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零四章 汉宫秋月
    “当然可以。”

    陈锋并没有告诉她自己的决定,只是微微一笑的道,在他的心里面,桑黎公主根本不会嫁给魏国公,不过即便如此,恐怕她也无法再回去赵国了,而之后她的命运会如何,陈锋也不知道,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的。

    “不知道公主想要听什么曲?”陈锋接过公主的琴问道。

    “就弹昨晚大将军弹奏过的十面埋伏吧。”桑黎公主开口说道。

    “十面埋伏太过戾气了,不适宜公主聆听,不如我给公主弹奏一曲汉宫秋月好了。”陈锋想了想道。

    “汉宫秋月?”

    桑黎公主楞了一下,她并没有听过此曲名,心想:“莫非此曲也是大将军所创作的?”

    汉宫秋月原本是一曲琵琶曲,现在被陈锋改变成为了琴曲,这首曲子表现了古代受压迫宫女幽怨悲泣的情绪。

    在汉末战乱中,蔡文姬流落到南匈奴达十二年之久,她身为左贤王妻,然而十分思念故乡。当曹操派人接她回内地时,她又不得离开两个孩子,还乡喜悦被骨肉离别之痛所淹没,心情非常矛盾。意在表现古代受压迫宫女的幽怨悲泣情绪,唤起人们对她们不幸遭遇的同情。

    桑黎公主虽然不是宫女,但是她同样也是一个不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可怜女子,所以陈锋才会想起弹奏此曲来。

    陈锋回想了一下曲谱吗,开始弹奏了起来,此曲没有十面埋伏那么紧张,不过却带着丝丝的悲凉,还没有等陈锋一曲弹完,桑黎公主已经是泪湿衣襟,她似乎在这一曲里面听到了和看到了自己的命运,顿时忍不住悲从中来。

    一条柔软的丝帕从陈锋的手中递了过去道:“公主,对不起,都是本将军惹得公主伤心了。”

    桑黎公主接过陈锋的丝帕,搽拭了一下泪水道:“大将军无需道歉,此事与大将军无关,只是我从大将军这一曲中有所感触而已,原来大将军也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我想,世人多半是对大将军有所误会了。”

    能够弹出《十面埋伏》和这首令她落泪的《汉宫秋月》的人,又岂会是一个草包将军呢?虽然陈锋有意隐瞒,但是女子的心思一向比较细腻和感性,陈锋又岂能瞒得过她,更何况桑黎公主还是一个饱读诗书的女子。

    陈锋放下琴来,突然叹了一口气道:“盛世的将军,乱世的枭雄,在这个草莽的年代,草包不草包又有何关系的,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桑黎公主眼睛一亮的,忍不住跟着沉吟了一番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大将军果然是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不是将军太草包,而是世人太愚昧。”

    “公主何尝不也是一位聪慧的女子。”陈锋对她微微一笑的道。

    一位公主,一名草包将军,竟然好像两位老朋友一样,外面的人听到车架里面公主传出来的笑声,必定又是那位草包将军在逗公主开心了。

    车队离开了这条险道后,算是正式进入了塞外,而此刻的赵国早已经遥不可见了,这天就在陈锋躲在公子的车架里面休憩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吵闹的声音。

    陈锋正觉得奇怪之时,没多久后,就有一名士兵过来向他报告称,说是前面有一个车队挡住他们的去路,由于这条通道相当的狭隘,两队人马不能够同时并排而过,要么双方有一个选择退让。

    赵国的人护送的是赵国的宫主,自然不肯退让了,而对方似乎来头也不小,同样不肯退让,所以双方一时间都僵持在原地不动了。

    “大成,你去看看怎么回事?”陈锋吩咐大成道。

    “是,将军。”大成很快便过去了解情况,没多久后,他就回来了,脸色似乎变得有些恼怒的对陈锋道:“大将军,前面的车队是楚国春申君黄歇的车队,车队里面除了让春申君之外,还有一位上大夫在里面,他们听说是大将军送嫁队伍后,不仅没有退后避让,反而还咄咄逼人的,要我们车队退后让路给他们先过。”

    虽然陈锋是赵国的大将军,而且车架上面的还是赵国的公主,不过这里可不是赵国,人家未必会给面子他们。

    更何况,明眼人都知道,此行出嫁魏国的公主并不受重视,而陈锋也只是一个声名在外的草包将军,自然不会给面子他们了。

    “主公,那春申君为人一向倨傲,以辩才扬名,虽然不是王室中人,但是门客众多,此行他未必是故意找茬,没必要跟他对抗,不如我们暂且避让他。”赖星儿也出谋划策的道。

    “不行!老子是赵国的大将军,车架里面坐的是公主,一个不是王室的家伙,也特么敢让本将军让路,别说门了,连窗都没有,大成,你告诉他们,让他们滚蛋!”

    陈锋顿时就毛了,陈锋这次大张旗鼓的去魏国送嫁的,他不相信这个春申君会不清楚,哪里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就算他不是故意来找茬的,陈锋也把他当做是来找茬的,他陈锋的面子可以丢,但是公主的面子可不能丢。

    陈锋只要让了这一次,人家看到你这么好欺负,以后的羞辱说不定会陆续有来的,他陈锋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跟这些家伙你虞我诈的,他陈锋是一个练气士都这么低调,那春申君算个球啊!

    “是,大将军。”

    大成对陈锋行了一礼,龙行虎步的走了出去,执行陈锋的命令,他可不是赖星儿,他不会去考虑什么后果和得失之类的玩意儿,陈锋的话对于他来说就是不可违背的命令。

    而此刻堵住陈锋车架的一辆豪华马车里面,春申君真和一名老者在说话,而那春申君的年纪看起来差不多四十出头的样子,皮肤白皙,星目之中带着丝丝的傲气。

    “昌老稍等少许即可,前面堵着我们队伍的是赵国送嫁的队伍,我差人叫他们后退让路就是了。”春申君有些讨好的对这老者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