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七十四章 三才绝 阴地
    只见那些房子破破烂烂的,屋子里面到处都长满了青苔和蜘蛛网,而有些房子,甚至连房梁都坍塌了,只剩下半块断壁还耸立在那里没有倒,这条村子恐怕早已经不知道荒废了多少百年的了。

    在暴怒过后,陈锋反而变得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就算再急也没有用,刚才他对付过的那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实体,或者说只是一些幻象。

    也就是说,寻常的办法根本就伤害不了他们,否则的话,以上宫墨焉的实力,不至于能连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它们给抓走了。

    陈锋用手在地上摸了一下,发现满手都是灰尘,恰好证明了他的猜想,刚才那种东西是没有实体的猜测。

    陈锋蹲在地上,皱着眉头,没有实体的东西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魂体,一种是幻象,而从某种方面来说,这两种的核心和本质其实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虚幻。

    而能够瞒过陈锋眼睛的东西,绝对没有那么简单,相信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孤魂野鬼能够拥有的能力,这里既然是黄泉修炼道,肯定不会只是让你修炼拳头那么简单,必定还会有别的东西。

    一个人实力是综合的,是多方面的,不是说拳头大就厉害了,比如陈锋,他的修为其实并不算是很高,他对付过的强敌,几乎就没有比他实力低的,但是每每胜利的人却是他,这就是综合实力的一个体现。

    陈锋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口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地面画出了一个古怪的图案来,而图案的中间是一只乌鸦,既然连他的纯净之瞳都看不出本质来,那现在只能靠他的能力了。

    “天地玄中,万无本根,广修意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处,惟吾独尊……”陈锋嘴唇念念有词,然后一指点在了图案中间那只乌鸦的眼睛上面,大喝一声道:“吾今呼召,立到庭。急急如律令!”

    陈锋怒哼一声,只见一只乌鸦出现在他的面前,而这只乌鸦与一般的乌鸦有些不同,除了体型大很多之外,它身上的羽毛竟然是金色的,

    “把那些混蛋给我找出来。”陈锋命令这只金色的乌鸦道。

    这只乌鸦对陈锋点了一下头,扑棱棱的张开翅膀,向西南的方向飞了过去,而陈锋也同样飞了起来,跟在这只乌鸦的身后。

    这只古怪的金色乌鸦飞了一阵子后,从空中落了下来,站在一块大石头上面,张开嘴巴呀呀的叫着,似乎是已经找到了线索。

    陈锋落在这只乌鸦的身边,这只乌鸦鸣叫了一声,跟着身体慢慢的消失,好像它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陈锋看了一下周围,突然走到了一颗大榕树的下面蹲了下去,用手把地面上的一些枯叶给扫开后,只见一块残破的石碑露了出来,而这块石碑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头来,石碑的碑身被一些树根给缠绕着,那石碑上面的字已经被磨损得看不清楚了。

    陈锋拿出青龙偃月刀来,把那缠绕在石碑上面的树根一一的砍掉,并从储物法戒里面拿出一个小瓷瓶来,他把小瓷瓶的水含在嘴巴里头,然后对着石碑一喷,只见那石碑上面出现了一个“绝”字。

    石碑只有一个“绝”字,信息太少,很难让陈锋破解,他皱了一下眉头,突然想起了什么来,马上按照对角线的方式,向前步行了一百步才停了下来。

    陈锋用手把地面上的枯枝烂叶给扫去后,果然又发现了一块相同的石碑,陈锋故技重施的,同样对着这块石碑喷了一口水,只见那些水落在石碑上面的时候,并非是低落下来,而是一点一点的消失在石碑上面,就好像被这块石碑给吸收掉了一样似的。

    而这块石碑同样出现了一个字,这次出现的是一个“三”字,陈锋脸色一喜的,看来他的推断应该没有错,他马上再次按照对角线的办法,继续往相反的方向走了一百步,在扫掉地面上的那些枯枝烂叶后,果然又发现了一块石碑。

    陈锋一共寻找到了五块石碑,而每个石碑上面都有一个字,他把这五个字加起来后,经过了一番推演,看到陈锋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震惊的表情。

    “三才绝阴地。”陈锋一字一句的道。

    “怪不得!怪不得连我的纯净之瞳,都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不好了,上宫墨焉有危险,我要尽快吧她救出来才行。”陈锋突然想起什么来,马上惊叫了一声道。

    三才绝阴地能够屏蔽天地五行,就连修者都无法窥探,难怪连陈锋都看不出端倪来,需要借助术法来帮忙才可以。

    而此刻上宫墨焉发现自己被轿子抬到了一个古怪的地方,不知道为何的,她空有一身的修为,但是却无法使用,感觉这里好像有某种神秘的力量禁锢了她的能力,让上宫墨焉变得又惊又慌的,而陈锋也不见踪影。

    “有请娘娘下轿沐浴更衣。”

    就在上宫墨焉感到紧张和害怕的时候,看到之前那个手中拿着大葵扇,头上戴着红色纸扎花朵的的老太婆打开了轿帘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而透过轿帘,上宫墨焉发现外面是一间大殿,而大殿里面,张灯结彩的,有两个身穿着纸扎衣服的侍女,她们手中分别捧着一件红色的纸扎凤冠和一套新娘服装。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个十分诡异的场景,让上宫墨焉害怕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你们还不快去扶娘娘下轿沐浴更衣。”

    然而根本没有人回答上宫墨焉的问题,反而那个没有眼珠子,身上穿着纸扎死人衣服,好像是媒婆一样的老太婆,命令另外两名侍女道。

    上宫墨焉顿时感觉不好,想要反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手软脚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想要反抗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侍女把她从轿子里面搀扶了出来。

    说搀扶其实有点太过文雅了,应该说上宫墨焉是被两个侍女从轿子里面架出来的,而整个过程中,她根本就没有能力去反抗,发现自己就像是一个完全不能够动弹的木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