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四十七章 自玩自嗨
    “左掌门,还请息怒,这件事情,陈公子的确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不过你们金元门的弟子也有错,不如大家各退一步如何?”秦煌据理力争的道。

    陈锋则是一言不发,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在旁边用余光看着秦煌和这个叫什么左中源的家伙在眉来眼去的,好像事情和他这个当事人无关似的。

    “不行!纵使我左中源的弟子有错,那也罪不该死,这小子必须偿命。”左中源咆哮着道。

    “左中源,不要以为我们神风商行怕你,陈公子对我神风商行有恩,无论如何,今天我秦煌都要保他一命。”秦煌也大声的道。

    “秦煌,你们神风商行虽然财大气粗,不过若是加上我福恒商行你又怎么说呢?”就这时候,门口走进来几个人,而领头的一名男子正是福恒商行的当家人。

    “哼!周泓山,此事与你们福恒商行无关,莫非你也要插一只脚进来不成?”秦煌看到来人,顿时冷哼一声的道。

    “秦煌,此言差矣,我儿子昨天差点被他杀了,你说……我这个做老子要不要出来替我儿子做主呢?”周泓山冷笑着道。

    眼前的情景很明显对陈锋不利,一个金元门已经难以对付的了,现在加上福恒商行掺和一脚,就算是神风商行也得忌惮。

    一直半眯着眼睛的陈锋,突然徐徐的睁开了眼睛来,嘴角微不可察的翘了一下,因为他感应到外面已经出现大量的人,正在悄无声息的把他们包围了起来,看来今天,秦煌不仅要对付他陈锋,就连他自己的侄女也不放过,打算一网打尽的,亲自导演一场自导自演的大戏,只不过他的这个戏码演得实在是太蹩脚了,让陈锋感到是很无语。

    这个秦煌既当裱子又立牌坊的,简直是把陈锋当成了三岁的小二来对待,他那点手段也就骗骗他侄女还行,估计连罗天候都骗不了。

    说是谈判,却不带一兵一卒过来,就连秦雪说是要通知自己的父亲,他都说不用,不是心里面有鬼还是什么?

    这时候,罗天候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好的由头,恐怕他的猜测已经一语成谶了,这个秦煌果然有问题,他现在最担心的是秦雪的安全,也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秦煌,不要说我左中源不给你面子,这小子杀了我们金元门的弟子,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把他的一双手臂砍下来,并且你们神风商行赔偿我金元门的损失,这件事情就算了。”左中源大声的道。

    “二叔……”

    秦雪看到左中源要砍掉陈锋的一双手臂,顿时焦急的叫了一声二叔,让他赶紧想个办法。

    然而这次秦煌却没有来之前的那么强硬,反而小声的对秦雪道:“小雪,二叔已经尽力,这陈公子杀了人家三名弟子,这次金元门看在我的面子上,答应只要他的一双手臂,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虽然陈公子要受点罪,但是起码保住了性命。”

    秦雪听到二叔的话一愣,在她的想象中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子的,但是秦煌却不再跟她说话,而是转头对左中源道:“你们金元门想要什么赔偿?”

    “我们金元门培养三名弟子可不容易,现在说没就没了,既然你们神风商行愿意承担这个责任那就是最好的了,我需要你们赔偿我们金元门……”

    左中源说出了一大堆丹药的名称来,而巧合的是,这些丹药正好是神风商行这次运送的那批丹药的名字和数量。

    “二爷不可,这批丹药是我们交给幽冥宫的丹药,一但交出去,幽冥宫必然会迁怒与我们。”罗天候身体一抖,急忙对秦煌道。

    虽然罗天候明知道秦煌有问题,但无奈的是,他终究只是一个外人,在这位秦家二爷的面前,没有他罗天候说话的余地。

    秦煌一摆手,阻止了罗天候的话,反而开口对他说道:“我何尝不知这批丹药对我们神风商行的重要性,但是如果我们不答应左中源的要求,恐怕今天不仅陈公子的性命难保,就连我们也可能会折在这里。”

    “二爷……”

    “不要说了,我们神风商行答应你的要求。”秦煌阻止了罗天候,对左中源道。

    原本这就是一场由秦煌和金元门还有福恒商行自导自演的戏,虽然这场戏漏洞百出的,明眼人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但是秦煌要的是一个上得了台面的理由,而不是什么天衣无缝的计划。

    看着他们自玩自嗨的,而且还一副臭不要脸的样子,陈锋已经失去了耐心了,从头到尾,他这个当事人一言不发的,从来没有人问过他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其实从一进来这里,陈锋就已经成为秦煌他们用来博弈的一件工具,他是死是活根本没人回去关心他。

    “行了,大家也别演戏了,我看着挺恶心的,秦二爷,你的演技实在是太烂了,我不知道你和神风商行有什么恩恩怨怨的地方,还是说你已经不甘现状,想要撬走你大哥的神风商行,好自己当家做主,不过拜托你不要拖我这个无辜的人下水好不好?还有……你侄女小雪对你挺尊重的,她把你当长辈,你却把她当傻瓜,我看到都觉得很是心寒呢。”

    陈锋的话一出口,顿时惊呆了在场所有的人。

    “陈大哥,你……你说什么?你是不是误会了?”只有秦雪这丫头依然还看不清楚秦煌的真面目,看到陈锋诋毁她二叔,有些生气的道。

    “傻丫头,你以为你这个二叔真的是什么好人吗?你们神风商行运送货物的事情,怎么那么巧合就遇到了星盗的拦路打劫呢?你以为星盗真闲得没事干,每天消耗大量的能量在外面打野兔啊?没有准确的消息的来源,他们哪会这么巧去打劫你们商船呢?”陈锋看着这丫头还被蒙在鼓里的,忍不住摇摇头的道。

    “就算……就算是这样,那我二叔也没有理由会这样做啊?”秦雪心里面一慌,不愿意去相信陈锋的话,继续替秦煌分辨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