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八十三章 迷魂殿
    离开了野**后便是**殿,陈锋也发现了,一路走来,这个黄泉道根本就是仿造地府而建造的,所以当陈锋看见一口冒着滚滚泉水的水井后,便立马知道了这里便是**殿了。

    而井里面的泉水便是**泉,所谓喝了**泉,就是大罗神仙下届,也难以还魂归阳,只有安安心心的成为鬼魂,等候阎王的发落。

    当然,陈锋可不认为这里的**泉会有这么简单,****,自然是迷了神魂,而神魂是一个修炼者最为重要的东西,一个人若是没有了神魂,就变得和白痴一样,谁也不知道喝了那**泉的后果会是怎么样子的?

    喝还是不喝?陈锋同样没有第二个选择,不喝的话就无法前进,这黄泉道就好像在玩一个游戏一样,这关不打通,就不会出现下一关来。

    不过为了预防万一,陈锋还是打算自己先试一试,他手指一弹,一滴泉水飞了出来,陈锋张开嘴巴一口吞了进去。

    泉水入口冰冰凉凉的,陈锋还没有感受到太多的感觉,突然发现自己的脑海轰的一声巨响,好像要炸开来的样子,跟着陈锋便出现在一处战场上面,只见两队士兵正是厮杀着,血染黄沙,地面上到处都是残肢断骸。

    陈锋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身穿一件盔甲,手中还拿着一把长刀,惊骇的发现他身上的修为已经全部没有,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武者。

    “报!将军,大事不好了,我们中了埋伏,陷入了敌军的包围当中,三军皆灭,还请将军尽快定夺。”

    就在此时,看到一名士兵,一路狂奔到陈锋的面前,单膝跪了下来道。

    “将军?你说我是将军?”

    陈锋看着自己的双手,还有跪在他面前的兵卒,一头雾水的问道。他记得自己明明和上宫墨焉在**殿中喝了一滴**泉,然后他就出现在了这里。

    如果眼前的这个画面是假的话,又或者是幻觉,陈锋相信他一定能够分辨得出来,然而没有,他什么都没有分辨出来,甚至他连纯净之瞳都用了,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也看不出来任何的端倪。

    更让陈锋感到恐惧的是,他根本感受不到自己修为的存在,除了一个纯净之瞳是不需要修为可以使用之外,可以说他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的武者。

    “您当然是将军了,还请将军尽快定夺。”

    这时候,跪在他面前的兵卒古怪的看了陈锋一眼,心道:“莫非将军被敌军吓傻了不成?竟然连自己的是将军都忘记了。”

    “将军你个毛,老子不是什么捞子将军的。”

    陈锋真想啐他一口的,然后破口大骂,不过他也只是想想而已,既然**殿如此安排必有它的用意,应该也是试炼中的一环,自己千万不能乱了阵脚。

    但是此刻陈锋满脑子迷糊的,就算他肯认这个身份,他也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行啊,只是看现在的样子,他根本没有机会让他细细询问的,他这个所谓的“将军”必须要马上定夺才行。

    “撤退。”半天后,陈锋憋出这两个字来,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情况,什么三路大军中了埋伏,又被敌人所包围等等,他现在只想好好的冷静一下再说。

    而在**殿中的上宫墨焉看到陈锋喝了一滴泉水后,突然在她的面前消失了,顿时急得她大喊大叫陈锋的名字,然而无论她怎么喊怎么叫的,根本没有人回应她,而陈锋也不见了踪影。

    心急的上宫墨焉,忘记了陈锋对她的吩咐,心急的也喝了一口泉水,只见她的遭遇和陈锋一样,也是突然消失在了原地不见了踪影。

    一座华丽的宫殿之中,看见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半躺在一张铺设着白色毛皮的椅子上面,用手托着腮帮,以胭脂在印堂中间点缀了一个红色的梅花印记,而这个慵懒的女子正是喝了**泉消失的上宫墨焉。

    只不过陈锋还保留着记忆,她却连原来的记忆都没有了,现在的她根本想不起来自己的身份,哪怕是陈锋站到她的面前,恐怕她也认不出来。

    “公主,前线传来捷报,赵国的士兵已经撤退了,他们三路兵马死伤无数,公主施展的计策果然奏效。”

    一名宦官一路小跑着进来,跪在上宫墨焉的面前,声音尖锐的道。

    “知道了,父王回来没有?”慵懒的躺在椅子上面的上宫墨焉开口问道。

    “大王已经回来了,这次我军大捷,全靠公主的计谋才打败了赵国的大军,这次大王一定很高兴。”那宦官回话道。

    “行了,出去吧,告诉父王一声,就说我去烟雨阁静修,有事差人去哪里找我。”上宫墨焉摆摆手的,对这名宦官吩咐道。

    “是,公主。”这名宦官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正半躺在椅子上面的上宫墨焉,眼睛一闭,突然消失不见了人影,等她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距离逍遥宫百里开外的烟雨阁上了。

    陈锋拥有记忆,却没了修为,而上宫墨焉没有了记忆,却拥有一身的修为,若是两人相遇的话,不知道又会不会发生一些什么有趣的事情?

    然而陈锋现在对此一无所知的,更加不知道上宫墨焉已经追寻着他来了,而且还没有了记忆,并且成为了他的对手,也正是这次导致他这位将军撤退的罪魁祸首。

    “将军,不好了,你快过来看看,我们被困死在鹿峡谷里面,无论我们怎么走,也走不出去这个地方。”一名兵卒急忙向陈锋报告道。

    “带我去看看。”陈锋正在整理凌乱的头绪,突然有一名兵卒急火燎原的前来向他报告,陈锋只好暂时中断了他的整理,站了起来道。

    陈锋带着几名护卫,来到了他们被困的地方,这地方是一个峡谷,原本是他们毕竟之道,但是不知道为何,那些兵丁们一道这个地方,就好像迷失了方向似的,无论他们这么走,最终还是会回到这个地方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