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八十五章 草包将军
    副将虽有万般不甘,也只能把陈锋的命令传递出去,毕竟陈锋才是将军,人家就算再草包的,也是一个将军,若是敢抗令不从,他随时可以砍掉他的脑袋。

    这些残兵败将一下炸了锅了,他们的反应全都和副将一样,在这里扎营不是送死吗?不过虽然他们对陈锋这个草包将军有百般不满也好,除非他们想要造反,否则没人敢违背陈锋的命令,顿时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扎起营地来,那些副将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兵卒加强警惕,并且把大量的伺候派了出去监视齐军的一举一动。

    而陈锋好像没事儿似的,该吃的吃,该喝的喝,甚至这家伙还带了两个随军服侍他的侍女,在营帐里面帮他捏肩捶背的,好不舒爽的,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

    正在烟雨阁里面盘膝修行的上宫墨焉,突然睁开眼睛来,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手用一招道:“赵军现在抵挡什么地方了?”

    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个蒙着脸的黑衣人来,对上宫墨焉恭恭敬敬的道:“回主人的话,赵军目前已经撤退到了鹿峡谷。”

    “他们是否已经出了鹿峡谷?”上宫墨焉问道。

    “并没有,据前方的探子回报,齐军留在在鹿峡谷里面扎营过夜。”这个黑衣人回答道。

    上宫墨焉顿时蹙了一下眉头来,这鹿峡谷本是她让人设下来的一个陷阱,只要赵军出了鹿峡谷就会进入她所布置的死亡陷阱中,到时候后,赵军自然会不攻而破,不知道为何却突然停了下来,难得他们不知道,鹿峡谷距离齐军不足百里吗?

    “现在不过是下午时分,理扎营尚早,赵军为何停了下来?”上宫墨焉有些不解的问道。

    “据探子回报,似乎是赵军的将军下令在鹿峡谷扎营的。”这名黑衣人向上宫墨焉回道。

    “那个草包将军?”

    上宫墨焉的脸色露出了一个不屑的表情来,这个草包将军不学无术的,又岂会看穿她设下来的陷阱,草包果然是草包,死到临头还胡乱。

    “行了,有什么新的消息立即向我回报。”上宫墨焉挥挥手,那个蒙脸黑衣人对她行了一礼,消失在空气中。

    而陈锋这家伙正在烤鸡翅膀,你没有看错,也没有听错,是的,陈锋这家伙正在营帐里面和两个侍女烤鸡翅膀。

    不到下午三点,陈锋就下令扎营和侍女鬼混去了,让这些本来就是逃兵的士兵,士气变得更是低落,甚至有些人都已经有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爱咋地咋地,大不了投降齐军好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劝过陈锋,不过陈锋一概不理,弄烦他了,甚至还下令把几个忠心耿耿的副将,让人拖出去打屁股,让他的草包将军之名更加的坐实了。

    陈锋是找死吗?当然不是了,如果陈锋是个威名赫赫的将军,他自然不会使用这种办法,而那些齐军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

    但是他现在的名声可不好听,不仅连自己人看轻他,恐怕就连敌人也看轻他,既然这样,那陈锋就干脆把这个草包将军之名一坐到底,反而这样才更加容易保命。

    若是陈锋一上来,三下五除二的,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大刀阔斧的,马上就破阵而出,必定会惊动到齐军设阵的高人,这时候,恐怕陈锋才是真的找死,他们绝对活不到第二天的太阳出来。

    如果陈锋的修为还在的话,自然没有任何的问题,不就是一个齐军吗,他陈锋一人一刀,直接过去灭了齐国都没有问题。

    但是不行啊!现在陈锋就是一个普通人,如同一只秋后的蚂蚱似的,根本就蹦跶不起来,鬼知道死在了这里会有什么样子的惩罚,说不定,死了就是死了,那他陈锋岂不是死得很冤。

    当然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陈锋根本就不是所谓的将军,他才懒得去理会特么谁输谁赢的,赵国赢也好,齐国赢也败,还是什么国的,那关他陈锋屁事。

    他现在只想找出**殿安排他来这里的原因和目的,然后尽快完成任务离开,陈锋相信,**殿肯定不会只是让他过来体验一番将军的生涯这么简单。

    自然是草包将军,你当然要符合草包的特性,所以这家伙,搂着两个娇俏的侍女,正在营帐里面烤鸡翅膀。

    “将军,来吃一口嘛”一名侍女把烤好的鸡翅膀喂到了陈锋的嘴巴里面去。

    陈锋咬了一口,另外一名侍女又端了一杯酒过来要喂他,陈锋可是来之不拒的,不仅大口吃,大口喝的,而且还对两个侍女上下其手的,发出嘿嘿嘿的笑声来,就连营帐外面的士兵,远远都能够听到他们传出来的声音。

    “呸!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这草包将军竟然还顾着享受,我看他也活不长久了,不如我们趁夜逃走算了,也省的稀里糊涂的丢了性命,大不了老子回去乡下种地去。”一名士兵啐了一口骂道。

    “可不是吗,也不知道大王到底是怎么想的,偏偏要这个草包将军来带兵。”一名兵卒也开口道。

    “我不要今晚就被齐军砍掉了脑袋,我家里面上有八十岁的老娘,下有嗷嗷待脯的孩儿,我可不想死。”

    “那还能怎么办?这个草包将军,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营帐里面享乐,根本就不顾及我们的生死。”

    “我颗不想死,大成,平常我们这帮弟兄最属你机灵,你可有什么好法子没有?”一名兵卒询问旁边一个正在搽拭着兵器的兵卒道。

    这个叫做大成的兵卒所搽拭的武器已经崩了一道口子,那上面还干涸了的血迹,他用力把那些血迹给搽掉后,才珍惜的放好,抬起头来道:“没有什么办法,现在逃走,我们就是逃兵,就算活着回去也会抄家灭族的。”

    “那怎么办?难到我们就留在这里等死不成?”询问他的兵卒顿时急眼了。

    “走也是死,不走也是死,做逃兵比死的下场更惨,除非……”这个大成的眼睛突然闪过一丝阴狠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