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七十一章 何为天荒地老
    “何为天荒地老?意思就是天荒秽,地衰老,应该这是一招和时间有关联的剑招……”

    陈锋喃喃自语了起来,渐渐的,发现他的眼睛越来越亮,突然间一道灵光掠过他的脑子,陈锋一下子兴奋的站了起来,他总算是知道上宫墨焉错在什么地方了。

    “天荒地老,沧海桑田。”而上宫墨焉的剑势中只有前半句,没有后半句,应该是她修炼的这招天荒地老并不完整。

    想到这里的时候,陈锋对上宫墨焉道:“上宫姑娘,也许我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了,请借你的法剑一用。”

    “上宫公子,接剑。”

    上宫墨焉一愣,她连想都没想的,就把手中的法剑高高的抛给了陈锋,要知道法剑和主人之间有着心神联系,修炼者除了自己的师傅和亲人之外,通常是不会把自己的命根子交到别人的手里的。

    而陈锋之所以要问上宫墨焉要法剑,倒不是因为他没有武器,而是想要借住她的法剑来让她领会这一招的精髓,换句话说,也就是陈锋自己对于这招天荒地老的理解。

    越是高深的招式,就越是难以口耳相传的,有些东西只能意会而不能言语,所以上宫墨焉能不能领会只能看她的悟性,陈锋也没有办法。

    陈锋一把接住了上宫墨焉的法剑,顿时感觉与她的心神之间,多了一些若有若无的联系来,似乎能够和上宫墨焉心心相通,这是因为上宫墨焉并没有切断她于法剑之间的联系,也就是说,她把自己的命交到了陈锋的手里。

    如果陈锋对她有什么坏心的话,此时他只需要对法剑使点坏,便能够让上宫墨焉心神失守的,这也证明了上宫墨焉对陈锋的信任。

    “上宫姑娘,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规矩,这招天荒地老是属于你的招式,我来使用本已是不妥,所以我只会用我的理解来使用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你能够理解多少,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陈锋握着上宫墨焉的法剑对她认真的道。

    上宫墨焉点点头,陈锋闭上眼睛,突然一声爆喝,整个人如同龙腾九天般飞到了上空,手一抖,一剑向地面刺了下去,但是并没有上宫墨焉使用这招时的那种铺天盖地的强大威势,反而在陈锋的手中变得很古朴。

    如果说这招天荒地老在上宫墨焉的手中,如同一件花俏又美丽的衣裳,光彩夺目的,那么在陈锋的手中,便是一件平凡无奇的麻衣。

    然而上宫墨焉的心神一下子被吸了过去了,她发现自己竟然能够以陈锋的视野来感悟这一切,就好像她和陈锋合体了一样。

    “天荒地老,沧海桑田。千秋万代,海枯石烂。这一招的精髓不在于天荒,也不在于地老,而是在于永恒,只有永恒才是天荒地老的真谛,上宫姑娘,你要牢牢记住。”

    陈锋的声音出现在上宫墨焉的神魂之中,这时候看到陈锋手中的剑,一下子没有了杀戮之气,反而是变得越发的平和起来,但是上宫墨焉的神魂却能够震撼的感觉到,陈锋这一剑的威力,比她之前的天荒地老起码要厉害百倍以上。

    “弹指之间即永恒,天荒地不老,海枯石不烂,心中无杀机,你才能够领会到天荒地老的精髓……”

    陈锋的声音不停的出现在上宫墨焉的神魂中,这时候,看见陈锋一个倒冲,手中的剑对着金鸡山一剑划了出去,咔嚓的一声巨响,只见金鸡山的两道岭的其中一道岭,竟然被陈锋一剑给分开了一半。

    上宫墨焉的神魂轰的一声,好像被雷电给击中了一样,她通过陈锋的神魂看到了,陈锋的出招时的轨迹,那是一种超越了天地法则的轨迹。

    “锵!”的一声,法剑归鞘,而陈锋也从空中落了下来,除了他身后面被一剑分开的峰岭之外,好像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

    陈锋把手中的法剑一抛,回到了上宫墨焉的手中,然后负手而立的道:“上宫姑娘,这便是我所理解的天荒地老。”

    而上宫墨焉早已经变得呆如木鸡的了,天荒地老原本是她的招式,虽然说她还未能够完全掌握这招,但是恐怕没人会比她更了解这招天荒地老的威力,然而刚才陈锋所使用的天荒地老,却早已经超脱了她原先对于天荒地老的理解。

    陈锋出剑时的那种神秘莫测的天地法则,更是让上宫墨焉深深的沉迷在其中而无法自拔,陈锋简简单单的一划,却是蕴含了万千的变化。

    上宫墨焉发现自己就算看一辈子,也无法完全看得透彻,但是只要她领会到了一点点的皮毛,便已经足以让她一辈子受用无穷了,陈锋指点她的又何止仅仅只是天荒地老那么简单,而是他对于天地法则的理解。

    扑通一声,上宫墨焉对阵陈锋跪了下来,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而陈锋却没有躲开,脸上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坦然的接受她的跪拜。

    “起来吧,上宫姑娘,其实你有自己的师承,我这么做倒是有些越俎代庖的意思了,此事你知我知即可,不用对外人提起。”陈锋对她徐徐道。

    “陈公子,焉儿这辈子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公子才好,公子对焉儿来说,无疑等同于再生父母,焉儿……焉儿……”上宫墨焉双眼含泪的道。

    “上宫姑娘,不必如此,你我相识一场,也算是有缘,这是你的机缘也是我的机缘。你我之间没那多的臭规矩。”陈锋洒脱的道。

    “公子说的是,公子对焉儿的大恩大德,焉儿一辈子都会把它放在心里,生生世世,永不相忘。”上宫墨焉却是无比认真的道。

    “好了,好了,上宫姑娘,你也不要再感谢来感谢去的了,你让我都有些不自在了,再说下去,你都要以身相许了,你还是抓紧时间好好参悟天荒地老这招剑招吧,我替你护法。”陈锋本来就不是什么食古不化的老头子,顿时忍不住跟她开了个玩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