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八十四章 将军与公主
    陈锋虽然修为不在,但是他的经验和纯净之瞳还在,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地方显然已经被人布下了迷阵,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他们走不出去的情况。

    “将军,我们已经在这个地方滞留了三天了,始终也走不出这个地方,这可怎生是好?”一名副将看见陈锋来了,他急忙策马飞奔过来,对陈锋道。

    “急什么急?老子看看。”

    陈锋虽然贵为将军,但是他的记忆还在,跟将军的身份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自然也就无法完全融合到将军这个角色里面去。

    所以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举止,陈锋都显得有些突兀和奇怪的,似乎有些格格不入的样子,好在他是将军,那些手下也不敢去质疑他。

    陈锋策马在周围查看了起来,那些士兵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的,一个个好奇的看着他,不过他们心里面对陈锋这个将军更多的是一种鄙夷。

    将军倒是将军了,不过他却是个草包将军,要不是他的话,他们今天也不会落入敌人的陷阱中,更加不会连三路大军都全军覆没,弄到现在要丢盔弃甲的狼狈而逃。

    没错,陈锋现在的身份就是赵国的一名将军,但是这个将军的位置来的有些诟病,他本来就是一个不学无术之人,不知道为何却深得赵王的信任,赵王竟然让他带兵出战,攻打齐国。

    然而陈锋这个草包将军,不仅没能够攻下齐国,反而三路大军中了齐国的埋伏,弄得现在丢盔弃甲的,不得不撤退,被困在这鹿峡谷里面。

    陈锋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还当了个大将军的,但是细细一询问后,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然而这里的春秋战国却和他记忆中的春秋战国有着很大的出入,一些该出现的人没有出现,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却出现了。

    一些原本弱小的国家,在这里变得很强大,而一些原本强大的国家,现在却是个小国家,但是……重点的是,这里只有六个国家,唯独没有秦国,也就是后来一统天下的那个秦国。

    刚开始的时候,陈锋还有些发懵,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妥,但是仔细一想,便知道应该是**殿弄出来的玩意,所以这里既然也不会是真的春秋战国时期,但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殿会让他回来春秋战国时期当一名将军?这对他的修行和试炼似乎搭不上边的。

    好吧,你说试炼也行,陈锋也没有意见,但是你好歹把他的真气留给他啊,现在他就是一个普通人,顶多算是半个武者,而且还是力气大点儿的那种。

    所以陈锋现在实在是不知道自己来到这里的使命,又或者说是任务到底是什么?他又要做什么才能够离开这里,返回黄泉道去。

    甚至陈锋都不认为这对他修炼有一毛钱的帮助,相比起来这里,陈锋更愿意去对付几个巨人狗王啥的,而且陈锋还很担心上宫墨焉的情况,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很担心自己?

    陈锋哪里知道,上宫墨焉也跟着他来到这个地方了,只不过上宫墨焉没有了原本的记忆,现在的他对于上宫墨焉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

    陈锋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离开这里,也不知道来这里干什么,他只好走一步看一步的,既然他现在的身份是将军,那就做好将军的本职呗。

    陈锋在鹿峡谷里面走了一圈,顿时嘴角一翘,露出了一抹冷笑来,原来这里被人布下了一个阵法,怪不得这些士兵走不出去。

    陈锋的修为虽然不在了,但是他的经验和眼光还在,况且阵法也不需要什么修为的,想要破掉这个阵法,对于陈锋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谁……你过来。”陈锋指了指跟在他屁股后面的一个家伙道。

    “是,将军。”后面的家伙满头黑线的上前,这草包将军也真是够奇葩的了,连自己的副将的名字都记不住。

    “你叫什么名字?”陈锋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这也不能怪他啊,他初来乍到的,鬼知道这家伙叫什么名字?

    “回将军的话,在下名叫周通,乃是将军的副将。”这名副将只好哭笑不得的道。

    “周通……嗯,周通,你找几个人去把那边那块大石头给我搬走了。”陈锋沉吟了一下,吩咐他道。

    “是,将军。”陈锋的命令虽然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但是周通可不敢违令,马上带着几个兵卒去般石头去了。

    “你说将军这是怎么样了,不想办法赶紧逃跑,却让我们来这里般大石头。”几名兵卒正在用力搬动着地面上那块大石头,嘀嘀咕咕的低声讨论着,

    “这个草包将军懂得什么事情,这次跟着他可算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了,不知道我们能不能逃得出去呢。”

    “嘘,不要说这么大声,小心被将军听见了,砍掉你的狗头。”

    几名兵卒立刻禁声,马上用力搬起了石头来,一阵嘿哈嘿哈的声音,总算是把陈锋交待的命令给完成了。

    “报告大将军,石头已经搬开。”副将马上过来报告道。、

    然而陈锋好像没有听见似的,抬头看了看天色,良久之后,好像才回过神来似的道:“那啥,天快黑了,今晚就在这里扎营好了。”

    “将军,万万不可。”

    副将顿时吓了一大跳的,马上跪下来道。

    他们本来就是溃败之兵,现在正在逃命当中,而此地距离齐军不过百里之遥,将军竟然打算在这里扎营,难得他真的想要赵军全军覆没不成?

    “有何不可,本将军累了,传令下去,今晚就在此地扎营过夜,待明早再行出发。”陈锋也懒得跟他解释那么多,此时走才是真正的送死,这里是陷阱,但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既然自己是草包将军,那就草包一回呗。

    陈锋又不是聋子,那些兵卒私下里的窃窃私语,以为他陈锋听不见不成,只是陈锋懒得去理会这些闲言碎语罢了,草包就草包呗,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