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六十二章 左阴右阳
    这些黑色的虫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虽然威力不大,但是却密密麻麻的,铺天盖地的向他们攻击过来,陈锋他们三人扫了一波又一波的,感觉好像永远都不会停止的样子。

    一开始寿煜城最为勇猛,挡住了大部分的攻击,而上宫墨焉的剑也不容小觑,每次出剑,都会横扫一大批,唯独陈锋这家伙躲在他们二人的后面,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要是寿煜城个上宫墨焉他们注意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那些黑点一靠近陈锋身边的时候,这些黑点就会立刻忙不迭地的逃离他的身边,好像他是什么恐怖的生物似的,根本不敢靠近他的半步。

    青石桥面,五格台阶,桥西为女,桥东为男,左阴右阳。“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这些如同黑点一样的虫子,名字叫做“黑无常”,当然了,这种黑无常和地府里面那种头戴高帽,吐着长舌,拿的勾魂链,专门勾人魂魄的黑白无常,可不是同一种东西。

    这种同样叫黑无常的虫子,乃是由人的罪业所化,人的罪业越深,黑无常便越多,人是赤条条的来,不带一丝一毫的污垢,随着长大成人老去,便会带着满身的罪业离开。

    罪业不同于罪孽,不是说你不做坏事,一辈子积德行善,就会没有罪业,那是错误的,你所做的每一件件事情,都会有因果的关系,比如你吃的食物,你杀生,你好心做了坏事等等,这都会产生罪业。

    那些黑无常之所以惧怕陈锋,倒不是因为陈锋特殊,而是因为他的十八地狱刀,陈锋的十八地狱刀本就借鉴十八地狱,他身上自然会带着一股地狱之气,而这些黑无常又岂敢去攻击他呢?

    “奈何桥上洗罪业,望乡台上斩尘缘。”上宫墨焉和寿煜城他们不是鬼魂,自然会被黑无常攻击,正所谓罪业不清,无法轮回,这也是地府存在的原因。

    陈锋看着前面两人气喘吁吁的,顿时忍不住摇摇头,知道他们就算在这里杀到天荒地老的,这些黑无常也不会消失。

    毕竟修炼者终究还是肉身凡胎,尚未能跳出三界外,不再五行中,哪怕修为再强,还是得接受天地法则的管辖。

    陈锋没时间在这里浪费,从后面越过他们两人,一个人向前面密密麻麻的黑无常走了过去,顿时吓了他们两人一跳的。

    “陈公子,不要过去,前面危险。”上宫墨焉虽然知道陈锋的实力很强,但是却不知道他的真正能力,顿时担心的叫了他一声道。

    陈锋听到叫声,回头冲她一笑的道:“没事的,一些小虫子而已,伤不了人的,上宫姑娘,寿兄,你们来不来?”

    寿煜城听到陈锋的话,顿时冷哼一声道:“哼!大言不惭,要是你出了什么事,可别指望我会去救你。”

    陈锋嘴角微翘了一下,显得有些懒洋洋的道:“寿兄说的极是,你放心吧,不管死活都是我咎由自取,绝对不会连累寿兄的。”

    陈锋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言不合,就拿出砂锅大的拳头来的愣头青了,当然也不是说陈锋变成熟了,而是他和寿煜城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面,一个巨人威胁一个蚂蚁,不管输赢都是一件挺可笑的事情,陈锋自然不会干这种蠢事。

    陈锋也不再去管他们,回过头,背着双手,晃悠悠的向奈何桥的前面走去,而上宫墨焉只是稍微愣神了一下,然后马上拔步追上陈锋。

    寿煜城看着上宫墨焉也跟了上去,一张脸变得十分的难看,自从一进来这里后,他就把自己处于一个队长的位置上,然而这个陈锋现在等于是在挑战他的权威,就连上宫墨焉这女人现在也背叛了他,当然了,这是他自己的臆想,不过虽然是臆想,但是也间接的说明了,上宫墨焉相信陈锋而不相信他。

    陈锋懒得去理会那寿煜城的心理阴影有多大,他进来黄泉道是为了修炼而来的,而不是来游山玩水的,自然懒得去照顾寿煜城的情绪的好坏了。

    陈锋背着手走在前面开路,而上宫墨焉手持着法剑,小心翼翼的跟随在陈锋的身后面,一副警惕的样子,以便那些虫子过来的时候,好第一时间灭杀它们。

    但是渐渐的,上宫墨焉便发现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就是那些黑色的虫子,不仅没有攻击他们,反而是纷纷避开他们,他们走到哪里,那些虫子就会自动躲开他们。

    而反观后面的寿煜城可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那些黑色的虫子避开陈锋后,竟然全部向后面的寿煜城扑了过去,好像寿煜城是什么香喷喷的五花肉似的,所有的虫子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陈公子,为什么会这样?”上宫墨焉不是笨蛋,她知道哪些黑色的虫子不攻击他们,肯定是跟陈锋有关,顿时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些虫子叫做黑无常,是由人的罪业所化,罪业越中,遭遇到的攻击便越强,看来后面的寿兄是罪业深重啊!”

    陈锋回头对她一笑,还不忘调侃了一下后面的寿煜城,但是原因自然不会像他说的这么简单,轮到罪业的话,那寿煜城拍马也赶不上他陈锋,但是没办法,陈锋这家伙修炼了十八地狱,就连黑无常都怕他。

    陈锋和上宫墨焉越走越远,而后面的寿煜城寸步未移,上宫墨焉终究还是有些不忍心的道:“陈公子,难得我们真的不管那寿煜城了吗?”

    “呵呵,不是我不管他,是他不管我,刚才你也听到他说的话了,我总不能自己的冷脸去贴人家的热屁股,你说是不是这个理?”陈锋虽然不是小人,但是他也没有所谓的君子之腹。

    “可是,毕竟我们是一起来的,把他一个人扔下不管,会不会不太好。”上宫墨焉于心不忍的道。

    “放心吧,这些黑无常看似挺凶恶的,但其实它们没有什么攻击力,死不了人的,大不了受点苦而已,我们过了奈何桥再等他。”陈锋对上宫墨焉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