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三百零一章 墨门的气运
    夜幕降临,营帐下面载歌载舞的,好不快活的样子,而距离他们不远的伏击者,却是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难熬。

    人家在下面烤着营火,大吃大喝着,还载歌载舞,而他们却在山顶上面挨饿受冻的,只能吃着冷冰冰的食物,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来。

    而桑黎公主也没有端架子,于大家同乐的,还兴致勃勃的弹奏起古琴来,优雅的乐声弥漫在这夜色里面,显得是那么的平和,而只有陈锋和赖星儿知道,这暗流涌动下的不平静。

    “师兄,我怀疑峭壁上峰埋伏了伏击者,若是他们到时候往山下滚落石的话,将军的队伍必将死伤惨重的。”赖星儿虽然也在听着公主的秦乐,却担忧的对身边的师兄道。

    “师弟,你是我们墨门的巨子,整个墨门的气运掌握在你的手中,我实在是想不通你为何要帮助这个草包将军。”墨云子相当不解的问道。

    这么多的人不投靠,却偏偏投靠这个草包,不仅是他,其他墨门的弟子更是想不明白,远得不说,就说战国四公子那个不必这个草包将军的要好上千万倍的。

    魏国的信陵君魏无忌、赵国的平原君赵胜、楚国的春申君黄歇、齐国的孟尝君田文。这四人都是礼贤下士、结交宾客之人,旗下门客众多,也被后世称之为战国四公子。

    就算墨门不看好这四公子,也不至于沦落到去投靠一个草包将军,这不是把墨门往绝路上面带吗?

    “师兄,你有所不知道,师弟并非是胡乱,师傅临终前曾经对我说过,**缺一,大战兴起,拨乱反正,回复原始。师兄,师傅这句话,你可知道是什么意思?”

    “师弟,你就不要再考究我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这些东西。”

    墨云子摇摇头的,他一向最讨厌学说,要是他懂的话,就轮不到赖星儿这个师弟成为墨门的巨子了。

    赖星儿无奈的摇摇头,只好简单的解释一下给墨云子听,在这风云迭起之际,大战一触即发,而墨门自然要选队而战,为什么赖星儿不选择势力更强的四公子,而是选择了陈锋这个草包将军,自然不会是无的放矢,不过若是要把个中原因跟墨云子解释清楚的话,恐怕三天三夜也解释不了。

    他这个师兄说到打架还行,若是让他思考问题还不如杀了他更加痛快,墨云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明白,憨憨的点点头道:“师弟,反正你现在是我们墨门的巨子,手执巨子令,你说啥就是啥,有何事情,你只要吩咐我去办就行了。”

    “那行,师兄,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要你趁着夜色去山上清理那些埋伏者,不知道可否做到?”

    “看我的吧。”墨云子也不再废话,悄悄的一个人独自离开了营地,隐入了夜色当中。

    而陈锋陪在公主的身边,嘴角微微一扬,那墨云子离去自然是瞒不过他,想必应该是去清理那些伏击者,原本这件事情陈锋打算自己干的,不过既然有人代劳了,那他也懒得动手,起码目前来说,他对自己这个草包将军的身份还是挺满意的。

    不是他陈锋想要扮猪吃老虎,而是他要迷惑其余国家的人,当大家都认为他是个草包的时候,自然就不会对他这个草包将军过度的提防。

    可惜的是,他现在的实力不足他全盛时期的三分一,否则的话,陈锋又岂需要如此麻烦的,他直接提刀杀过去,把东西抢了就是了。

    但是现在不行啊,既然这里有截教的人,那其余国家肯定也有阐教之徒,以陈锋目前的实力可未必会是人家的对手,他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也只能慢慢的谋划。

    虽然他也担心上宫墨焉的情况,但是他就算再担心也于事无补的,他也出不去,既然选择了成为修者,就必须要随时面对这种情况的发生,而上宫墨焉的实力也不差,陈锋相信她会有自保的办法的,

    可惜的是,陈锋并不清楚,上宫墨焉也跟着他进来了,而且还成为了他的死对头,甚至在她完成自己的试炼任务之前,她根本就不认得陈锋。

    陈锋的任务是要一统**,而上宫墨焉的任务则是要阻止这件事情,一个成为了截教的弟子,一个却是阐教的弟子,不知道是**殿有意这样子安排,还是那只无形之手,不让陈锋太好过,所以他们两人注定会有一个试炼失败。

    不过陈锋现在可不清楚这一切,他慵懒的坐在公主的旁边,用手托着下巴,一边欣赏着公主的琴乐,一边关注着墨云子的情况。

    这时候,公主的一曲已经弹奏完毕,在场的人全都纷纷鼓掌叫好的,陈锋突然站了起来道:“既然今晚大家这么有雅兴,那本将军也来为大家弹奏一曲助兴。”

    陈锋的话一开口,迎来的不是叫好声,而是一阵子的沉默,可没人听说过这草包将军还懂得琴艺,就连桑黎公主也是楞了一下,这一路上也从不见陈锋提起过,突然开口说要弹奏一曲,大家当然反应不过来了。

    不过大家也不能不给他面子,纷纷发出违心的叫好声来,恐怕更多的是想要看笑话,都说这个草包将军不学无术的,试问一下,他又岂会懂得真正的琴艺呢?

    “公主,可否借你的琴给本将军一用?”陈锋也来的理会他们的表情,大咧咧的开口向公主借琴。

    “当然可以,想不到大将军还懂得琴艺,实在是叫人感到惊喜。”桑黎公主突然莞尔一笑的道。

    桑黎公主在跟他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这草包将军倒也不像是那么难以相处的样子,平日里,她看竹简,而陈锋就安静躺在角落里面睡大觉的,也不来打扰她,两人都习惯了这种生活了,要是哪天陈锋没有来的话,桑黎公主反而还会在心底里感到有丝丝的失落感。

    “大将军请。”桑黎公主亲手把手中的七弦琴双手递给了陈锋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