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零三章 将军好琴艺
    而营地里面的十面埋伏也接近了尾声,如果有外人在此的话,他们一定会发现,整个营地的人,除了陈锋之外,所有的人精神都变得有些恍惚,似乎全部都沉浸在陈锋所弹奏的真这首十面埋伏里头了。

    而他们则是对于百米开外的杀戮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更加不清楚有伏击者的事情,尤其是听到十面埋伏的每个人,他们的感受都各有不同,但是对于战场杀戮,马革裹尸的士兵来说,似乎能够更加听得懂这首曲子里面的含义。

    锵!

    的一声响,最后一声琴声,如同刀剑归鞘,又如暴雨疾风般突然停歇下来,令到全场变得诡异一般的安静,而此时,最后一位埋伏者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尸首向天,让漆黑的夜变得更是漆黑。

    “献丑了,多谢公主的琴。”陈锋微微一笑,把手中的琴还给了公主,一下子打破了这诡异般的安静。

    “刚才……那首曲子真的是他们面前这个草包将军所弹奏的吗?”所有的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将军好琴艺。”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赖星儿,他马上过来对陈锋行了一礼显得有些激动的道。

    “一般一般,多年未弹,显得有些生疏了,倒是让大家见笑了。”陈锋打了个哈哈,一副谦虚欠扁的样子道。

    “非也,主公这首琴乐,契合战场杀戮之道,几乎让人紧张的喘不过气来,属下闻未所闻,听未所听,不知道是乃何曲?”赖星儿问道。

    陈锋倒是楞了一下,刚才只顾自己爽了,倒是忘记了这茬,这年头还没有这首曲子呢,自己总不能瞎掰一个出来吧,而且十面埋伏的曲风与这个时代的曲风截然不同的,根本不可能会有人创造出这等曲子来。

    “哦,那啥……这是本将军上次兵败齐国,被齐国大军所包围,处处是埋伏,周周是敌人,避无可避,逃无可逃,身陷绝境,故心有感触所创造出来的一首曲子,名就叫做——十面埋伏。”陈锋瞎掰的道。

    十面埋伏是一首汉族琵琶大曲,同时也是华夏十大古曲之一,乐曲激烈,震撼人心,这个时代的人又如何听过此等上层的曲乐。

    只可惜的是,陈锋不会琵琶,拉二胡他倒是会,要不然的话,这首十面埋伏将会更加的原汁原味的,要是再配合鼓点敲击,更是能把这种激烈的曲风发挥到淋漓尽致,不过现在也已经够了,因为他这个草包将军刚才这一曲十面埋伏已经震撼的众人。

    “大将军不必懊恼,上次齐国之战,齐国有高人在,非将军之错。”赖星儿的话,有些出乎陈锋的意料,看到这个时代也是有精明之士的,并非人人都认为陈锋真的是个草包将军。

    “无论如何,胜就是胜,败就是败,历史只会看结果,而不会看过程,本将军不会寻找借口为自己开脱,好了,夜已深,众人早点歇息,明天一早立即拔营赶路。”

    陈锋不想和他讨论这个话题,而是话音一转,自个背着双手回营帐休息去了,只留下一地目瞪口呆的家伙在原地发呆。

    没多久后,墨云子便满身血腥味的回来了,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当然只有陈锋和赖星儿知道他去干什么了。

    天色渐亮,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来,众人拔营赶路,一路上平安无事的通过这条山道,并没有遇到埋伏,让很多士兵都松了一口气的,他们何曾知晓,昨晚这里发生了一场屠杀,现在山顶上面还横七竖八的躺着埋伏者的尸体,然而知道实情的只有陈锋和赖星儿他们。

    而此刻陈锋正懒洋洋的躺在公主的车架里面,半眯着眼睛,经过昨晚的一曲后,陈锋在这个桑黎公主的心目中,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

    而桑黎公主虽然手中拿着竹简,但是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一直用余光偷瞄着陈锋,几次想要放下竹简开口说话,不过到最后还是放弃了,这段时间来的相处,她发现这个草包将军,越发的让她看不懂。

    ‘看不懂是’是很有意思的三个字,里面可以包含很多意思,只是不知道这桑黎公主想要对陈锋说些什么话儿?

    陈锋虽然半眯着眼睛,但是早已经发现了桑黎公主的举动,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在桑黎公主再次偷看他的时候,陈锋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她道:“公主,你是不是有话想要问我?”

    桑黎公主看见自己偷瞄陈锋的举止别他发现了,顿时吓了一跳的,急忙道:“没……没有。”

    “真没有?公主要是没有话要问我,那我可睡觉了哦。”陈锋故意说得。

    “不……不是,我……我是想问问,大将军的琴技是跟哪位琴师学的?”桑黎公主听到陈锋这么说,顿时急了,急忙开口问道。

    “哦!公主为何要这么问?”陈锋有些好奇的道。

    “因为……因为我发现大将军的琴技和伯牙的风格很是相似。”桑黎公主回答道。

    伯牙是先秦的琴师,琴艺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而《水仙操》和《高山流水》这两首古琴曲都是伯牙当时的辉煌成就,所以桑黎公主才会有这么一问。

    “算是有些渊源吧。”

    陈锋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认识个屁的伯牙,不过他的确曾经获得过一张古琴曲,正是来自于伯牙之手,所以陈锋的回到倒也不算是撒谎。

    桑黎公主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来,秦国未灭之前,伯牙的琴艺当得世上最高,为其余六国所传颂,而很多人也拜倒在了他的门下,学习琴技,秦国被六国联合灭掉后,伯牙的琴技变成为了绝唱了,刚才陈锋弹奏的时候,桑黎公主便发现陈锋的琴技和伯牙竟然有几分相似,所以才会有这么一问。

    “大将军可否为我弹奏一曲,我怕去到了魏国之后,此生就再也没机会听到大将军的琴技了。”桑黎公主带着一丝丝的哀求的意思,恳求陈锋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