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九十章 天上掉馅饼
    按道理来说,陈锋他现在还远没有资格参与这些事情,他现在连圣王的实力都没有,更加没有渡劫飞升的,截阐两教的事情根本不是他能够掺和的,这个余朔来找自己干嘛?

    “你……你说你是来相助我的?”

    陈锋指着自己的鼻子,以不变应万变的道,现在他可不敢贸贸然的掺和进去,起码现在还不行。

    “不错,弟子接到师尊的指使,特来相助将军。”余朔对陈锋道。

    “那啥……如此甚好,那你是来救我出去的呢?还是想要帮我打仗?”陈锋装疯卖傻的道,他不得不小心一点,鬼知道截教在打什么鬼主意的,他陈锋可不想被人当成炮灰。

    “都不是,我是奉师尊之令,前来给将军送东西的,这是师尊让我交给将军的东西,将军请收下。”余朔拿出一块玉简来递给陈锋道。

    陈锋犹豫了一下,把玉简接了过去,只看了一眼,顿时打了个哆嗦,差点把玉简给丢出去,玉简里面竟然是截教的修炼法门。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截教这么好心给他陈锋送修炼的法门,自己只要一修炼了这法门,岂不是变成为了截教的弟子了?

    这原本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是到了陈锋这里,便成为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拿还是不拿?拿了修还是不修?修了会有什么后果?不修又会有什么后果?这些都是陈锋所要思考的事情,他可不能被这玩意一下子冲昏了脑袋,然后贸贸然的替人做枪而不自知。

    陈锋还没有下定决心,那余朔竟然消失不见了,顿时让陈锋在天牢里面,跺脚赌咒这家伙木有小公鸡。

    这不是霸王硬上弓吗?果然不愧是截教的流氓手段,从来只有听说过逼良为昌的,可没有听说过逼人成为弟子的,陈锋恶狠狠的诅咒了一阵子后,逐渐的变得冷静了下来。

    现在放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修炼截教法门,然后离开天牢,要不不修炼,在天牢里面吃着馊馒头,数蟑螂玩儿。

    “自己到底要何去何从的?”

    一天之后,陈锋还是选择了打开了玉简,哪怕是做枪,他也要做一把不受人控制的烈焰枪,不管那截教想要打他什么主意都好,陈锋绝对不会让他们如愿的。

    陈锋深吸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尚未渡劫飞升,便已经选定了队伍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陈锋更加愿意加入阐教的威武大军里面去,起码人家元始天尊护短,而且还是名门正派的说,就算走出去也倍儿有面子的。

    陈锋想了一会儿后,还是觉得算了,只要能够把馨如她们救出来,就算把天捅了个大窟窿的,他陈锋也得硬着头皮走下去,现在的他哪里还在乎什么门什么派的,首要的事情,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再说。

    陈锋打开玉简,开始专心研究起截教的法门,并且安心的在这无人打扰的天牢里面修炼了起来。

    不知道陈锋是不是原先有底子的原因,还是因为什么原因,陈锋修炼的速度进步神速的,这才没几天的功夫,他就从没有一丁点儿的修为,成为了一名修士了,就连陈锋自己也是目瞪口呆的。

    而且陈锋还发现截教的修行法门,竟然和他原来的修行法门,没有丝毫的冲突,甚至……两者之间还有相辅相成的作用。

    不知道是截教的修行法门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反正对于现在的陈锋来说,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重新有了修为,陈锋开始变得淡定了起来,虽然说和他原来的实力还差得甚远的,但起码用来应付一般的场面也够用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可以打开储物法戒,不需要吃馊馒头,恐怕这才是让他最高兴的地方,虽然他现在可以随时离开天牢了,不过陈锋还没有越狱的打算,因为他还没有搞懂**殿的目的。

    难得**殿的目的,就是让他来这里接受截教的修炼法门?陈锋抽着自制的雪茄,摸着下巴思索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哪里算是试炼,这简直就是给他好处,陈锋就算没有脑子,也不会相信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不过陈锋还想到了另外一阵可能性,会不会是截教想要避开阐教的耳目,而借助**殿来……

    陈锋眼睛一亮的,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的,不过他很快又觉得不太可能,上面的大佬掐架,关他一个小修者什么事的?

    论修为,他连个最低级的金甲将都打不过,他何德何能的,让截教如此看得起自己?陈锋想了大半天,依然没有答案,干脆也懒得再去想了,反正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他这把枪可未必就是他们所期望的那把枪,到时候捅谁还得看他陈锋的心情。

    就在陈锋考虑自己是不是要越狱的时候,突然赵王却下令把他放了出来,原本陈锋应该高兴才是的,但是他又感觉到了那只无形的手正在拨动着他的命运。

    他这头刚刚有了修为,那头赵王就下令把他放了,这世上有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如果赵王不是个傻子的话,那肯定有人在里面推波助澜的,也许是截教,也许是**殿的安排,反正两者无出其右的。

    不过既然被释放了,那陈锋也不用越狱了,虽然他被打入了天牢,但是他将军的身份可还没有被赵王给撸掉,要是这里面没有问题的话,除非这草包将军是赵王的私生子?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呢?

    三军溃败的这个罪名,估计赵国上下恨不得把他这个草包将军给拆皮煎骨的,如果是一个脑袋正常的赵王,试问一下,又怎么会这么好心的把他放出来?

    而且仅仅只是把他关进天牢里面待了十天八天的,用来搪塞一下赵国上下的怨气,如果这样就就能够抵消三军溃败的罪名的话,那陈锋用屁-眼去想,也知道这个赵王肯定有问题了。

    不过以前截教和阐教就专门喜欢干这种龌蹉的事情,只要参考一下姜太公钓鱼的事情就知道了,想必是截教在暗中动用了什么龌蹉的手段,亦或者赵王本身就是他们截教的人也不稀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