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 六合缺一
    但是对于陈锋来说,他才懒得去管这些,他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回到**殿去,不过看来短时间内是没有这个可能了,要是他完成了试炼的话,恐怕早就被传送回去**殿去了,既然他还在这个地方,那就说明**殿对他的试炼还没有结束。

    陈峰才刚走出天牢,就看到一个人正在外面等他,这个人竟然是大成,大成一看到陈锋出来,马上走过去,对行了一礼,对他恭恭敬敬的道:“将军受苦了。”

    “呵呵,是你啊,大成,想不到我这个阶下囚,还有人来接我。”陈锋自嘲的道。

    “还请将军赎罪。”大成马上跪下来惶恐的道。

    “赎罪?赎什么罪?何罪之有,起来吧,你跪我这个草包将军只会让人笑话你的。”陈锋倒是有自知之明,他这个草包将军的名声可不太好。

    “那是他们对将军的误解,将军英明神武的,又岂会是他们所能够了解的。”大成可是亲身经历过陈锋的厉害,这个别人口中的草包将军,可一点也不草包。

    “行了行了,你不用拍马屁了,老子在里面蹲了十几天号子,嘴里边淡出个鸟来,也没一口好吃的,走吧,先陪本将军去吃点好东西。”陈锋道。

    “是。将军。”大成激动的道。

    …………

    “听说没有,那个草包将军被大王从天牢里面释放出来了。”

    “什么?那个草包将军打了输战,大王这么能把他给放了?”

    “可不是吗?赵国有这种草包将军在,赵国危矣!”

    “不信,我得去向大王进言,一定让大王杀了这小人。”

    “没错,我要去向大王进言。”

    陈锋出天牢里面一出来,整个赵国纷纷攘攘的,有种不杀他不足以平民愤的样子,而陈锋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好像外面的谈论的那个草包将军,跟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似的,这日子可不要太好过了。

    当然了,在这段吃吃喝喝的时间里面,陈锋也并非是什么都不做,现在他已经可以肯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地方似乎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春秋七国七雄,但是这里只有六雄,唯独没有秦国的存在。

    而截教的出现,更是让陈锋感受到了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险气息,截教到底在布什么局?为何会找上他陈锋?而**殿最终的目的又在哪里?陈锋坐在椅子上面,张口闭口吃着侍女喂食到他嘴里的葡萄,微闭着双眼,幽幽的思索着。

    “假亦真时真亦假。”不知为何,陈锋的脑子里面突然莫名其妙的蹦出这句话来,截教到底是要扶持赵国,还是想要扶持他陈锋?

    陈锋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一下子睁开眼睛,眼睛里头露出来的一抹精光,吓得那个喂食他的侍女一大跳的,浑身哆嗦颤抖不已。

    陈锋摆摆手,让这惶恐的侍女离开,而他则是背着双手,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的,一会儿满脸狰狞的表情,一会好疯子一样的大笑着,让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的,不知道这家伙在发什么神经。

    “哼!截阐两教想要把老子拖下水去,你们倒是想得美,老子就算是你们手中的一枚棋子,老子也是一枚有灵魂的棋子,起早会成为伟大的棋手,你们想要随意的摆布老子的命运,那你们找错人了!”

    陈锋突然停了下来,看着空荡荡的墙壁,双眼泛着一抹冷光道。

    “**缺一,那老子就帮你们补上这遁去的一。”陈锋一握拳头,身上释放出一股强大的气息来。

    想要从被人控制的棋子成为一个控制棋子的棋手,陈锋知道他目前还没有这种实力,但是并不妨碍他这枚棋子不按棋盘的线路来走。

    陈锋下定了决心后,不再去自寻烦恼的,每天都悠哉悠哉的过着日子,时而调戏一下自家的侍女,这日子好不快乐的,就在这时候,赵王突然宣他入宫觐见。

    说起来,陈锋还是第一次进宫,也是第一次见看见赵王,不过陈锋看见赵王之后,顿时显得失望了起来,这个赵王并未如同他所想的那样,是一个有强大修为的人,而是一个身子早已经被财色掏空了的老家伙。

    只见这赵王双眼无神,面色蜡黄,走几步路边大喘气的,需要人搀扶着,陈锋就算不懂得什么相命之术,他也能够看的出来,这赵王明显时日已经无多了。

    然而真正要见陈锋的并不是赵王,而是赵王后,这恐怕是陈锋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这赵王后的年纪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一张尖尖的瓜子脸,闪烁如星的眼睛,肤光胜雪的,周身透着一股仪态万千的气息。

    “陈将军是否很困惑,为何召见你的人会是本后?”

    赵王后看着陈锋微笑的道,这赵王后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却眉骨天生,一笑一颦的,让天下男人难以抵抗她的媚力。

    看到赵王后,陈锋总算知道,那赵王为何看上去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身子骨都被财色给掏空的原因了,有这个天生眉骨的赵王后在,他想要不被掏空都难。

    “本将军的确很困惑?”陈锋不知道这女人要玩什么花样的,还是配合她道。

    “将军无需困惑,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那赵王后走到陈锋的面前,对陈锋微微一笑,吐气如兰的道,领口里面那半壁江山,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

    然而陈锋却是面不改色的,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道:“赵王后为何要帮本将军?”

    “因为……陈将军乃是秦王室的后裔。”赵太后看着陈锋,一字一句的道。

    “什么?老子是秦王室的后裔?”

    这个赵太后的话,如同天雷滚滚一样,把陈锋雷的外焦里嫩的,但是这家伙却不动声色,而是低下头去,然而他的心里面有一万头的草泥马奔袭而过。

    “本将军还是不明白,本将军只知道,太后却是赵国的太后。”

    陈锋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他是什么秦王室的后裔,那是赵国太后应该干掉它才是,却为何要帮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