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二十章 自古英雄爱美女
    过了一会儿后,看到墨云筱大吸了一口气,如同鲸鱼吸水一般,陡然睁开了眼睛,浑身香汗淋漓的,却发现了陈锋的那张若若颦若笑的脸,顿时吓了她一大跳的,如同见了鬼似的,指着陈锋哆哆嗦嗦的道:“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嗨,筱筱姑娘,我们又见面了。”陈锋翘着二郎腿,对她晃晃手掌微笑的道。

    这个陈公子不是已经喝了她下了**药的酒,并且已经吩咐侍女把他送去老魔那里去了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的?

    “难道有诈!”

    墨云筱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她一惊之下,立刻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手软脚软的,根本就没有力气。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墨云筱魂飞魄散的道。

    “呵呵,筱筱姑娘不要紧张,我只不过是救了你而已,以常理来说,你要害我,而我却救了你,多少你总得对我说一声谢谢吧?”

    陈锋呵呵一笑的道,他把玩着自己手指头上面一条黑色的小虫子,那小虫子每当想要逃离陈锋的手指头的时候,就会被他弹回去,把这小虫子当做宠物一样的戏耍着。

    而墨云筱看到陈锋手指头上面的黑色虫子时,顿时惊叫了一声,没人比她更加了解陈锋手中把玩的那条黑色虫子,这虫子正是老魔用来控制她的蛊虫。

    “不用怕,这虫子现在乖巧的很。”

    陈锋把虫子捏了起来,在她的面前晃悠了几下道。然而墨云筱却是惊叫连连的,看样子她好像很害怕这些虫子。

    陈锋看见她是真的恐惧,不再逗她,陈锋手指噗的一声,出现了一丁点的小火光,一下子就把这条小蛊虫给烧死了。

    别看这种蛊虫这么轻易就被陈锋给灭掉了,好像不费吹灰之力似的,那是因为除了陈锋这家伙本身的强大实力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陈锋的五火归一途丹火,正好是这些蛊虫的克星。

    这时候,就算墨云筱再愚蠢,她也知道自己碰到了高人了,顿时变得面如死灰的道:“你……你想要怎么样?”

    “筱筱小姐,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你把我迷晕了,却又不宠幸我,而是要把我丢给了一个叫做老魔的老家伙来享用,当初你可没有说陪我的是一个男人啊,要知道不是筱筱小姐陪我的话,打死我也不能作那首诗出来啊,不行了,我幼小的心灵已经受伤了,筱筱小姐,你看怎么办吧?”陈锋一副怨妇的样子,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了。

    墨云筱恨不得一砖头砸死他,这家伙还幼小的心灵受了伤呢,明明是毫发无损的,不过墨云筱就算有这个份心,她也没有这份能力,这个陈公子分明就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都怪自己被鹰啄瞎了眼了。

    “那你说怎么办?”墨云筱咬牙切齿的道。

    “这就要看筱筱小姐的诚意了,我这人很好说话的,也不怎么喜欢记仇,但是我却讨厌被人当猴耍,筱筱小姐,这**一刻值千金的,现在距离天亮还早都很呢。”陈锋摇头晃脑的道。

    “我承认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我可以让两个侍女陪你。”墨云筱一咬牙的道。

    陈锋却是笑而不语的摇摇头,这女人想要就这么简单的打发他陈锋,可没有那么容易,所谓玩火**的,多少总得付出一些代价来。

    “三个……不,十个。”墨云筱看见陈锋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顿时惊慌失措的道。

    “呵呵,再多的庸脂俗粉也比不上筱筱小姐一个人的国色天香,而且……我这人一向比较挑食,看到了筱筱小姐的美貌后,你觉得我还会对那些庸脂俗粉感兴趣吗?”

    陈锋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刚才被那个女色狼侍女挑起了他的浴火来,现在还感觉自己心里面闹得慌。

    “不……不……不行,我不能答应你。”墨云筱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道。

    “筱筱小姐,现在好像你没有得选择,选择权在我的手里。”陈锋冷哼一声,手指一弹,噗哧的一声,墨云筱已经被陈锋点了穴位,动弹不得的。

    陈锋向她走了过去,用手把她的下巴抬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睛道:“自古英雄爱美女,筱筱小姐如此绝色,如果不能一亲芳泽,那岂不是太过可惜了。”

    哗啦的一声,陈锋用手把她的衣裳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醉人迷乱的绝美风景

    “陈……陈公子,你……你不能……不能这样,一但我的处子之身被破,立刻就会惊动到老魔,到时候,你我都会死。”墨云筱虽然被陈锋定住了,但是陈锋并没有制止她说话。

    “我知道,因为母蛊还在你的体内对吗?”

    陈锋在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停手,反而把她的束衣全部挑了起来,完全露出了墨云筱那两座白色而惊人的雪峰,让陈锋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恨不得马上就去攀登峰顶。

    “没……没错,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就不要动我。”墨云筱身体动弹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锋的目光落在她那羞人的地方,满脸的通红。

    “你是星云堡的堡主,实力不差,位高权重的,却被一个老魔所控制,这事儿可真是有趣,莫非那老魔真的让你恐惧如斯?”

    陈锋这时候手掌往下移,巧巧的落在了她那私-密的地儿,手指儿一挑,一片白色的纱巾落了下来,而墨云筱已经完全暴露在了陈锋的眼前了。

    墨云筱顿时长吸了一口气,鼻息加重了起来,她想要动却动不了,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全身上下被蚂蚁攀爬似的,有些酸酸痒痒的样子。

    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被人扒光了衣服,赤身果体展现在一个男子的面前,毫无遮掩,让墨云筱想死的心都有了,要是她此时能够反抗的话,恐怕她不要命也要杀了陈锋这个坏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