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八十九章 打入天牢
    “呵呵呵……看你的样子,你进来前一定是个富贵之人吧,为何会被关入天牢里?”那家伙也不理会自己会不会熏到别人,就这么大咧咧的在陈锋的对面坐了下来啃着馊馒头道。

    “若说我打仗打败了,才被关于这天牢里来的,你信吗?”

    陈锋也是无奈,鬼才想来这天牢里面受罪的,但谁让他打仗打输了呢?虽然输的那个家伙不是他,但是现在是不是他根本就没有区别。

    “打仗打输了?你该不会是那个三军全灭,败在齐军手里的草包将军吧?”那脏兮兮的家伙突然盯着陈锋看道。

    “没错,我应该就是你口中所说的草包将军,”陈锋顿时噎了一下,苦笑的道。

    他也有些好奇,这个家伙被关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天牢里面,连馊馒头都没有吃,竟然还能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莫非这草包将军的赫赫威名,就连天牢里面也有人传播不成?

    “哈哈哈……”

    那家伙三两口把馊馒头吃掉后,竟然在地上捧腹大笑了起来,而且还一副手舞足蹈的样子,让陈锋脸都黑。

    “有那么好笑吗?小心噎死你。”陈锋翻了个白眼道。

    自己顶了这个草包将军的锅,心里面本来就不爽,现在连一个被关在天牢里面的家伙都嘲笑他了,这家伙能有好脸色吗?

    “三军兵马连个蛋也下不了,就被齐军打得丢盔弃甲的狼狈而逃,难得这不好笑吗?”那脏兮兮的家伙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行行行,你想笑就笑吧,爷特么就是输了,爷特么就是逃跑了,爷就是草包,那又咋地,你咬我啊!”陈锋受了刺激,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道。

    “好好好,我不笑你了,这次你输给了齐军,还真的不能怪你,齐军有高人,无论谁领军结果都会全军覆没,我笑的是,你这个在世人眼中的草包将军,竟然还有命逃了回来,怪哉怪哉,莫非那些人连你这个草包将军都不如?”这个脏兮兮的家伙双眼发光的看着陈锋道。

    “你到底是何人?一个被关在天牢里面等死之人,绝对不会知道的这么清楚。”陈锋表情突然一变,紧盯着他问道。

    “谁说我被关在天牢里了?”那个脏兮兮的家伙冲着陈锋咧嘴一笑道。

    陈锋马上捂着口鼻,退后了几步,离他远一点,这个脏兮兮的家伙只要一开口说话的,顿时散发出来的一股子的臭味,差点把陈锋给熏吐了,鬼知道这家伙到底有多久没有擦牙洗脸洗澡的了,身上特么简直就是一个腐烂了的垃圾场。

    “你不用晃点我了,我左眼,右眼,还有“屁”眼,都看到你被关在这天牢里面,而且还吃了属于我的馊馒头。”陈锋没好气的道。

    “哈哈哈……我欲乘风归去,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能关得了我。”那脏兮兮的家伙大声的笑道。

    “吹,往大点吹,还特么乘风归去,这里不要说风了,特么的连口清晰的空气都没有,拜托你离我远一点,下次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最好记得刷牙洗脸,行了,你自己慢慢乘风归去吧,爷要睡觉了。”

    陈锋已经妥妥的把这家伙当成是一个神经病的了,一想到自己和一个神经病说了半天的,顿时觉得自己也变得神经病起来,干脆直接找了个稍微干净一点的地方,躺了下去,准备去见周公去。

    就在陈锋准备闭眼的时候,突然在他面前和他说话的家伙,竟然化作了一片星光消失不不见了,陈锋顿时如同一条翻生的咸鱼似的,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地方。

    “我握了颗草,真是见了鬼了?”陈锋找遍了整个天牢,都没能发现刚才那个和他说话,全身臭烘烘的神经病的存在。

    “难道老子产生幻觉了?”陈锋嘀嘀咕咕的道,自己的修为虽然没有了,但是总不能连脑子也没有了吧?

    陈锋在原地等了大半天的,也没有再看到刚才那家伙,只好回到了原地上,正要躺下来,却惊骇的发现,刚才已经消失不见了的家伙,竟然坐在他的位置上面冲他眨眼睛,陈锋就算再愚蠢,也知道自己碰到了这个时代的神秘的世外高人。

    “小子,这回你相信我的话了吧。”那脏兮兮的家伙微笑着道。

    陈锋激动的点点头的,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名修炼者,又不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又岂会不相信的。

    “老人家原来是一名世外之人,小子刚才多有得罪了。”

    陈锋对他一拱手恭恭敬敬的道,现在他就是一个落地的凤凰不如鸡的,要是修为还在的话,他又岂会心甘情愿的待在这破天牢里面受罪的。

    他先是被**殿弄来这里当那什么捞子的草包将军,然后又在天牢里面遇到了一名世外之人,打死陈锋都不相信,这两者间没有任何的关联。只不过,他实在是想不通,**殿这么做的目的到底何在?

    “请问老人家是?”一想到这里的时候,陈锋顿时按捺住自己的激动,向他开口问道。

    “老夫余朔,乃是截教弟子,特来相助将军。”这个脏兮兮的家伙开口对陈锋道。

    “噗哧”的一声,陈锋脚步一个踉跄的,表情变得十分古怪的,过了好一阵子后,他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你说的可是通天教主的截教?”

    “正是。”余朔颔首点头道。

    陈锋此刻心里面有一万头的草泥马在奔走,截教是什么?在封神榜里面,那是被阐教压着打的倒霉鬼。

    一天到晚的,截教被阐教欺负的体无完肤的,几乎每次阐教都是以多欺少,一发现自己不行了,就搬出原始天尊来碾压,而元始天尊也是一个护短的家伙,门下弟子干的坏事不是坏事,而截教弟子就算干的是好事也是坏事。

    而且最重要的,人家阐教标榜的可是名门正派,陈锋不知道截教的家伙找自己干什么?他现在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小棒槌了,自从两界封印被他打开后,便知道了很多他一直想要知道,但是却不知道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