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 西出阳关无故人
    陈锋这家伙提出的这种无理要求,要是放在后朝时代,估计早被砍脑袋了,但是在这里还真没有这种说法,桑黎公主想了想,开口对侍女说了几句,那侍女才心不甘情不愿的道:“公主请将军上来。”

    陈锋原本都打算扎营了,听到说肯让他上去了,这家伙脸色一喜的,急忙打开车架的门爬了上去。

    一进入车架后,映入他眼帘的两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女,其实陈锋也是第一次看到桑黎公主,没想到这个公主倒是挺漂亮的,尤其是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像两颗宝石一样,乌黑的秀发向后高高的拢起,系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用好奇的眼神看着陈锋这个草包将军。

    “多谢公主成全。”

    陈锋对她行了一礼,也甭管人家让他上来是要和他说话,还是讲道理的,他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道,

    原本陈锋的这种行为是让人很讨厌的,但是这家伙大咧咧的样子,反而让桑黎公主对他多了一些好奇。

    “将军不用客气,此去魏国路途遥远,实属不易,还得多谢将军的护送。”桑黎公主变得镇定的道。

    “公主不用客气,护送公主此乃本将军的职责,只是这马儿实在是不好坐,这才没一会功夫的,我这屁股就被咯痛了,实在没办法,才做出这种失礼的事情,还请公主见谅。”陈锋虽然口中说着见谅,但是这家伙连屁股都不见挪动一下的。

    他看了一下车厢,发现车厢里面的空间还是充足的,多他一个人并不算拥挤,而且车厢里面还堆放了许多竹简,倒是让他有些好奇,想不到这公主竟然还喜欢看书。

    其实别看里面堆叠了差不多有半米高的竹简,但是这东西全部加起来,也不如一本薄薄的书的字多,这年头还没有生产出纸来呢,自然也就没有所谓的书本,多是一些宣传各家言论的玩意儿。

    在原来的春秋战国中,也有不少好东西,不过被秦始皇一把火给烧了,而这里却没有,所以还是有不少的书籍流传下来。

    陈锋瞥眼看了一下这些竹简,发现是一部儒家的言论,陈锋便不再去关心,命令队伍继续前进,然后……这家伙当着公主的面,在她的车厢里面睡起了大觉来了,让桑黎公主哭笑不得的,怪不得人家都说这草包将军不学无术的了,原来根本就是一个痞子。

    好在陈锋倒也有自知之明,没有去骚扰公主,而是卷缩在一个堆放竹简的角落里面呼呼大睡,好像公主对他不存在一样。

    外面的人也是面面相窥的,这草包大将军也实在是太……不过陈锋再怎么滴,他也是大将军,纵使对他再不满的,也只能无可奈何。

    陈锋进去公主的车架睡觉,吩咐大成替他指挥队伍,让大成哭笑不得的,不过他倒是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认为陈锋是个草包将军,而是认真的守护车队的安全,并且派出伺候去监视周边的举动。

    一连几天的时间,大家也渐渐习惯了陈锋这个草包将军的举动,不再像一开始那般的感到惊讶了,毕竟连人家公主都没有反对,而他们又算是哪根葱的。

    送嫁的队伍从今天起,便算是正式离开了赵国的范围之内,踏上了茫茫的前路,从这里开始,也是危险开始的起点,如果有人不希望看到赵魏两国联姻的话,那么在这段前往魏国的路程中,便是最好的下手机会了。

    而陈锋依然还是没有什么感觉,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傍晚时分,队伍停下来开始驻扎过夜,大成把守护的队伍分散到周围去,把公主的队伍保护在中间,以免敌人有机可乘。

    也许是真正离开了赵国的范围,桑黎公主的清晰变得有些低落起来,她从车架上下来,一个人走到了一个小山坡处,想要回头再看一眼自己的故土,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少女,这一去魏国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够再回来了,难免会有些伤心。

    落日的黄昏,霞光映照在她的脸庞上面,显得有些红扑扑的,突然一阵风沙吹来,桑黎公主急忙低头躲开,但是依然被少量的风沙吹到了脸上,她急忙用袖子去搽拭着,突然感到有些伤悲,低头暗思着,此去魏国,路途遥远的,恐怕自己这一辈子都无法在再回到赵国了。

    而陈锋发现公主不在车架里面,担心她会有什么危险的,也从车架上下来,走了一圈后,看见桑黎公主,正站在一座小山坡上面发呆。

    陈锋知道她是在舍不得赵国,抬脚向她走了过去,其实对于陈锋来说,他对这个桑黎公主是抱有同情心的,只可惜的是,他只不过是这里的一个匆匆过客而已,他所能做的并不多。

    “公主,这里风沙大,回去吧。”陈锋走了过去道。

    “将军,这里是赵国最后的一道关城,明日里,我们便算离开了赵国了吧。”桑黎公主看见是陈锋,微微叹息一声道。

    “没错,从这里开始,我们便离开了赵国了。”

    陈锋倒是没有什么乡愁,这里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试炼之地而已,甚至这一切是真是假他都不清楚。

    陈锋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昭君出塞起码是为了汉和而出嫁,而后来也证明了她的作用,而她这种出嫁只不过是一种悲剧。

    “公主,回去吧,这里风沙大。”良久之后陈锋才开口道。

    “将军,让我多看一会吧,我怕……以后再没机会看了。”桑黎公主哀求的道。

    陈锋看着这个年仅不过十七岁的公主,脸上天真的稚容还没有完全褪去,就要远嫁他方,也许此生再也不能回来了,忽然对她多了一种怜悯。

    只有他才知道,赵国公主嫁给魏国公不过是个幌子罢了,一但陈锋拿走了魏国的万里龙玺,到时候,魏国必然会迁怒于她。

    到时候,他陈锋倒是拍拍屁股潇洒的走了,而桑黎公主却要代他承受魏国的怒火,陈锋看着桑黎公主的脸庞,突然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避开目光,不忍心再看她那张天真的脸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