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五十一章 我要低调
    陈锋可不想被那些家伙给发现了,所以他现在是能低调就低调,这也是他考虑用正常方法进入黄泉道修炼的原因,而不是直接提把刀上门去,并且用刀搁在人家的脑袋上,大咧咧的威胁人家:“把门打开,爷要去黄泉道修炼。”

    果然罗天候的速度非同一般,陈锋离开金元门还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金元门的痕迹便被人给抹掉了,根本没有人留意到,诺达的金元门已经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法平界里面。

    至于罗天候和神风商行如何处理这些事情,又是如何处理秦家二爷这个叛徒的,陈锋不清楚,他也不想去了解,不过没多久后,很多人倒是听说福恒商行突然被神风商行给吞并了,而且吞并的有些诡异,不过这些已经与陈锋无关,他也懒得去理会。

    神风商行的人倒是注意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发现他们神风商行的掌柜,好像对那个陈公子的态度有些怪异的,就连走路的时候,掌柜都会落后陈锋一大步,看起来陈锋更像是神风商行的主人,而掌柜不过是下人。

    不过这件事情只是神风商行内府下人的一些八卦而已,根本没人会去在意,而那些下人也多半不敢乱嚼嘴舌子的,不过倒是有一些个机灵的下人,倒是从中看出了这个陈公子在神风商行掌柜心目中的地位,所以他们对陈锋客客气气的,把他照顾的周周到到的。

    没多久后,幽冥宫举办的比试大会便开始了,陈锋只是以一个普通的身份去参加比试,在比试的过程中,陈锋也没有什么一鸣惊人的举动,每次他都是恰到好处的击败对手,时间不长不短,不是偶尔赢了对手一招,就是无意中把对手打下了擂台。

    像他这种修炼者很多,所以他倒是没有引起什么人的主意来,大多数只不过认为他是一个颇有实力的修炼者而已,最多给他再加点运气不错的评价。

    一路过关斩将的,不知不觉中,陈锋已经到了十强,这个时候,才有些人开始关心起他来,不过陈锋还是稳稳当当的的参加比试,他不像其他十强的选手那样子的风光。

    其他那些十强的选手,要么以一招败敌,实力惊世人,要么就把对手打残打废打死的,而作为陈锋的对手,竟然连一个受伤的都没有,他们不是被陈锋耗尽了体力和真气,自己认输,就是无意中被陈锋打下了擂台等等。

    只有知道陈锋身份的罗天候和秦雪可不这么认为,陈公子是圣王,竟然如此的低调,要是陈公子用出哪怕不到一成的实力,恐怕这里面都没人会是他的对手。

    不知道不觉的,陈锋竟然进入了四强,让人大跌眼镜的,他是被众人最不看好的一名选手,没想到他稳打稳扎的进入了四强的队列中。

    而明天的四强之战,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战,毕竟前三可以进入黄泉道修炼,大家好不容易比到了现在,谁也不想这个时候失去这个机会,而且能够打败众人进入四强的选手,谁也不是善茬,谁人不是心高气傲的强者,当然陈锋这个低调的家伙例外。

    进入四强之战的人,除了陈锋之外,分别是寿煜城、狄景龙、上宫墨焉四个人,而陈锋明天首战对阵的人是狄景龙,寿煜城则对阵上宫墨焉,败者两两对决,选赢着晋级,然后三人对战,再分出前三的名次。

    “来来来……龙爷,干杯,祝龙爷明天旗开得胜。”

    一座酒楼上面,狄景龙正被一帮人奉承着,对他大拍马屁连连敬酒,而狄景龙也来者不拒的,豪爽的一口干了,一帮人顿时齐声叫好不绝的。

    “龙爷这么厉害,明天要和龙爷对阵的那个小子,一上场,怕不得吓得要尿裤子了,你们说是不是啊?”一个家伙大声的叫了起来,引得周围的人一片附和的声音。

    “就是,就是,我打赌,他明天不出三招,必然落败,你们有谁敢跟我赌的?”

    “我跟你赌,我赌龙爷对付他连一招都不用,不信咱们就等着瞧。”

    “我赌那小子,一上场就认输了。”

    …………

    这些人越说越夸张的,说的好像陈锋连擂台都不敢上去似的,而恰好的是,陈锋这家伙也在这酒楼里面吃饭,不过他是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面,远远便听到了大堂里面传出来的声音,而在他身边作陪的是秦雪和罗天候。

    陈锋听见这些人诋毁自己,他竟然连一点反应也没有,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反倒是秦雪这丫头受不了啦。

    她可是知道陈锋的身份的,这些人竟然敢诋毁一个圣王,她哪里忍得住的,马上想要站起了,出去和他们理论去,好在罗天候把她拦了下来。

    “陈大哥,那些家伙这么诋毁你,难道你不生气吗?”秦雪被罗天候拉了回来,顿时气呼呼坐下来道。

    “呵呵,有什么好生气的,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随便他们怎么说好了,正所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过是一帮井底之蛙而已,不用去理会他们。”陈锋乐呵呵的道。

    而罗天候则是眼睛一亮的,忍不住在心里面重复了一下陈锋的这句话,并且越想越觉得这句话有某种超然的意境,没想到陈公子不仅实力强大,为人低调,而且还看得这么透彻,圣王果然不愧是圣王。

    然而陈锋不去理会,但是却引起了同在一座酒楼里面的某个女人的反感,而这个女人正是四强中唯一的一个女修者上宫墨焉。

    “哼!不知道所谓,我赌明天赢得人是陈锋,你们有谁可敢跟我赌。”

    上宫墨焉的声音一下子压过那些人的声音,而刚才那些诋毁陈锋的人,看见是上宫墨焉时,顿时一个个如同老鼠看到了猫似的,马上闭嘴不敢再说话了。

    “上宫墨焉,你什么意思?”狄景龙一拍桌子,把杯碗盘碟都震了起来道。

    “我没什么意思,狄景龙,若是你这般小看那个小子的话,我上宫墨焉敢保证,你狄景龙明天必败在那个小子的手中无疑。”上宫墨焉冷笑一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