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 踩高跷扭秧歌
    “我不去……我不去……放开我……”上宫墨焉大喊大叫着,既害怕又恐惧,不知道他们要对自己干什么?

    可惜的是,她现在就好像一个普通的女子似的,手软脚软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她被两名侍女打扮的女子给‘搀扶’了下来。

    上宫墨焉一转头看见这两个没有眼睛、没有表情、身上穿着一件纸扎死人衣服的侍女,顿时尖叫连连的,想要反抗,但是她的双手被那两个侍女紧紧的夹着,让她根本动弹不得的。

    上宫墨焉只能绝望的看着她们对自己进行了一番折腾,先是帮她换上了一件死人才穿的大红纸扎新娘服装,然后带上了凤冠,最后一名侍女在她的脸上涂抹着胭脂腮红。

    两腮一片红,嘴唇一点朱,印堂之间画了一点白,然而这个妆容并非是活人的妆容,而是死人才用的妆容,早已经把上宫墨焉给吓坏了。

    上宫墨焉再厉害,终究还是一个女孩子,面对这种诡异的情况,谁人能不害怕的,那些侍女把她折腾了一番后,重新把她搀扶上了轿子,四名桥夫再次把轿子抬了起来,两名侍女手拿着两盏白色的宫灯,在前面开路,只见宫灯上面分别各有一个“奠”字。

    要是上宫墨焉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孩子的话,恐怕她早就被吓死了,但是现在她也不好过,空有一身修为而用不了,更加不知道他们要带自己去哪里?

    这时候,轿子外面又传来了吹吹打打的声音,只见只见那些消失了的村民,又再次出现了,他们在前面踩着高跷,跳着扭秧歌,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

    没多久后,抬着上宫墨焉的队伍,就到了一片黑竹林,这时候,黑竹林里面突然刮起了大风来,并且越刮越大的,吹得竹林的竹子低头弯腰,发出了嘎吱嘎吱响的声音。

    这时候,那些吹吹打打的声音变得更加的紧凑了起来,只见那黑竹林的尽头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大漩涡,黑色大漩涡不停的扭曲着,如果细看的话,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漩涡,而是一张扭曲可怕的脸。

    前面那些踩着高跷,跳着扭秧歌的人,一进入那个黑色的大漩涡里面,马上便消失不见,前面两名拿着宫灯的侍女也是如此,很快就轮到了轿子里,那四名轿夫抬着上宫墨焉脚步踏空飞了起来,把上宫墨焉抬向了那个黑色的漩涡。

    就在轿子抵挡漩涡的一瞬间,只见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爆喝,看见一把青龙偃月刀正从空中不停翻腾着落下来,轰隆的一声巨响,地面上一阵光芒四射,那四名桥夫连哼都不哼一声,便已经被炸成了碎片了,

    正坐在轿子里面,已经绝望了的上宫墨焉,突然听到了陈锋那把熟悉的声音传来,脸上马上出现了一个激动的表情,不顾一切的大喊大叫道:“陈公子,陈公子,我在这里。”

    陈锋听到上宫墨焉的声音从轿子里面传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幸亏自己还没有来晚,若是上宫墨焉进入了那漩涡里面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陈锋马上从空中落了下来,一掌把轿顶给轰开,飞下去,抱着上宫墨焉飞了出来,一落地之后,上宫墨焉好像看到了亲人似的,顿时抱着陈锋哭的稀里哗啦的,脸上的妆容被泪水一沾,变成了一个大花脸。

    看见上宫墨焉一个大美女,竟然被弄这副模样,让陈锋想笑又不敢笑的,憋得脸都红了,等上宫墨焉的情绪稳定一下下来后,才出言安慰她。

    任凭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不会开心的起来,何况还是一个女孩子,经过陈锋的一番安慰之后,上宫墨焉才破涕为笑的,不敢抬头去看陈锋的脸,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自己好歹也是法平界的第一女修,竟然当着他的面哭鼻子。

    “陈公子,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的修为没有了?”上宫墨焉情绪稳定后,才想起询问陈锋来。

    “这里是三才绝阴地,一入三才魂不归,幸好我及时赶来了,一但你进了那漩涡里面,就会魂魄不归,你我现在都是灵魂的状态,而我们的肉身还在外面,你的修为也留在肉身里头,所以你才有没有反抗之力,这里对我们极为不利,我先带你离开这里再说。”陈锋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情况。

    上宫墨焉点点头的,虽然她听不懂陈锋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修为,而陈锋却不受限制,但是也知道现在的处境对他们很不利。

    “走吧,你现在不能使用修为,我带你离开。”陈锋抱着上宫墨焉,飞了起来,化作一道彩虹,向天空而去。

    虽然刚才陈锋就抱着她从轿子里面出来,但是那个时候,上宫墨焉只顾着激动和害怕了,倒是没有时间去多想,现在被陈锋重新抱在怀里,让她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要是一辈子能被陈公子抱在怀里,那该有多好啊?”上宫墨焉被陈锋抱在怀抱里面,害羞的想着。

    一开始她还显得有些羞涩,但是没多久后,她就把头靠在陈锋的身上,陈锋的结实的胸膛,让她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多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不前。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空间震荡了一下,跟着便听到了一声怒吼的声音,正抱着上宫墨焉准备离开此地的陈锋的,脸色突然一下子骤变,只见整片天空突然变得漆黑如墨的,只见他刚才进来的地方,现在已经被封闭了起来,不能够再出去了。

    正在东想西想的上宫墨焉也一下子被惊醒了,急忙问道:“陈公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情有些不妙,刚才我进来的地方已经被发现了,走了,我们从别的地方离开。”陈锋皱了一下眉头,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转身的,抱着上宫墨焉离开了这个出口,继续向另外一边飞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