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三十四章 挖坟绝户
    陈锋把徐徐的目光落在这株古怪的花朵上面,双眼放光,看这家伙的样子,似乎打算把这玩意也给吃了,幸好最终这家伙放弃了这个想法,不是他不敢吃,而是不舍得吃。

    把鸡蛋都吃完了,他总不能把老母鸡也给炖了吃吧?陈锋自然不能做这种挖坟绝户的事情。所以他开始想办法把这玩意给弄走。

    但是当他的手一触碰到那朵花儿的时候,那花儿竟然开始自己枯萎了起来,顿时吓得陈锋马上放开了手,不敢再去触碰这朵花儿。

    但是不触碰又怎么把它拿走呢?陈锋顿时头疼了起来,这花儿产生的黑水可以增加他丹田里面那种神秘的强大能量,要是陈锋不把它弄走的话,估计这家伙会吃饭不香,睡觉不甜的。

    既然不能触碰,那陈锋就不碰它,打算用真气把悬浮的花朵给拉扯过来,然而当花儿一离开原地之后,马上又开始枯萎了,陈锋只好马上又把它送回了原位。

    这神奇的花朵碰不能碰,扯不能扯的,陈锋这回是彻底的头疼了,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办才好,不是他陈锋太贪心,皆因这朵花儿产生的黑水对他实在是太过重要了,而且他离开这里之后,以后未必还有机会回来这里,要是不把它弄走的话,试问一下,陈锋又怎么肯甘心的呢?

    陈锋开始思索了起来,并且把他所能够想道的办法,不管靠谱不靠谱的,他都一一的尝试一遍,然而结果还是让他感到失望无比的,似乎这朵花儿只能生存在这里,一旦移动了,或者是惊动了它,花儿就会马上变黄枯萎,失去生机,令到陈锋手足无措的。

    他甚至还尝试过把水池和花朵一起给弄走,但是结果还是那样子,陈锋顿时泄气的道:“花儿啊花儿,你到底要如何才肯跟我走呢?”

    这朵花自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题,陈锋问了也是白问,连他自己都感到好笑,要是花儿能够回答他的话,那岂不是成精了。

    也是是陈锋太久没有和人说话了,显得有些孤独和寂寞,再加上林馨她们如被抓入天牢的事情,让他一直压抑着自己心底里面的愤怒,导致他有些神经兮兮的。

    “对了,你是花儿兄?还是花儿姐?算了,反正也无所谓了,你看,这个地方暗无天日的,你的主人也许早已经把你给忘了,你留在这里孤独无依无靠,不如你就跟我走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你说好不好?”

    陈锋坐在地上,有些百般无聊的,对着花朵自个唠唠叨叨了起来,就好像和老朋友在聊天似的,也不管那花儿有没有回应他。

    说着说着,突然陈锋的话音停了下来,因为他体内那些神秘的能量突然有了反应,传递给了他一种渴望得到这朵花儿的感应。

    一开始陈锋有些模糊,但是渐渐的他的眼睛却亮了起来了,冥冥之中,好像有一种声音在告诉他,他应该要怎么做。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我懂了,我知道了。”陈锋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手舞足蹈的,好像个疯子似的。

    陈锋的目光重新回到了那朵神奇的花朵儿上面,双眼爆出了精光了,原来他之前一直想歪了,想的都是一些常规性的老办法,他自然不可能成功了。

    陈锋首先在自己的丹田和识海里面,使用那些神秘的能量来构成一方隔绝的小天地来,既然这朵花儿不能就这样子带走,那陈锋便打算把它移植到自己的丹田里面去,要是成功的话,比他带走要强多了,这样子就等于他的丹田里面有了一个源源不绝的能量来源。

    不过陈锋以前从来没有做个这种尝试,恐怕也没有人会去做这种异想天开的尝试,所以他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

    但是现在陈锋已经没有第二种办法了,与其把花儿毁掉,或者是留它在这里发霉,还不如尝试一下,就算不成功,最多大家一拍两散罢了。

    这种方法有些类似于炼化宝物的办法,只是这次炼化的是一朵有生命的花儿而已,不得不说,陈锋的这种想法带着十二分的疯狂,不过这也许正是他比别人走得更远的原因之一。

    陈锋开辟了小天地之后,不再磨蹭和犹豫,立即把这朵花儿用最快的速度,纳入了自己的丹田里面去,但是在移动的过程中,陈锋看见这朵花同样也在快速的枯萎着,顿时心疼得他连眼泪都飚出来了。

    这朵花儿一共有十八片的花瓣,而现在已经枯萎了快一半了,陈锋看着变黄脱落的花瓣,欲哭无泪的,等待他把这朵花儿纳入到了他开辟出来的一方小天地时,这花儿枯萎的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花球,而那些花瓣早已经枯萎掉光了。

    而剩下来的花球情况似乎也不妙,外表发黄发黑发臭,毫无生气,陈锋甚至已经感受不到它还有生机的存在。

    “草!失败了。”、

    陈锋看着落入了自己小天地中的黑色花球,毫无生机的样子,痛心疾首的怒骂了一句道。

    “算了,不是你的始终不是你的,就算强求也没有用,是我太过天真了,花儿啊花儿,是我陈锋太过自私了,是我对不起你。”陈锋十分沮丧的坐在地上,显得有气无力的道。

    好好的一个宝物,说没就没,无论是换了谁也会心痛无比的,陈锋也不例外,他这次之所以这么心急,其实在心底里面,也证明了陈锋想要变强的一种渴望。

    然而就在陈锋沮丧万分,以为没有了希望的时候,只见那个发黄发黑发臭,毫无生机的花球,突然散发出万丈的光芒来,只见它悬浮在陈锋开辟出来的一方空间里面,正在蜕皮重生,重新焕发生机。

    刚刚还沮丧万分的陈锋,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原本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花球,竟然开始重新长出了新芽来,虽然新芽还很小很小,小到几乎看不清楚,但是只要假以时日的,陈锋相信花球一定会重新开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