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五十七章 天荒地老
    上宫墨焉的落地之后,不怒而喜的看着陈锋道:“你果然隐藏了实力。”

    陈锋哭笑不得,这个蠢女人到底要干嘛?自己认输让他赢了不好吗?大家皆大欢喜的,陈锋懒得去理会这个疯婆娘,大声的叫道:“嘿嘿嘿,裁判,裁判,我输了,我认输了。”

    一众裁判脸都黑了,他们只听过想要赢的,还没有见过一心求输的,这家伙如此不尊重这场比赛,哪里会理会他的叫喊,而是开口道:“比赛继续。”

    上宫墨焉落地之后,双脚在地面上一沾即飞,手中的长剑化作一条张牙舞爪的长龙,娇哼一声,人剑合一的向陈锋杀了过去,所过之处,擂台上面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剑痕。

    “我去!你这死女人是不是疯了!”这个上宫墨焉一招比一招犀利的,这哪里是比武,这简直是要命啊!

    陈锋看见裁判不搭理他,而上宫墨焉这死女人,一招比一招狠的向他杀了过来,陈锋也毛了,老子不过想要低调而已,不代表他就变成了没牙的老鼠了。

    “陈锋,把你的底牌亮出来。”上宫墨焉连人带剑化成了一条青色的长龙,咆哮而至道。

    “我说你够了啊!老子都让着你了,你可不要得寸进尺的,我都认输了,你还想要怎么样?”陈锋翻身踢腿,一招神龙摆尾的,直接一脚就把她的青龙给踹飞了出去。

    上宫墨焉被陈锋踹了一脚,啊了一声,落地之后,捂住心口,脚步连连后退,只见在她的衣裳上面赫然多了一只若隐若现的脚印。

    而围观的人早已经看傻眼了,之前一上场,陈锋连打都没打,这家伙就开口认输了,无耻的让人难以忍受的,纷纷对他发出一阵阵的嘘声来。

    但是现在就连上宫墨焉都近不了他的身,这时候,众人才真正的明悟道,原来这家伙是一直扮猪吃老虎,而非是……运气好。

    而上宫墨焉终究是一个女孩子,虽说在和人打斗的时候,磕磕碰碰的在所难免,但是被一个男人踹了一脚这个地方,多少有些不自然。

    陈锋也是有点傻眼,他并非是有意要踹上宫墨焉那地方的,他原本想要踹的是剑,哪知道这死女人竟然突然变招的,导致了陈锋的一脚落在她的两座雪峰上面。

    “登徒子!”

    上宫墨焉怒视了陈锋一眼,伸手一招,落地的长剑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只见她用剑指在剑身上面,由上往下划拉了一下,只见原本古朴无奇的一把长剑,突然发出一股耀眼的红光来,竟然变成了一把赤红法剑,法剑的威力顿时大了一倍不止。

    “天荒地老!”

    上宫墨焉爆喝一声,向前狂奔了三步,双手握剑,身体如同鸽子穿云似的跳了起来,一瞬间,连人带剑都消失了,整个擂台上面只有陈锋一个人在。

    “咦!人呢?上宫墨焉怎么不见了?”台下观看的人,顿时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惊叫神来,他们根本就看不到上宫墨焉的踪影。

    陈锋却是眉头一跳的,同样感到有些惊讶,上宫墨焉并不是消失了或者是逃跑了,更加不是隐身了,她还在擂台上面,只不过她的速度太快,快到连肉眼都看不见,而且正在往陈锋的方向过来。

    连肉眼都看不见的速度到底有多快?陈锋可以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比光速还要快,就在上宫墨焉消失的一瞬间,她就已经和出现在了陈锋的上空,她手中那把赤红的剑斩破了这一方的空间,正在向陈锋攻击过来。

    为了这一招,上宫墨焉苦练了十年,也是她最厉害的剑招,在对付寿煜城的时候,她都没舍得用,现在却用来对付陈锋,莫非在她的眼里,陈锋比寿煜城还要厉害?

    台上的五名裁判一下子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天空,而寿煜城同样也是如此,好像那空荡荡的天空中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

    “这丫头……竟然练成了天荒地老。”一名裁判似乎不敢相信的道。

    “这个陈锋要完了,这丫头竟然连这招都使了出来。”在他旁边的裁判也开口道。

    “老吴,这丫头是你赤剑一脉的传人,看来你们赤剑一脉又要出一名妖孽了。”另外一名裁判羡慕的对一名老者道。

    “呵呵,没想到这丫竟然连练成了天荒地老,她连我也隐瞒了,回去看我怎么收拾她。”那名老者抚摸着长须十分满意的道。

    别看他的言语中带着责备的意思,但此刻他的心里面不知道有多得意的,赤剑一脉已经百年来无人再练成天荒地老这一剑招,没想到竟然被上宫墨焉给练成了。

    其实现在上宫墨焉也是有苦说不出来,她虽然是练成了天荒地老,但是她目前并不能完全驾驭这一招的强大威力,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些就要被撕碎了一样似的,所以她只能咬牙死死的忍着,一剑向陈锋刺了下去。

    陈锋眉头轻拧,倒不是他对付不了上宫墨焉的这一招,而是发现这丫头似乎出现了问题了,应该是她还不能完全控制这招天荒地老,陈锋担心她还没有攻击到自己,她的身体便已经破碎掉了。

    果然如同陈锋所猜想的那样,上宫墨焉身上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些细微的裂纹来,再这么下去的话,她必然会没命。

    陈锋之所以能够看的这么清楚,是因为他拥有纯净之瞳,而其他的人对她的情况一无所知的,包括裁判席上那位赤剑一脉的老者在内。

    虽然陈锋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徒,但是看见这位法平界的第一女修,眼看就要香消玉殒,他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双脚一跺,同样消失在原地不见了踪影。

    上宫墨焉又岂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然而就算她知道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这招天荒地老,她还不能完全驾驭,这次贸贸然的使了出来,果然遭到了天荒地老的反噬,纵使她再不甘心的,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出现了裂纹,而她无计可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