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六十六章 被虐成了狗
    “老子就不信弄不死你!”

    一个冷静的陈锋更加厉害?还是一个暴走的陈锋更加厉害?如果让熟悉陈锋的人去选择的话,他们一定会选择暴走的陈锋更加的可怕。

    陈锋双杀举刀,目光如炬,他身上那些神秘的能量,不要钱似的的灌输到他那把青龙偃月刀里面去,都这个时候了,还用什么自行车的啊,就算自己死了,也要把这王-八-蛋给弄死了再说。

    陈锋爆喝一声,一刀对着金甲将斩了过去,哗啦的一声,只见天空中竟然出现了一条刀痕来,就好像一刀划破了天空似的,而那金甲将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情,他拳头散发着金光,好像之前那样子,一拳对陈锋打了过去。

    然而这次的结果,不再是陈锋被虐杀,而是陈锋一刀把金甲将给斩成了两半,叮的一声。陈锋手中的青龙偃月刀落地,而他自己也是双脚一软的,单膝跪了下来,双手撑着地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的,一阵闪光过后,陈锋重新出现在望乡台里,而在他的面前不再有金甲将了。

    看来想要从望乡台出来,就必须要战胜自己的执念才行,否则就会一直在里面循环不息的,永远都无法出来。

    陈锋休息了一会儿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全身都是汗水了,而且身体发软,差点连站都站不稳,好一阵子后,陈锋才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并召回了自己的青龙偃月刀,用手拿着刀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战胜了自己的执念,也就是金甲将后,陈锋发现自己的境界似乎稳定了一些,顿时让他一阵惊喜不已的。之前的郁闷顿时一扫而空的,这么辛苦才干掉了那金甲将,就连神秘的能力都用了出来,要是连一点好处都没有,那陈锋可就郁闷死了。

    陈锋恢复了真气后,才有空去打量着望乡台的情况,并没有发现上宫墨焉的身影,陈锋估计她应该还没有充执念中出来。

    陈锋哪里知道,上宫墨焉的执念对手正是他自己啊,陈锋出来了,然而上宫墨焉却还在苦苦的挣扎当中,无论她使用什么招式的,始终被陈锋一招所灭,已经严重的打击了她的自信心,几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而相对比来说,反而寿煜城的遭遇要比上宫墨焉好许多,起码他还有希望,他的执念是上宫墨焉,不过他执念中的上宫墨焉可不是现在这个上宫墨焉,而是一个真正能够驾驭天荒地老的上宫墨焉。

    所以寿煜城现在也在经历着陈锋和上宫墨焉所经历的一切,就是郁闷的发现自己敌不过上宫墨焉的天荒地老。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陈锋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然而一直都没有发现上宫墨焉出现在望乡台这里,所以陈锋估计她的对手应该也很强,否则的话,她断然不会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出来。

    其实修炼者的实力越低,在这望乡台里反而越容易通过,而实力越高就越难。不幸的是,他们三人都是天之骄子,上宫墨焉对付不了陈锋,而寿煜城却不敌上宫墨焉的天荒地老,反而形成了一个死循环了。

    正在外面等待的陈锋,不可能抛下上宫墨焉不管,既然上宫墨焉出不来,那她肯定是遇到了十分厉害的对手,如果她十年不出来,陈锋不可能等她十年,自己到底要怎么帮她呢?陈锋开始思索了起来。

    然而没等到陈锋想到办法的时候,突然看见望乡台发出一声如同敲钟一样的声音,然后陈锋便看到了上宫墨焉的身影,当然还有那个寿煜城。

    原来这个望乡台在当初设计的时候,缔造者就考虑到了这种情况,当进入望乡台的修炼者选择放弃之后,他们便可以出来了,既然上宫墨焉和寿煜城都出来了,也就是说,他们选择了放弃了。

    当然这种情况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上宫墨焉根本无法战胜陈锋,到最后她自己选择放弃了而寿煜城同样战胜不了上宫墨焉的天荒地老,也选择放弃了,所以望乡台并停止了运转,把他们两个给传送了出来。

    陈锋看到上宫墨焉的样子吓了一跳的,只见她一连挫败的表情,而且全身精气神全无,陈锋急忙过去把她从望乡台上抱了下来。

    陈锋喂她吃了一颗当然,并且让她休息了两个时辰后,上宫墨焉的精气神才总算死回来了,可是她一回过神来,看见陈锋出现在他的面前,顿时吓了她一跳的,手拿着法剑指着他,哆哆嗦嗦的道:“你……你不要过来。”

    “上宫姑娘,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陈锋丈二摸不着头脑的,难得上宫墨焉在里面失忆了?连他都认不出来了?

    “你……你是真的陈公子?还是假的陈公子?”

    陈锋并没有向他出手,反而在关心她,上宫墨焉激灵了一下,发现这个陈锋和她在望乡台里面所遇到的那个冷酷无情的陈锋好像有些不同,急忙开口问道。

    “什么真的假的?难得还有第二个我吗?”陈锋好笑的道。

    “你……你真的是陈公子。”上宫墨焉看见陈锋并没有攻击她,已经开始有些相信了。

    “当然是真的了,上宫姑娘,你在望乡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你会变得如此的绝望?”

    陈锋十分好奇的问道。他在里面遇到的金甲将,不知道上宫墨焉在里面遇到的又是什么对手。

    “你真的是陈公子,这么说……我已经从望乡台里面出来了?”上宫墨焉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是的,你已经从望乡台里面出来了,上宫姑娘。”陈锋向她解释道。

    而且陈锋还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上宫墨焉看他的时候,发现在她的脸上对他多了一种恐惧,只是之前没有的。

    “我……我在望乡台里面遇到了……”上宫墨焉看着陈锋,眼神变得十分复杂的道。

    “上宫姑娘,你在望乡台里面到底遇到了什么?”陈锋看到上宫墨焉说话的时候,有些吞吞吐吐的样子,顿时让他越发的感到奇怪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