍横在了原地上,谁也不肯让步,这关乎面子的问题。

    “不肯后撤让路是吧?”

    陈锋的表情顿时变得狰狞了起来,而赖星儿一看不好,急忙过来劝说他,但是这次陈锋谁的面子也不给,要是连这个春申君都搞不定的话,他陈锋还试炼个屁的,干脆直接回家苟且偷生过完下半辈子算了。

    而无论赖星儿如何的劝说,陈锋就是一言不发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如同暴风雨前的宁静,让赖星儿感到头疼不已。

    在他的眼里,这种意气之争根本就没有必要,只要后撤一步,大家便可以相安无事的,而不是自找麻烦,而且那春申君的实力不弱,陈锋虽然是赵国的大将军,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手中也就那么点兵马,吓唬吓唬人还可以,但是在赵国的范围之外和这春申君杆上,并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

    陈锋的确是没事找事,而且还是他故意这么做的,这池塘的水如果不混乱的话,他陈锋如何能趁机捞鱼的呢,所以只能算这春申君碰到了陈锋,算他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众将士听令!马上集合,展开攻击阵型。”一刻钟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而陈锋阴沉着一张脸道。

    “得令!”

    然而陈锋手中的兵马可不管那么多,马上执行陈锋的命令,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攻击的阵型来,目标直指春申君的队伍,只等着陈锋的一声令下,便会毫不犹豫的向面前的队伍冲杀过去,而这个情况,估计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春申君的手下顿时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急忙回去报告给春申君听,虽然春申君的实力的确不弱,但是也得他的门人在这里才行啊,而他的队伍里面,虽有也有不少的护卫,但是和陈锋专业的将士相比,那可得差远了。

    陈锋嘴角露出了一鬼魅的抹冷笑来,春申君这猪头也敢跟他陈锋叫嚣,还真以为他陈锋是个草包不成?而春申君也没有想到陈锋的反应竟然会如此的过激,一言不合的,就要动手,果然是一个有头无脑之辈。

    但是现在春申君已经站在了舞台上了,而台下全都是观众,若是这个时候,他春申君退让的话,今天发生的事情,必然很快会传遍整个天下,说他春申君怕了这个草包将军,这件事情春申君是万万不可能会答应的。

    “不退,我还就不相信,这个草包将军真的敢下令攻击!”春申君怒气冲冲的道,命令队伍绝不退让,保持在原地不动。

    其实所有人都认为陈锋只是在吓唬吓唬人而已,可不敢真的攻击,甚至包括赖星儿在内,草包将军是草包了一点,但是不代表他没有脑子,要是这个草包将军真的下令攻击了春申君,必然会引发很严重的后果,此地毕竟不是赵国,可没人能够维护他。

    然而所有的人都错了,陈锋不仅敢,而且还很敢,看着不肯退让的春申君队伍,陈锋的嘴角露出了一个恶魔似的冷笑来,吐出一个字道:“杀!”

    陈锋的一个‘杀’字,让所有的人都懵逼了,他手中的兵士也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但军令不可违,只能硬着头皮大喊大叫着杀了过去。

    “主公不可……”

    赖星儿的话才说了一半,便可看到陈锋的兵士已经和春申君的护卫厮杀了起来,这可不是演练,那可是真的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场景。

    “主公……你……你闯大祸了。”

    赖星儿顿时头痛欲裂的道,发现这个草包将军的想法与常人决然不同,你明明认为他不会干的事情,但是这个草包将军偏偏就会这么干,而当你认为他会这么干的时候,陈锋却偏偏不这么干。

    外面出来的厮杀声,让车架里面的春申君吓了一大跳的,急忙勾头出去一看,顿时目眦尽裂的,这个草包将军还真的下令了,无疑等于是在他春申君的脸上刮了一巴掌,让他感到火辣辣的痛。

    春申君的护卫不过寥寥数十人的,而陈锋的兵士却是数百之多,在数量上完全碾压春申君,这才没多久的,他的这些护卫便死的死,伤的伤,再这么下去的话,他春申君的护卫将会一人不剩。

    “撤退,撤退。”春申君急忙暴跳如雷的下令道。

    春申君那些护卫面对数倍于己的士兵,早已经没有了斗志了,就算春申君不下令,他们也会支撑不住而溃逃的,现在听到春申君下令撤退后,他们顿时好笑获得了大赦一样,狼狈的逃了回来,如同惶恐之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