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九十三章 护送宫主出嫁
    公主出嫁并非是一件小事,当然是要大张旗鼓的了,虽然这个可怜的公主只不过是赵王的不知道第几十个女儿,恐怕连赵王他自己都数不过来,对于赵王来说,这个女儿无非只是一个联姻的工具而已。

    而且在战国时期,这种诸侯国与诸侯国的联姻并不少见,过不了多久两国就翻脸的事情也多不胜数的。

    唯一的牺牲品只能是这些用来联姻的可怜公主了,她们虽然平日里锦衣玉食的,但其实她们的命运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的民女强。

    不过战国时期,女子只是男人附庸品,倒是没有什么三贞九烈一说,她们时常会被主人转赠买卖等等,所以这个年头的公主也不值钱,可没有后来的公主那样身份显赫。

    一声令下,浩浩荡荡的车队离开了赵国,公主的车架,还有公主的嫁妆和侍女等等,浩浩荡荡的拉出了一条几公里长的队伍。

    而且队伍里面还有数十头牛和羊的,那行进速度之慢可想而知,颠簸了一整天的,也没走几里远的,反倒是让陈锋的屁股都颠疼了。

    这年头的路况之差非同一般,可没有什么水泥路的,能够有条平整点的黄泥路就特么算不错的了,而且这是官道,如果是其他的路,更加可想而知。

    而赵王出嫁的这个女儿叫做桑黎,今年方十七岁,是赵王的第十三个女儿,而桑黎遗传了她母亲的美貌,尤其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刻画在脸上,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在这个年头可没有太多的化妆品和护肤品,美不美全是靠纯天然的。

    “公主,此番远嫁魏国,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再回赵国,难得公主一点也不担心吗?”在公主的车架里面,一名跟公主年纪差不多打的侍女,看着原来越远的赵国城门,叹息一声,对桑黎公主道。

    赵国的公主桑黎放下手中的竹简,眼睛微合的道:“担心又有什么用,父王用我于魏国联姻,怕是多半没有作用,这些年来,父王沉迷于女-色,不思朝政,如此下去,赵国危矣。”

    没想到这桑黎公主倒是个明眼人,在原来的历史中,赵国就是忙于一个女人的手里,而在陈锋看来,现在不过是历史重演罢了。

    那侍女也不好妄议大王,撩开车架的布帘看了一眼外面,正好发现陈锋这家伙正在揉屁股,顿时婉儿一笑的对公主道:“公主,你快看外面那个草包将军,举止实在可笑。”

    桑黎听到侍女说的有趣,也看过去,发现陈锋的举止不雅,脸儿一红,急忙收回了目光,而侍女也放下布帘来道:“公主,听人说这草包将军不学无术的,却深得大王的赏识,多少王公大臣反对都没有用,此番由这草包将军护送公主去魏国,也不知道这命运如何,若是有贼人出现,这草包将军怕不得扔下公主逃跑,实乃是叫人不安。”

    陈锋的草包将军之名,就连侍女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这家伙要是知道额话,也不知道是改哭还是该笑的好。

    不过也难怪这侍女会这么想,毕竟陈锋的名声可不大好听,在别人的眼里,他做出这种事情来一点也不稀奇。

    就在这时,陈锋突然下令车队停下,众人一阵愕然的,这才走没有多少的路,这草包将军为何让队伍停下?

    然而只见陈锋这家伙揉着屁股从马背上面跳了下来,他实在是受不了这种非人的折磨了,虽然这个时代已经有了低鞍,但是玩意可比不上现在的材料,连百分一的舒适性都没有,坐在上面实在是咯屁股。

    出来的时候,早知道配一辆车架就好了,他非得骑马,觉得威风,好了吧,现在弄得他要死要活的,再也不肯上马背了,平常一向御刀飞行的他,星海飞驰,指点即走,心随所愿的,哪里受到了这种在马背上面慢悠悠的折磨,那根本不是享受,而是受罪。

    而队伍里面倒是有几个车架,不过那上面都转载了一路上的补给品,根本没有多余的车架供他使用,陈锋这家伙左看看右看看的,目光落在了一架最为豪华的车架上面,而这车架正是赵国公主的豪华车架。

    “哐哐哐……”

    陈锋眼睛一亮的,走了过去,对着公主的车架敲了起来,很快布帘掀开,公主的侍女奇怪的问道:“将军有何事?为何队伍停下不走了?”

    “那啥,我屁股咯得有些疼,这马儿实在是骑不了,公主这车架挺大的,我想问问,本将军能不能上去歇息一下。”陈锋揉着屁股问道。

    那侍女一下子目瞪口呆的,这可是公主的车架,而这草包将军竟然说想要进来歇息,看来这草包将军不仅是草包,而且没脑子。

    “将军,这是公主的车架,将军怎么能提出这种非分的要求呢?”那侍女自然不肯干了。

    陈锋顿时皱了一下眉头,他也知道自己这行为不妥,但是他一想到,他要在马背上面过上一个月这种非人折磨的日子,这家伙顿时开始打退堂鼓了。

    他这次的任务明面上是要护送公主出嫁魏国,实则是另有目的,这公主反而变得一点也不重要,就算其他国家的人不来阻止,陈锋他也是要阻止赵魏联姻的。

    他只不过是借助公主出嫁的名头,大张旗鼓的进入魏国,然后去想方设法夺取魏国那份万里龙玺罢了。

    “既然这样,那今天就停下来歇息吧,本将军实在是走不了啦。”陈锋干脆破罐子破摔的道。反正你不给我坐,那老子干脆就不走了,爱咋地咋地。

    虽然说过公主的身份高贵,但是陈锋这个大将军才是这里做主的人,这侍女哪里见过如此无赖的将军,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那桑黎公主坐在车架里面,虽然看不见陈锋的样子,但是却把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的,陈锋的要求同样让她傻楞了半天,也不知道父王为何会重用这种不学无术,还兼无礼的的草包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