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八十七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哼!刺杀本将军,背叛赵国,当抄家灭族,行那车裂之刑,你们几个倒是好大的胆子啊!”陈锋一拍椅子的扶手怒哼的道。

    “将军,整件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与他们无关,还请将军手下留情,本人愿意一力承当罪责。”大成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对阵陈锋磕了几个头,哀求道。

    “哈哈哈……与他们无关,那他们为何会手持利刃,深更半夜出现在本将军的营帐里面,你可不要说他是来观摩本将军的睡姿的。”陈锋语带讽刺的道。

    大成一下子变得哑口无言的,整件事情,的确是他出的主意,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计划竟然失败了,现在倒是连累了他们。

    不过那几个人也够义气,纷纷自己认罪,倒是没有怪责到大成的头上,看他们脸上那绝望的表情,相信也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如何了。

    “你还什么话可说?”陈锋看着大成一字一句的道。

    “将军,属下自知罪该万死,但是属下在临死之前,想知道将军为何要在此地扎营不肯撤退,让士兵们送死。”

    大成开口问道,他开口竟然不是为了自己求情,倒是让陈锋楞了一下。

    “送岁?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把他们送死了,你又有哪只眼睛看到齐军向我们的营地杀过来了?”陈锋用两根手指敲击着扶手,颇为有趣的看着他问道。

    大成一下子变得哑口无言的,忽然发现这草包将军似乎说得也没有错呀,这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的猜测和想法而已,因为直到目前为止,根本就没有什么齐军杀过来的,营地外面一片安静。

    陈锋看见他不说话,嘴角微微一笑的道:“大成,知道我为什么不立即杀了你吗?是因为你行刺我之前说的那一番说话救了你一命,否则的话,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大成一楞,发现这个草包将军哪里有半点草包的样子,反倒是他更像一个草包,顿时低头不敢说话,他犯下这种罪行,恐怕将军根本就不会饶恕他。

    其实他还真的猜错了,如果陈锋真的是那个草包将军的话,自然不可能会饶恕一个刺杀自己的属下,但陈锋不是,刚开始的时候,陈锋还真的没打算放过他们,不过却因为这个大成刺杀前的一番话,反而让陈锋改变了主意了。

    他初来乍到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去,自然需要几个心腹帮他做事,而这个大成似乎就很不错,所以陈锋打算把他收服来用。

    “置之死地方可后生,只要一出这鹿峡谷,我们就会全军覆没,你以为本将军不想离开这里吗?我告诉你,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陈锋既然要收服他,当然要让他心服口服才行。

    听到陈锋的话,大成这次是真的楞了起来,难得他们真的是错怪将军了,将军不是要他们送死,而是要救他们?

    陈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你们几个跟我来。”

    陈锋背着双手走了出去,大成他们几个面面相窥了一下,爬了起来,跟在陈锋的身后面,一路上,陈锋并没有理会他们,也没有让人把他们控制起来,就这么背着手,走出了营地去,大成几个急忙也跟了上去。

    陈锋离开了营地后,来到了鹿峡谷的出口停了下来,而大成他们落后陈锋几步,在后面连大气都不敢出,不知道将军带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这是鹿峡谷的出口,也是我们撤退的路线,你们是否认为离开这鹿峡谷,我们就安全了?”陈锋开口说道。

    大成他们几个的想法的确是这样,只要出了这鹿峡谷就离开了齐国的范围,想必那齐军不会再追上来。

    “我给你们看看着条所谓的条路。”

    陈锋冷笑了一下,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用力玩外面一扔,只见石头落地,还翻滚了几圈,突然地面发出轰隆的一声,只见石头所在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深坑来,而深坑的底下全都要命的尖刺。

    这时候,陈锋再次捡起第二块石头来,往另外一个方向扔了过去,结果和刚才一样,同样也是出现了一个要命的深坑。

    “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们所谓的退路,而像这种陷阱,外面至少有千儿八百的,你们现在还想过去吗?”

    陈锋拍了拍手的,把手上的灰尘拍赶紧后,回头看着早已经目瞪口呆的大成他们,徐徐的开口道。

    良久之后,大成他们全身都颤抖了起来,扑通扑通的跪在了陈锋的面前不停的磕头,脸上满是羞愧之色,现在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草包将军救了他们,而不是害了他们。

    虽然大成他们的心里面对这个草包将军依然有无数的疑问,比如之前和齐军战斗的时候,为什么草包将军变现的如此草包,而现在却又是如此的精明。

    他们那里知道,之前那个草包将军的确是草包,而不是陈锋,等陈锋成为草包将军的时候,战争早已经溃败了,跟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起来吧,以后不要再人云亦云的了,我不是聋子,否则我这个‘草包将军’下回可再也没有情面可讲了。”

    陈锋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不再却为难他们,甚至还自嘲的道。

    “属下刚才差点酿成大错,还好将军英明,请将军降罪!”大成他们哪里还不清楚的,草包将军并不草包,草包的反而是他们。

    陈锋好笑的摇摇头道:“你们既然这么诚心的请罪,我若是不答应你们,岂不是对不起我这个草包将军之名,那就罚你们在我营帐外面站岗吧,本将军要睡觉去了。”

    直到陈锋走了很久之后,大成他们几个才面面相窥的,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草包将军,不对,将军竟然没有降罪他们,只不过是不清不淡的让他们去受营帐而已。

    “大成,你说这草包将军……”

    一名兵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大成对他露出了一双恶狠狠的表情来道:“将军不是草包,你们以后谁还敢再说这两个字,可别怪我大成对你们不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