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 望乡台
    试想一下,就连一名修炼天才都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成为圣王,陈锋就算是财神福神附体的,他也不可能在短时间里面一蹴而就的成为圣王。

    上次在魔界的东山之巅,陈锋无意中获得了魔界愿力,一下子连跳三级的,这境界本来就不稳固,随时有被打回原形的可能,所以东方烬才会让陈锋不要心急,让他在成为圣王之前,先把他的境界稳固下来再说。

    而要稳固的最好办法,那就是修炼,不断的修炼,但是修炼分也为两种,一种是日常的修炼,还有一种就是寻找修炼之地来进行修炼,所以这也是陈锋为什么会这么心急着,想要寻找三大修炼地的原因之一。

    望乡台上面阴风阵阵,看起来没有什么,但是当人一踏上去的时候,就会出现出现他们之前曾经遇到过的敌人,当然这些敌人并非是真的,而是一种类属于幻阵一样的东西。

    陈锋走上望乡台,盘膝坐了下来,眼前一变的,竟然出现了一名金甲将来,而这名金甲将便是陈锋的执念,在望乡台上面,人有什么样的执念,就会出现什么样的敌人,而陈锋的敌人当然便是他所遇到过最强的敌人之一。

    陈锋虽然明知道是假的,但是看到自己眼前这个栩栩如生的金甲将时,还是吓了他一大跳的,他当初所遇到的敌人有多强大,在这望乡台里面就有多强大,陈锋虽然实力比他对付金甲将的时候,已经提升了不少,但是依然能够感觉到这名金甲将的强大。

    陈锋不知道如果自己在望乡台上面,被这金甲将杀死了,他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会不会就这样真的就死了?

    不过陈锋可不愿意去尝试一下看看,当然陈锋除了感到震撼之外,他同样也有着隐隐约约的兴奋,因为只有强大的敌人,才能够引起他的战意来,要是出来一个像寿煜城这种小瘪三的,让陈锋连提起战意的资格都没有。

    而陈锋面对的是金甲将,但是上宫墨焉面前出现的却是陈锋,因为陈锋便是她的执念,也是她遇到过最为厉害的人。

    一开始,上宫墨焉还以为这个人是真的陈锋,所以没有向他出手,甚至还上前想要和他倾谈,但是当陈锋毫不留情的向她攻击的时候,上宫墨焉便明白到,这个人并不是真的陈锋。

    当天比武的情形竟然再一次的重现,上宫墨焉依然使出了天荒地老这一招,然而……这次,她自己由于承受不了天荒地老这招的威力,身体破碎掉了。

    好在望乡台上面不会丢掉性命,就在她身体破碎的一瞬间,画面突然一阵倒退的,如同倒带一样,然后重新回到了她和陈锋对峙的那一个瞬间。

    上宫墨焉又惊又喜的,她看着面前这个让她感觉到既熟悉又陌生的陈锋,知道他是假的之后,顿时不再犹豫,大喝一声,一剑带着铺天盖地的光华向他杀了过去。

    这次她换了一种方法,不再使用天荒地老这招,然而……结果就是,她被陈锋秒杀了,没错,直接一招秒杀,甚至她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等到她画面倒流之后,上宫墨焉还是保持着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她知道陈锋很强大,但是陈锋到底有多强大,她并不清楚,所以她猜测陈锋或许会比她厉害一些,但是应该也有限,然而刚才发生的一切,一下子就让她全懵了。

    上宫墨焉回过神来后,有些不信邪的,她再一次向陈锋攻击过去,然而……同样还是被陈锋秒杀,就如果刚才的情景重复了一次似的……

    陈锋可不清楚,上宫墨焉正在望乡台里面,反反复复飞的被自己蹂躏着,几乎已经重创了上宫墨焉的自信心。

    而陈锋他自己正在和金甲将对峙着,上次他杀死那名金甲将依靠的是他身体里面残余的愿力,而这次陈锋却不一样了,首先他已经拥有了武器,在一个,他体内还有那种比愿力更为厉害的神秘能量,也就是他在众生之柱的黑洞里面所萃取到的那种神秘能量。

    他在陨石巨山底下的宫殿里面所收取的那朵花儿,现在已经在他的开辟出来的识海里面,开出了新芽来,相信不久后,就能够为他源源不断的提供这种神秘的能量。

    不过陈锋并不打算现在就使用哪种珍贵的神秘能量,他现在已经有了武器在手了,自然是自信心暴涨的了。

    但是很快,陈锋就发现他错了,而且还错得很离谱,金甲将的实力比圣王还要高,又岂会是他轻易就能够击败的。

    上次他杀的那个金甲将,其实是有着很大的意外成分在里面的,并不是说他的实力足于碾压金甲将了,所以后果就是和上宫墨焉一样,两人就如同一个复读机似的,不停的倒带从头播放,在望乡台上面,反复的被自己的执念进行蹂躏。

    “老子受够了!”

    当陈锋第十次次被金甲将给灭掉后,这家伙开始暴走了,只见他双眼通红,如同杀父仇人一样的盯着金甲将,怒火冲冠的道。

    明知道这只是自己的执念,这个金甲将并不是真的,但是无论谁被蹂躏了十次之后,估计都会怒火冲冠的。

    陈锋没想到这金甲将竟然被他之前对付的还要厉害许多,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他现在对付的金甲将才是完整的金甲将,没有任何人类的情绪,不会笑,不会哭,也不会动怒,反而比真正的金甲将还要厉害一倍不止,所以陈锋被蹂躏正常的很。

    而更惨是上宫墨焉,她现在都想哭了,她要面对的是一个没有任何缺点的陈锋,那才叫做恐怖,无论她出什么招式,全都是被陈锋一招灭杀,直到现在,她才真正了解到陈锋的实力到底有多可怕的。

    不要说是她了,就算她和寿煜城两人强强联手,都未必会是陈锋的一招之敌,就在他们两人生不如死的时候,寿煜城也来到了望乡台这里,而他的执念却不是陈锋,而是上宫墨焉,毕竟他没有和陈锋交过手,形成不了陈锋的执念,否则的话,他现在就该被陈锋蹂躏的浴仙欲死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