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八十六章 被人刺杀
    “除非怎么样?你倒是快说啊,快急死我了。”那兵卒急忙问他道。

    “除非那个草包将军死了。”大成手中的崩了口子的武器朝上一翻,声音变冷的道。

    “吁!”

    一众兵卒顿时倒抽一口冷气的,其中一名兵卒也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的?小心翼翼的问道:“大成,那草包将军活得好好的,他怎么会死呢?”

    大成表情变冷,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他不是有反骨,甚至他比这里面的兵卒都要勇猛和忠诚得多,杀敌也是身先士卒的,冲在最前面,否则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兵卒服他了。

    但是他不想死,他不想死,就只有这个草包将军死了,他们才不会受到赵王的惩罚,况且这个草包将军,根本没有能力,死不足惜的。

    陈锋哪里知道,他这个草包将军已经让他的手下对他动了杀机了,不过就算知道,恐怕他也不会在乎,他修为的确是没有了,但也不是这些个普通的兵卒能够对付得了的,这草包将军虽然草包了一些,但总算实力还算不错,只要不是遇到修炼者,他体内充盈的内力,还是让陈锋多少有些底气的。

    夜深人静,营地里面走有兵卒巡夜走动的声音,倒是没有发现齐军杀过来,多少让这些兵卒们放松了一些。

    几声鹧鸪的叫声响起,只见营地里面突然出现了几道黑色的身影,这些黑影蒙着脸,手提着刀,正悄无声息的摸向陈锋的营帐。

    正闭眼睡觉的陈锋突然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脸上多了一抹鬼魅的笑容,就算他没有修为,也曾经是圣王之下第一人,对付这几个家伙,他根本都不需要动用内力。

    来人正是那几个打算把陈锋这个草包将军給咔嚓了的那几个兵卒,只要把陈锋杀了,到时候,把杀死他的黑锅让齐军去背就行了,就算赵王怪罪下来,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几个蒙着脸的黑衣人,悄悄的潜入了陈锋的营帐里面去,大成拿着他那把已经蹦了口子的刀,双眼射出了冷光来,他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陈锋的床边,举起刀来脸色狰狞的道:“将军,对不住了,不是我想要你的命,实在你不死,我们这帮兄弟们就没命活着回去。”

    说完之后,大成拿着刀对着被子就是一顿乱砍,砍得棉絮漫天飞舞,大成也不知道砍了多少刀,估摸着这个草包将军已经命丧黄泉了后,才停下手来,转身准备带人离开。

    “你们几个就这么走了?也不检查检查本将军死透了没有?”

    大成带人刚转身还没走出陈锋的营帐,突然在他们的身后面就传来陈锋那把阴森森的声音,如同寒风一样吹的大成他们几个后背心一阵阴寒阴寒的。

    “什么?那草包将军没死!”大成身体一抖,手中的刀差点掉了下来,而其余的几个更是不堪,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草包将军再草包他也是个高高在上的将军,他们这几个人以下犯上的,半夜企图刺杀将军,本就是死罪一条,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大成徐徐的转过身来,看见原本应该已经被他砍死了的将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一张椅子上面,正翘着二郎腿看着他们。

    此时大成脑子里面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这个草包将军怎么会没事呢?难得刚才他没有砍中他?

    “没有杀死我,你是不是觉得很失望?”陈锋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眼神冰冷的看着他道。

    虽然大成他们脸上包着黑巾,但是额头和背后心的冷汗正不停的渗出来,只要这个草包将军大叫一声,一定会惊动到护卫,到时候,他们几个便插翼难飞的了。

    “怎么办?要不……趁现在杀了他?”

    大成的脸色不停的变幻着,要是被这个草包将军知道他们的身份的话,自己死不足惜,恐怕还会连累到他们的家人被抄家问斩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大成不再犹豫,现在他只能拼死一搏的,打算在这个草包将军叫人之前,把他杀了。

    大成一刀快准狠的刺向了陈锋的心脏部位,而陈锋看着闪着白光的刀刃,根本连躲避的意思都没有,依然还是坐在椅子上面,嘴角微微的上扬,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来。

    等大成的刀到了他跟前的时候,陈锋才云淡风轻的伸出两根手指,在大成的手脉上面一扫,大成顿时感觉自己的手臂一软的,手中的刀也叮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惊骇的看着陈锋。

    “你们几个以下犯上,深夜刺杀本将军,不知道该当何罪!”陈锋连看也不看那地上的刀,身体靠在椅背上面,语气阴森森的道。

    大成握着自己无力的右手,一脸的惊慌,尤其是听到陈锋一语就道出了他们的身份来,顿时脸色变得一片死灰的,难道这个草包将军真的有上天的庇佑不成,为何连杀都杀不死他。

    但是很快大成变得更加的惊骇,如果说他真的是所谓的草包将军的话,那为何他会变得这么厉害,试问一下,又哪个草包能够未卜先知的,知道他们来刺杀他们。

    而且……而且,刚才这草包将军只是在他的手腕上面轻轻的扫了一下,他握刀的手便没力气了,难得这是草包将军的实力?

    “把你们脸上的黑布拿下来,我到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以下犯上刺杀本将军。”

    出乎意料的是,陈锋并没有立即唤人过来把他们捉拿,而是开口对他们道。

    大成顿时苦笑了一下,用左手把自己脸上的黑巾拿了下来,露出他的真容,并且让后面的几个同伴也把黑巾拿下。

    如今他们的大势已去,反抗不过是死路一条罢了,倒还不如光棍一点,陈锋看了他们几个一眼,认出来,这几个都是他手下的兵卒,而这个大成,陈锋记得,似乎他还是一个百夫长。

    “原来是你们几个叛徒。”陈锋似乎早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但还是说了一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