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二十三章 风水宝地好安葬
    然而陈锋身上的丹火气息正好是它们这些蛊虫的克星,那些幸运的蛊虫还没有靠近陈锋的身边,顿时一个个全都惶恐的跑了回去,好像陈锋是什么恐怖的怪物一样。

    “老家伙,你特么玩虫还玩上瘾了是吧?”

    陈锋可没有兴趣对着一个恶心的糟老头子谈情说爱的,也不见他怎么出招,就看到老魔突然如遭重击一般的飞了起来,轰隆的一声,把坚硬的地面重重的砸出一个大坑。

    老魔倒是看到了陈锋出招,然而他看到了也没用,因为他根本就躲不了,刚才他被陈锋重重的踹了一脚心窝口,差点没让他闭过气去。

    陈锋放开墨云筱的手,身体一闪消失,再出现的时候,人已经出现在半空当中,陈锋一个加强版的千斤坠从空中落了下来,踩在了那老魔的身上,再次发出轰隆的一声巨响,连城堡府方圆百米都清晰可闻的,只见那老魔已经被陈锋一个千斤坠的,给压到了泥土堆底下去了。

    “老鬼,让爷给你弄个风水宝地好安葬。”

    陈锋砰砰的踢了两脚,直接把泥土地给压实了,在地面上隆起了一个高高的小山包,看起来还真的像是一座坟墓的样子。

    被陈锋活人当死人葬的老魔,被埋在泥土地里面,早已经气得七窍生烟的了,他还从来没有试过如此狼狈过,而且还是摆在一个小家伙的手中。

    轰隆的一声巨响,泥土飞溅,只见地面的小山包炸开,而老魔满身的泥土,无比狼狈的从里面冲了出来,他落地之后,死死的瞪着陈锋,那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杀父仇人似的,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恐怕陈锋早已经被他千刀万剐的了。

    “死老鬼,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吗?小爷我玉树临风,仪表堂堂的,帅得惊天动地,不过小爷可不好那玩意儿。”陈锋翘着双手懒洋洋的道。

    老魔不再对陈锋说什么威胁的话来,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如何修炼的,年纪轻轻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修为,看来自己不出绝招是赢不了他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老魔张开嘴巴大吼了一声,烟雾四起,只见一只巨大的蟾蜍,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而这只巨大的蟾蜍正是他的蛊王,金足蟾王。

    要轮到这世上最毒的玩意,莫过于蛊王的毒,一旦中了蛊王的毒,通常都没有解药可解,想要培养一只蛊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不停的抓取那些天下间最毒的毒物来喂食蛊王,这也是蛊王的毒难解的原因。

    因为道理很简单,如果只是一种毒性的话,很容易就被解除掉了,如果是十种毒性的话,就会变得有些棘手的,但是蛊王的毒却集合了这天下间最毒的毒物,这已经不是棘手不棘手的问题了,就算是蛊王的主人也未必能够配制出解毒的药物来。

    “陈锋小心,这是老魔的蛊王。”墨云筱站在后面,惊慌失措的叫道。

    陈锋对她做了个放心的手势,蛊王的毒就算再厉害,那也得起效才行,只要陈锋不被蛊王击中,任凭蛊王的毒再毒,又耐他陈锋如何的。

    “咕!”

    “咕!咕!”

    这只蟾蜍蛊王叫了几声,只见它的皮肤渗出一种,黄色略带腐臭味道的毒液来,蛊王四肢一抖的,跳了起来,在空中一甩,把它皮肤上面那些致命的毒液,向陈锋抛洒了过去。

    陈锋可不想尝试一下自己能不能抵抗得了这些致命的毒液,要是被这恶心的玩意粘上的话,到时候就算不毒死他,也得恶心死他的。

    “大海无量!”

    陈锋看着这只巨大的蛊王向他扑了过来,用脚尖在地面上划了一圈,双手上下合拢起来,一掌隔开向那只蛊王轰了过去。

    堡主府里面,哗啦的一声,顿时刮起了一阵超级大风来,一下子就把那只恶心的蛊王给吹翻在地上了,那蛊王蟾蜍的四肢被翻转过来,露出了底下白色的肚子。

    咕咕……咕咕……

    就在陈锋打算飞过去一脚踩死它时候,只见地面上的蛊王蟾蜍,突然啪嗒的一声,身体如同钻头似的旋转了起来,它竟然一低头的,扑棱棱的几下,钻进了泥土地里面去了。

    “咦?这玩意居然还会土遁?”

    陈锋咦了一声,蛊王他也见过不少了,但是会土遁的蛊王,陈锋还是第一次看到,看来这老魔的确是有点本事。

    就在陈锋话语未完的时候,只见他所站的地方突然发出轰隆的一声响,只见一条长长的舌头从泥地里面伸了出来,狡猾的向陈锋的双腿卷了过去。

    陈锋不用想也知道必然是那只蛊王蟾蜍捣的鬼,他哪里可能会被它的舌头给卷中,马上一个鸽子翻身的,已经避开了蛊王舌头对他的攻击,人在空中,双手十指连弹,只见地面上发出砰!砰!砰!的炸响。

    陈锋每一弹指,地面上就会多出一个拇指般大小的孔洞来,而躲在里面偷袭陈锋的蛊王蟾蜍,被陈锋的击中,顿时连连发出惨叫的声音。

    “还躲!给老子出来。”

    陈锋可没有兴趣跟一只蟾蜍玩什么躲猫猫的游戏的,他人从空中落了下来后,右手一拳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只听见轰隆的一声巨响,就连城堡府的地面都抖动了一下子,而那只躲在泥土下面想要偷袭陈锋的蛊王蟾蜍,已经被陈锋一拳给轰炸了出来。

    那只蛊王蟾蜍每次用这种都是百试不灵的,没想到这次却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不仅没有伤害的到陈锋,反而被陈锋揍得嗷嗷大叫着,惊慌失措的想要逃跑。

    “还敢跑?给老子留下来!”

    陈锋哪里会让这只蛊王回到老魔的身上继续做恶的,他手掌对着蛊王蟾蜍一切,只见一道无形的刀气,对着蛊王蟾蜍斩杀了过去。

    陈锋虽然手中无刀,但是并不妨碍他的攻击,陈锋这招用来对付天上那些家伙不成,但是对付地面上的一只蛊王蟾蜍,还是绰绰有余的。

    噗哧一声,刀气在蛊王蟾蜍的背上一闪而过的,哗啦的一下子,一条血线飞到了半空中,这只蛊王还没有来得及逃回到自己主人的身上,便已经被陈锋给开膛剖腹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